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你以后- 第679章 我似乎总是太过贪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时笙顾霆琛 书名:离开你以后
    墨元涟对甜品感兴趣吗?

    他摇摇脑袋,“我不需要。”

    他并不需要可是他一直站在甜品店前。

    我站在他身后没有打扰他,他忽而转身离开,我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他路过一个路边椅时顿住,椅子上坐着一个吃甜品的小男孩,我听见墨元涟问他,“这个甜不甜?”

    小男孩抬眼问他,“甜啊,你想吃?”

    墨元涟笑着说:“我不想吃,我妈妈曾经给我做过甜品,只是我忘了味道想问问你。”

    墨元涟是一个自小缺少关爱的男人。

    我的眼眶打转,心里悲伤不已。

    “哦,我妈妈也很会做甜品。”

    “是啊,你妈妈一定很漂亮吧。”

    小男孩一副大人口吻的模样回答他,“妈妈总说她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仙女,好吧,好像只有我和爸爸才承认她是小仙女。”

    墨元涟评价道:“或许真是小仙女。”

    小男孩问他,“你妈妈呢?”

    墨元涟想了许久才耐心道:“我忘了,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我,我不怪她,毕竟人各有志,她现在有其他的孩子,听人说是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过的也比之前幸福。”

    墨元涟的母亲竟然还在这个世界上!!

    对,我好像听他说过他母亲抛弃了他。

    好像是在去叙利亚的路上听他聊过。

    小男孩忽而将手中的甜品分他一半,墨元涟拒绝道:“我不吃甜品,你留着吃吧。”

    “喏,见你难过才给你的。”

    闻言墨元涟接过笑道:“谢谢。”

    小男孩特别懂礼貌道:“没关系的,那你妈妈住在哪儿?这么多年你们都没见过吗?”

    “听说住在市里的,离我好像很近,但真没有再遇见过,她并不知道我还活着,更不知道我长大的模样,我也没有去看望过她。”

    他和一个小孩子都能这样聊,聊过之后的小孩过不久会忘了自己遇到过这么个人。

    “哦,有时间可以去看看她。”

    墨元涟嗯了一声道:“我走了。”

    他拿着甜品离开了,我仍旧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在拐过弯路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墨元涟扔掉了手中的甜品问:“要跟多久?”

    语气里似乎透着浓浓的杀气。

    我诧异出声,“你知道……”

    听见我的声音他震惊的转过身。

    “怎么是小姐?”

    我迷茫道:“啊,你以为是谁?”

    墨元涟缓了缓语气道:“没事。”

    随即他问:“小姐跟着我做什么?”

    我拙劣的说道:“我怕待会下雨。”

    “小姐怕我淋着吗?”

    我将手中的伞递出去,“嗯,雨伞。”

    墨元涟没有接过雨伞,他忽而开口解释说:“刚刚的那些话我是骗那个小男孩的。”

    “哦,骗?为什么?”

    他镇定道:“小孩子,逗了玩。”

    “那你母亲还活着对吗?”

    “死了,被我杀的。”

    他的语气极淡,却极其残忍。

    见我一副被吓着的模样,他温润的笑了笑,“被我在心里杀死了,实际上她还在。”

    我努力笑说:“你吓了我一跳。”

    墨元涟笑而不语,我将伞塞进他的掌心里看了眼被他扔掉的甜品问:“你要吃吗?”

    他疑惑的盯着我,“嗯?”

    “甜品,我请你。”

    “不必,我不吃甜品。”

    “哦,我还想给你道歉的。”

    我一副局促不安的模样。

    “小姐,不必如此客气。”

    他一直称呼我为小姐。

    “哦,元涟哥……”

    他打断我,“我得回家了。”

    他不愿意我喊他元涟哥哥。

    他是真的生气了。

    “我昨天……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我是真的不愿意你生气,商微怎么说呢?他的脾气差,我不想他惹事,所以才哄着他说了一些违心的话,没想到你就在我身后!我并不是说你没在就该说这样的话,我当时就是想哄着商微,你是心理学者,你清楚我的心思,你能判断我说话的真假,所以求你别生气了好吗?从你昨天生气到现在我的情绪真的很差,看见你给我道歉我更加的难过。”

    墨元涟的神色凝滞,似乎带着后悔,他忽而问我,“是因为我让小姐难过了吗?”

    我下意识问:“什么?”

    “抱歉,就当昨天的事没发生过吧。”

    他突然走向我,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语气温温柔柔的解释道:“我没有因为你生气,我是因为自己,我似乎总是太过贪心。”

    我咬了咬唇问他,“贪心什么?”

    “曾经是元宥,现在是商微,人的欲望无穷无尽,所以错的不是小姐,是我自己。”

    墨元涟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鼓起勇气问:“吃甜品吗?”

    他摇摇脑袋,我道:“我给你做,我回时家别墅给你做,吃完我带你到附近的巷子里转转,我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就在那里。”

    我很怕拒绝道:“让我对你好点好吗?”

    墨元涟沉默,可是没有拒绝。

    我拉着他的衣袖打了辆车回时家别墅,在车上他很沉默,特别是进了附近的别墅圈后我发现他的情绪不稳定,脸色太过苍白。

    我轻声问他,“不舒服吗?”

    他摇摇脑袋,“无妨。”

    随即他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后车子停在了时家别墅门口,我打开车门拉着他下车,爸妈看见我带了客人特别惊讶,连忙热络的邀请墨元涟进客厅。

    墨元涟中规中矩的坐在了客厅里,我给他倒了一杯茶道:“我这就给你做甜品。”

    “有需要喊我。”他道。

    想起他在厨房里的模样我赶紧道:“你坐着就行,我自己能搞定,等我一个小时。”

    我进厨房切着水果,我妈进来惊叹的问我,“那孩子太帅了,同你家席湛不相上下,笙儿你是从哪儿带回来的?他有没有对象?”

    我摆放水果拼盘道:“没有对象。”

    “邻居家有个丫头,可以介绍他们认识认识,那丫头优秀呢,刚从知名大学毕业……”

    我打住我妈,“你别瞎操心,我这个朋友比席湛还不近人情,你别到时候踩到雷点。”

    我妈错愕,“比席湛都还不近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