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出个星辰大海- 第292回 主要是怕麻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文羽5471 书名:吃出个星辰大海
    从第二天起,春里巷口便多了一个售卖炸鸡的小摊子。卖货的还是那两个长得像天仙一样的姑娘,炸鸡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停不住嘴。

    只不过和头一天时相比,炸鸡的价格有了点儿变化。准确地说,是炸鸡的价格被分出了档次——普通炸鸡一百元一只、秘制炸鸡两百元一只。

    很多新顾客们开始时都有点儿懵了,这一只炸鸡怕两百元,这家店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其实自己还是太年轻。

    每一批炸鸡出锅,都是八只普通炸鸡、两只秘制炸鸡。而每一次被送到摊位上的秘制炸鸡,都没有停留超过三分钟的时候。

    新顾客们都惊了。明明表面上看起来都是一样的炸鸡,价格又相差了一倍,但为什么还是卖得那么快?

    这时通常都会有某位老顾客热心地对他们解释,这秘制炸鸡虽然价钱贵了些,但炸鸡的个头儿实际上也比普通炸鸡大了不少,而且这秘制炸鸡的肉质更加美味。再加上这秘制炸鸡每天还都是限量售卖的,出手不快一点儿,很可能想花钱都没机会了。

    而饭馆儿这头,林轻歌只是带着苏琳做了两锅炸鸡,发现这姑娘在厨技方面确实有点儿天赋。再做两锅之后,他就彻底放手让苏琳自己制作炸鸡了。

    这么一来,他又成了甩手掌柜的。闲下来拾掇拾掇院子里的果蔬,倒也悠哉游哉。

    可惜,这悠闲的日子到底也没能维持几天。

    这一日,林轻歌正在院子摆弄着最近刚栽下的几株小苗儿,忽听得饭馆儿门口那里传来了岳皮皮的声音:“不好意思,本店现在暂停营业,不接待客人。喂……你别往里闯啊……喂,站住!”

    林轻歌眉头一皱,心说:真是不巧,今天轮着铁憨憨在医院那边儿照顾包夜。否则有铁憨憨在饭馆儿里看着,哪还会容别人硬闯进来呀?

    岳皮皮虽然跟肥猫那伙儿人养成了一身的胆气,但毕竟还是个小孩子,显然是拦不住来人的硬闯。紧接着,林轻歌便听到了撞入者的高声叫喊:“林轻歌……姓林的,你给我出来!”

    哟,居然还是指名点姓来找自己的?而且听那语气,来者绝非善意。

    林轻歌好奇心顿起,迈步走回饭馆儿大厅,正看见一个光头男子气势汹汹,竟是望月楼的前任大厨——关亭海。

    看到关亭海,林轻歌的心里就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自己前些天砍了关亭江的一只手,就算关亭江碍于面子,不愿将此事被别人知道,但他瞒得了外人,还能一直瞒住自己的新哥哥?现在关亭海找上门儿来,也不算什么意外之事。

    关亭海见到林轻歌走进来,立刻快步迎上,大骂道:“姓林的,你好狠的心!”

    “呵呵,关大厨,何出此言呐?”林轻歌当然是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关亭海眼瞳发红,直欲喷出火来一般,怒问道:“姓林的,我弟弟的一只手……是不是被你砍断的?!”

    林轻歌面色一正,摇头道:“哎,关大厨,你菜可以乱做,但这话可不能乱说呀。关亭江的那只手,是因为跟我比试厨技,最后他愿赌服输,自己砍下来的。”

    “放屁!”关亭海有心说,我弟弟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知道?他可从来都不是个愿赌服输的人。退一万步说,就算他输了赌约,可他怎么会有勇气砍断自己的手?

    但这话说出来,实在有损自己兄弟的颜面。关亭海咬了咬牙,沉声道:“姓林的,你不用跟我在这儿胡搅蛮缠。总之我弟弟的那只手废了,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让我给你交代?”林轻歌忍不住呵呵笑出了声,鄙夷道:“你们兄弟两个还真是一个德性啊,凡事只知道要别人给自己交代。可是你弟弟亲手砍伤了我的徒弟,这件事情……你们兄弟两个准备怎么给我一个交代?”

    关亭海一怔,他显然是并不知道关亭江之前砍伤了包夜的事情。但以他对自己弟弟的了解,关亭江做出这种事情实在是不稀奇。原来林轻歌专程跑到听海轩去砍了关亭江的一只手……起因是在这儿啊!

    但道理归道理,自己的亲弟弟断了一只手,这辈子就算是废了,这个仇怨说什么也是化解不开的。不过听闻关亭江有错在先,也让关亭海激愤的情绪稍缓了一些,沉吟片刻,说道:“林轻歌,你徒弟出了什么事情,自该报警处理。但你私自去砍断了我弟弟的一只手,这件事情绝不能就这么算了。你等着,我总会想办法,找你讨回这个公道!”

    说完,关亭海一转身就走了。

    留下林轻歌有点儿发懵,心说:你不是来报仇的吗?怎么说了两句狠话就溜了……

    关亭海不溜不行啊。他刚才真的是乍闻弟弟断手,一时激愤才冲来了登高饭馆。这时他稍微冷静下来,一想到林轻歌可是单人匹马在听海轩干翻了自己弟弟及其手下十多号人的狠角色啊。自己现在要是在登高饭馆里跟对方闹翻了,怕不是要被那姓林的直接杀掉灭口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关亭海一边儿嘀咕着这句话,一边儿小跑着远离了登高饭馆。

    林轻歌被关亭海这一出儿搞得哭笑不得。

    他当然不会惧怕对方的报复,官面儿上应该已经没人愿意招惹这个有六爷罩着的小饭馆儿了,黑道上的报复更是不值一提。以关亭海的身份,最有可能去求助的,大概也就是那个穹都餐饮圈儿里的食烩联盟了吧?

    至于食烩联盟会不会帮关亭海出头,这个林轻歌预料不出来。但即使他们真的想为关亭江报仇,所能拿出来的手段也无非是再次以厨技比试为由,与自己进行约赌。

    想到这个,林轻歌倒是有点儿着急了。

    包夜那个手伤到底什么时候能好啊?万一食烩联盟真的向自己发出约赌,而包夜的手伤还未能痊愈的话……那岂不是要自己亲自去迎接挑战了?

    怕倒是不怕,但真的是麻烦啊……

    林轻歌挠了挠下巴,心想:不行!我得去尹老爷子那儿看看,催一催他尽快把高压锅做出来,我好给包夜炖牛筋和牛腱子补身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