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路以生- 第五百零二章 你呢?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当年雨 书名:余路以生
    他梦呓说的那句话,她始终是在意的,但却意外的成为鞭策她蜕变的力量。

    她想过了——如果他无法走向光明,那就由她走向黑暗,反正结果……是一样的!

    性子温润久了,突然这样肆无忌惮,感觉还不错。

    透澈眼眸闪烁了几下,暗色渐深,眼底的匪气也越来越浓。

    沉默的转身,目不转睛盯着玻璃下方,看着林柯血肉模糊的腿,眼底染上一层猩红,又冷又木。

    她偏头,不疾不缓的道,“所以你记住了,既然招惹了我,就没那么容易全身而退!”

    湛海医院那次,是这辈子唯一一次分手机会,他错过了,那就没有第二次!

    他沉默一会儿,挑着唇笑,痞坏痞坏的,“这么霸道,嗯?”

    伸手把她圈住,眼底的情绪泄露,耀眼的叫人挪不开,翩翩如玉的贵公子啊!

    握紧了手,她何尝不是害怕。

    等了一天,晚上接近十点,这台手术结束。

    灯灭,门开。

    “穆老,他怎么样?”

    穆年礼摘下口罩,点点头,“很顺利,但需要静心修养,彻底恢复大概要半年。”

    半年时间,已经很短了!

    “穆老,大恩不言谢!”

    眼神真挚,而且素来孤傲的眉难得谦和下来,少见的低姿态。

    “臭小子,和我说什么谢”,穆年礼苦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的生疏客气很是无奈,“你和我过来一下。”

    穆年礼眼神闪烁,看了看散漫站在他身边的韩以忆,随后那道睿智的目光徐徐落在他身上,安静的等。

    韩以忆柳眉微挑,不紧不慢开口,“你和穆老先谈,我去外面!”

    懂得察言观色又聪明的女人!

    又长又直的腿支撑着单薄的身体,瞧着弱不禁风。

    他收回心思,视线落在眼前风烛残年的老人身上。

    穆年礼被岁月侵蚀的褶皱眉心拧在一起,沟壑很深,“你哥的病治好了,你呢?”

    这个话题一向沉重,林画在世时,他闭口不提,因为没有能力,所以害怕面对!

    但现在……不得不提!

    他散漫靠在玻璃上,眼底敛着一层烦躁,声音有些沉,“我试过两次,都失败了!”

    运用人体生物技术改变身体基因序列,听上去天方夜谈,但他完完整整做了两次,痛苦煎熬但没有成功。

    这项技术,从未有人尝试,也很少有人知道。

    穆年礼叹了口气,行医数十载,唯独救不了最亲近的人,除了挫败还能有什么……

    “明天来趟医院,我给你做一次详细的身体检查!”

    语气坚定也不容置疑,简单来说就是下通知书。

    他眼尾敛着,看不出深浅,清脆的公子音缓缓响起,“五天后再说。”

    穆年礼眉心微皱,疑惑,“理由呢?”

    他的声音不疾不缓,淡漠的道,“五天后,我送她离开,关于我的病情,我并不希望她知道。”

    居然是因为那丫头,看来用情至深。

    穆年礼点了点头,这么多年过来,也不急于一时。

    “好,我等你消息,尽快!”

    略微干枯的手掌重重拍了拍他的肩,捏了捏,“你长大了,我只希望你以后都平平安安的,知道么?”

    声音沧桑却真挚,闻言,他敛着眸,眼色暗沉,头点了点。

    “好了,快去找那丫头吧,看你的心都飞走了。”

    穆年礼笑着摇头,感慨,“年轻真是好,精力就是足!”

    门外,韩以忆散漫坐在椅子上,又长又直的腿曲着,光润如玉。

    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似造物主精心雕刻的艺术品,想让人私藏起来,独占。

    挑着唇笑,伸过去捏住她的下巴,将之抬起,完完全全的一副斯文败类模样!

    她的眼睛深不可测,敛着深邃,微眯的眼角裹挟着冷意,不过在见到眼前男人的时候,化开了一角。

    声音软糯,好听的紧,“穆老呢?”

    “换衣服”,抱她起来,轻的让人心疼,“怎么喂不胖呢?”

    他自言自语,冷峻的眉眼中却尽是认真。

    这样的人,说这样的话,莫名喜感。

    “笑什么?”

    她没忍住,他一脸严肃,把玩着她又嫩又软的脸,嗓音如压了调的大提琴,好听到耳朵怀孕,“不想知道我们聊了什么?”

    她的眼皮懒散耷着,眉宇间毫无波澜,“不想!”

    自始至终,他不想说的事,她都没逼问过,他亦如此。

    胡乱揉了揉她的脑袋,又软又柔,叫它爱不释手。

    直到她不悦的反抗,扭了扭脖子,他才就此罢手。

    病房里,林柯打了麻药,药效没过,所以现在还是昏迷状态。

    她曲着腿缩在沙发上,半支着脑袋,单只手玩手机。

    关青芸:剧组这边拍摄很顺利,你那边怎么样了?

    ——在医院,他哥哥做了手术,陪他。

    ——就是上次见到的那位林先生?他现在怎么样?

    ——手术很顺利……还有,再过几天,我就回去。

    夏寒悄无声息绕到她后面,浅浅的笑,“和岳母大人聊天呢。”

    先斩后奏,叫了再说,漆黑的眼睛里尽是匪气,流氓的狠。

    白眼,摇头嗔道,“她还不是你岳母大人,嗯?”

    给个杆子就顺着往上爬,是该治治他这坏毛病了。

    矜薄的嘴角咧开,声线温温浅浅,“迟早都是……”

    林柯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夏寒先带着韩以忆回了酒店,却看到两道阴魂不散的背影。

    陆景眼角带笑,看似温良,“你们回来了,不知道是否商量,我们谈一谈昨天的事?”

    韩以忆尤其对这种两面三刀的人烦的透彻,眉宇间尽是疏离与冷漠。

    “不用了!”

    陆景置若罔闻,目光盯着夏寒,似笑非笑,“顺便,我可以和你谈谈……陆川!”

    那位死去多年的大伯,也是眼前这位的……父亲!

    “陆川”二字落在他的耳里,使得他的气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冰冷诡谲的气息肆意席卷,压迫感强到令人无法呼吸!

    如玉温润的脸覆盖着一层寒冰,又冷又邪,嘴角的笑令人毛骨悚然。

    “是么,既然如此,我们好好谈谈,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