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总裁小萌宝- 第465章 真正的男人都算不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酒暖花深 书名:契约总裁小萌宝
    楚天歌本以为他多少会说一句好看,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冷淡,甚至只是看了她一眼而已!

    她心里自然不高兴,也不管旁边有没有别人,直接伸手挑起他的下巴,让他看着她。

    “你说,这套婚纱合不合适我?”她非要一个答案。

    靳司琛眉目里依旧没有什么波澜,更别说看到她的婚纱造型有什么惊艳的神情。

    “合适。”他淡声说着,顺势拂开她的手。

    “你……”楚天歌真要被他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气死,忍不住道:“除了合适,你就没有别的可说的?”

    就算是敷衍她随便说句好看都不行吗?

    “你想我说什么?”他看着她问。

    她没见过他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

    可是他面对简惜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

    想到这一点更让她胸口憋闷,差点没有憋出内伤!

    她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烦闷的情绪,等会还要拍婚纱照,她不能生气,要美美的!

    缓下那一股怒意后,她对他微笑:“那你去换衣服吧,我等你。”

    其实婚纱照这种东西,靳司琛不想拍,不过既然答应了和她结婚,那就配合一下吧。

    他让谷云推他进换衣间,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要结婚的喜悦。

    杰斯凑到楚天歌耳边,为她感到委屈:“大小姐,亨利先生未免太怠慢你了,他怎么能这样?”

    楚天歌本就心烦,听到这话,更是不高兴,没好气的板着脸斥道:“他怎么样轮得到你来说?”说完还重重的哼了声。

    杰斯碰一鼻子灰,不敢再多说一句,只能摇头叹气,什么时候起,大小姐要看一个男人的脸色了?

    过了一会,靳司琛换好了新郎的礼服出来,是剪裁合体的手工西服,和平时上班穿的款式不太一样,这一款是礼服类型,有着喜气。

    他天生就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即使是坐在轮椅上,楚天歌看到他第一眼都被迷住了。

    这就是她要嫁的男人,是她未来的老公!

    一时间,刚才那些烦闷都消失了,能嫁给他,她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她主动走过去:“亨利,你穿这件真的太帅了,我从没见过哪个男人把新郎服穿得那么好看。”

    靳司琛低头看身上的衣服,依旧不冷不热的态度:“是吗?我觉得也就一般。”比不上他和简惜结婚时那一套。

    “不,我觉得好看。”楚天歌坚持她的说法。

    “大小姐,摄影师做好准备了,可以开始拍照了。”旁边有人来提醒。

    “好,我们这就过去。”楚天歌将一条钻石项链递过去,微笑道:“你帮我戴上。”

    靳司琛倒是没拒绝,接过项链,在她俯下身的时候帮她戴到脖子上。

    “好了,我们走吧。”她的心情又好了些。

    布置好的摄影房內,楚天歌站在靳司琛身后,俯身,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摆好姿势,让摄影师拍照。

    “好的,大小姐你可以再靠近一点……亨利先生请你笑一笑,现在是拍婚纱照,是喜悦的事情,不是开严肃的会议,好吗?”摄影师看到靳司琛那不苟言笑的样子,有点哭笑不得。

    “亨利,你笑一下嘛。”楚天歌低声对他道。

    靳司琛却是面无表情道:“我笑不出来,不然不拍了?”

    楚天歌深吸一口气,再次迁就他:“好,你不用笑,我笑。”

    摄影师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对楚天歌说:“大小姐,你可以亲他的脸,这样会亲密点。”

    楚天歌正要照做,靳司琛别开脸,皱着眉道:“我们拍的是婚纱照,不是艺术照,你要庄重点。”

    楚天歌一怔,看他那么排斥的样子,差点没忍住对他发脾气。

    和她结婚有那么痛苦吗?

    她脸色冷了几分:“亨利,我知道你不是真心娶我,但既然我们谈好了条件,那你是不是该配合我一下?”

    “我现在不是配合你吗?”不然他早走了,怎么可能和她拍婚纱照?

    楚天歌竟一时无法反驳,也对,他愿意拍照已经不错了,怎么还奢望他会笑着和她拍照?

    “摄影师,我们要拍一组庄重的婚纱照,不需要什么微笑恩爱的样子,你懂了吗?”楚天歌咽下一口气道。

    “我……懂了。”摄影师还是第一次见他们这样的未婚夫妻。

    楚天歌手里拿着捧花,站在靳司琛身后,没有其他任何恩爱的动作了。

    这样的婚纱照很无趣,当然也很快就拍完了。

    他们从摄影房出来,楚天歌也没了心情。

    靳司琛倒是没受到什么影响,神情和刚才一样冷淡。

    楚天歌原本还打算再换别的衣服拍多几张相片,现在看来是完全没必要。

    她准备去换下身上的婚纱,此时有别的客人进婚纱店。

    好巧不巧,来人正是楚天誉,他只是开车路过,看到楚天歌在这里,就停车进来了。

    “哟,楚天歌,你这一身够奢华的,那么多宝石钻石的,也不怕太重压死你呀?”楚天誉一进来就上下打量她的婚纱。

    楚天歌烦得很,偏偏他这个时候来找茬,顿时没好气的回击:“你咒我死吗?你放心,你死了,我还没死呢!”

    “啧啧,都是要当新娘的人了,脾气还那么大,以后你的老公怎么受得了?”楚天誉顿了顿,接着讽笑道:“不过你要嫁的本来就是个废物,受不受得了,他也得受着,毕竟不是你的对手。”

    “你给我闭嘴!再敢乱说,看我怎么收拾你!”楚天歌直接把手里的捧花丢过去,一脸冷怒。

    楚天誉措手不及,被那花打着了脸,还是有些痛的。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恼羞成怒有什么用?难道你嫁的不是残废?”楚天誉看到靳司琛也在,这话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靳司琛本不想参和他们姐弟的争吵,但人家一口一个残废的叫,他不出声不行了。

    “要说真正的残废,我想……你连真正的男人都算不上了,这才是残废吧。”他看着楚天誉,不疾不徐的道。

    楚天誉脸色一变,一时间脸黑得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