蜀山之玄门正宗- 317铸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旁观历史的猪 书名:蜀山之玄门正宗
    将原有的石头铸剑炉残骸扫平,换上林晓从萧升曹宝茅庐里得来的鼎炉,引地气为燃料,以五龙轮引大日真火为焰,从龙泉山中当年欧冶子开山凿石所得玄铁矿重新打开所得的玄铁为铸剑的主料,顺手将草庐中的两柄宝剑一同扔进了炉中,与玄铁一同冶炼,同时将萧升曹宝二人留存的诸多灵材,比如太阳精金、宜山白铁、松阴闪银陆续填入炉中,白日里有大日真火熔炼,夜晚又引下太阴流光洗练,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终于得到了七口剑胚。

    说实话,这些日子,对于林晓来说还是很轻松的,但是对于岳雯来说,更甚于一场血战,不仅每日要将自身精血打入炉中,还得不间断地劳作,所以四十九天下来,岳雯竟然被累的精瘦。只是岳雯还不知道,自己打入的精血,其实只是落在了七柄剑胚上,而不是此前听林晓这位师祖所说的一口,着实是付出了七倍的精血,有些元气大伤的感觉。其实之所以说是剑胚,倒不是这七口仙剑没有炼制完成,而是因为林晓并没有为这七口仙剑开锋而已。

    这就是林晓这等仙人炼剑与当年的铸剑师欧冶子等人的最大的不同之处。按当年欧冶子等铸剑师的做法,是将各种灵材冶炼为一体之后,将炽烈的灵浆导入铸剑所用的剑模,最后与剑模之中成型,再加上铸剑师的整形,最后得到一柄宝剑,所以铸好的宝剑就是已经开了峰的。如果说是用这种方式铸成的宝剑开锋的话,就是要见血了。而以何种灵物见血,则决定了未来宝剑的灵性。

    其实当年林晓在大荒山所炼本命仙剑,用的也是这种手法,只不过当时所用的模具与所炼灵浆同处于鼎炉之中,并没有放在炉外罢了,也正是由此,所以后来才需要摆脱枯竹,借助巨木神君的一点精血开锋——不是林晓找不到更何用的开锋对象,而是整个蜀山,要说木属性的修士,也就是巨木神君最为合适,至于什么桑仙姥之类木行精怪,身上可是少不了无数的戾气,自然不是林晓的打算对象。

    只不过如今为岳雯所炼的仙剑,倒是不用再用那种手段,毕竟如今的林晓与当年的林晓道行上还是有天壤之别的,虽然同样是在鼎炉中将无数灵材冶炼为一体,甚至就连萧升曹宝留下的鼎炉都有些禁受不住,但是在林晓金仙的神识下,一样被约束住了,鼎炉之外除了能见到熊熊火光之外,甚至连一丝逼人的热气都没有,就更要说炉中的剑胚了。

    剑胚出炉之日,所有的异象都被林晓所压制,并没有惊天动地的景象,不过不仅林晓知道,就连岳雯都发现了此地今后恐怕还要再过上千年,才能重新作为炼剑的所在,无他,鼎炉勾连的地气已经显得很微弱了。当然了这还是林晓并没有打算将此地地气涸泽而渔,要不然多少也会使得山川河流改变了走向,至少七口寒泉灵池是留存不下的。

    没错,虽然剑胚出炉没有激发任何异象,但是七口寒泉灵池还是要用来作为最后一道淬炼剑胚之用的,而且本身剑胚之上的温度就远超当年,圆形的只有三尺圆径,深不过五尺的灵池,投入了一口剑胚之后,立刻就冒起了浓浓的白雾,整座小山谷中的温度顿时升高,白雾弥漫之下,竟然伸手不见五指。

    眼看剑胚就要完成淬炼,岳雯刚刚从一口灵池中将一柄仙剑取出,就感觉身畔烟云起了波动,似乎有外人闯入,正要掐诀施法将身畔烟云散去,就听到林晓的笑声:“你这孽障,贫道早就等待你多时了,还不到贫道面前跪倒请罪!”

    说话间,雾气散尽,不待岳雯动手,其余六口灵池中的仙剑齐发锋鸣,“铿铿”声中,从灵池中飞起,剑尖对着岳雯,一道金光从七星灵池最后一口的那一柄仙剑闪耀,接连到第二口、第三口,转眼间六口仙剑连成一线,最后金光一闪,连接到了岳雯手上的一口,“噌”的一声长鸣,其余的六口仙剑在一片金光之中汇聚到了岳雯手中,本来七柄仙剑竟然合成了一柄!

    岳雯定睛一看,只见手中仙剑并无异常,看起来依旧是一柄,而且也并无重量增加的感觉,不由得转头看向林晓。不料这一转头,却发现林晓端坐的北极星位之前,跪倒着一头浑身雪白,却有一对金黄双瞳的长臂白猿,正在林晓面前仰着头颅,一双长臂据地,嘴里吱吱喳喳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而林晓盘坐在蒲团上,双手揣在大袖里,满面怒容。

    这白猿见到岳雯扭头看过来,一下子放弃了林晓,双臂用力,嗖地一下向着岳雯扑了过来,这张牙舞爪的模样,着实吓了岳雯一跳。正要舞动仙剑,将白猿拦下,却不料岳雯还是低估了白猿飞纵的速度,也是岳雯因为有林晓在跟前,防备不足的缘故,还没等岳雯有所动作,这白猿就已经扑到了岳雯面前。

    就在岳雯心道来不及对敌,闭目静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前并无劲风,反而是自家双腿上多了一个东西,低头睁眼一看,这白猿竟然将岳雯的双腿抱了个结实,一颗雪白的脑袋,正仰着头,痴痴地看着岳雯,一双金睛火眼中还有大颗大颗的泪水不断地淌下。

    虽然不知道刚才是个什么情况,但是看林晓的一脸怒容,岳雯却是知道这头白猿肯定是大大地得罪了林晓,并且因为林晓没有表示原谅,所以才找上了岳雯。尽管岳雯不敢干扰师祖的决定,但是看到白猿一副可怜的样子,岳雯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岳雯心中一动,不由得看向林晓,而林晓也知道岳雯心中所想,随即开口说道:“雯儿不必为这个孽障求情,要不是师祖在这里,你的仙剑恐怕就被这孽障抢了去了。怎么还要为这孽障求情吗?师祖为你炼制的飞剑,可是以七星北斗为名,一主六辅,合则为一,分则可有六柄子剑,要是被这孽障抢去一柄,这柄飞剑可就不完满了。”

    岳雯此时看得这头白猿实在是灵慧,身形也不过就是二尺高下,金睛白毛又是干净非常,周身也是道气盎然,并不见一点妖氛,心中着实的喜爱起来,虽然听到林晓述说前后关隘,但是其中并无不允之意,不由得再度为这头白猿求起情来。

    林晓心中也是默算了一次,知道岳雯的确是与这头白猿有缘,只不过并非是师徒的缘分,而是宠物,日后甚至能够伴随岳雯一同飞升的,所以语气也不是十分严厉,适才满脸怒气,也不过就是吓唬吓唬白猿了。不过倒是让白猿看出岳雯是它天生的救星,还是令林晓刮目相看了。

    正当林晓打算同意岳雯手下白猿的时候,天边遁光一闪,剑炉所在的山谷又多了一个身材高大、双目炯炯有神的长大汉子,此刻落在地上,一双大眼珠子不时地在七口灵池、鼎炉以及林晓、岳雯以及抱着岳雯双腿的白猿身上转来转去。

    岳雯正在琢磨此人到底是谁,为何如此无礼的时候,就听眼前的这个白衣壮汉大声说道:“两位有礼了,贫道此前正在追赶一头白猿,不想在落在这位小道友足下,不知可否让贫道将这头白猿擒下?”

    那白猿也是,看到这白衣壮汉到来,立刻“吱”的一声躲到了岳雯身后,抱着岳雯的双腿,在身后露出了半个脑袋。岳雯见此情景,知道来人所说不假,可是眼见的这头白猿如此可爱,还真不忍心放手,但师祖当前,哪里有自己说话的地方,只好将目光放到林晓身上,等着林晓吩咐。

    岳雯倒是想让林晓做主,可是又不想让林晓为难,正在忐忑之时,却听到林晓大喝一声,一只金光巨手,直接出现在来人头顶,一巴掌将来人拍了一个跟头,“混账东西,就算你二师叔见了贫道都要老老实实施礼,就更别说你还娶了老祖的徒孙,过来跪着!”

    白衣壮汉哪里想到林晓根本不说话就直接动手,再说一头白猿,畜生而已,虽然是对着林晓二人讨要,可是也算是有礼有节,所以猝不及防之下,就被林晓一巴掌拍了一个跟头,接着又听到林晓的说话,顿时脑子发懵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韩仙子的老公,大方真人乙休,只是此时乙休还没有因为惹了众怒,被凌浑等众仙围攻,镇压在一座大山之下,后背也没有因为需要用肉身抗住巨石压制而变成驼背,只不过一身标志性的白衣,却没有变,人的性格脾气以及如今的行事手段还是一样。虽然林晓的话,弄得乙休一阵发懵,毕竟乙休虽然与韩仙子成亲多年,当年也得了林晓的旨意以及法宝符箓,但是还真没有见过林晓本人,而且从韩仙子嘴里得知的林晓也是一个十二三岁少年童子的模样,与眼前之人的形象并不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