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福晋太娇媚- 第1171章 去而复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李安文 书名:清穿之福晋太娇媚
    不过,大福晋也是不愿意留下这庄子上的。

    这庄子虽说名义上是皇庄,但是等同于九阿哥和楚玉的天下了。

    而且,这庄子在给康熙爷之前,是四爷的,这里面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四爷手底下的人,大福晋可是没有办法安心。

    再加上之前楚玉莫名其妙的来过她的院子,她到现在还觉得奇怪的要命,生怕楚玉嫉妒她肚子里面这一胎,对她下手。

    若是楚玉在庄子上面用些什么手段,大福晋觉得自己防不胜防。

    若是旁人,大福晋可能不会担心,可是她跟楚玉是有梁子的呀。

    在楚玉的地盘,她怎么能够安心呢?

    当下死命求着直郡王带她一起离开。

    其实不用大福晋求,直郡王也是不愿意她留下来的,立即恳求康熙爷将大福晋一起带走。

    康熙爷自然是不许的,太后说让大福晋留下来,康熙爷又怎会违背太后的意思呢?

    况且大福晋的身子不宜奔波,万一在这路上出了点什么事端,可就是不好了。

    直郡王被康熙爷拒绝了之后,便又开始恳求让他也一起留下来。

    直郡王想,不能将媳妇带着,他留下来照看媳妇,皇阿玛应该会同意的吧?

    不过皇阿玛听他说这话,生气极了,罚他在外跪了一下午,又说再不许提起这件事情来。

    康熙爷是真的生气了,儿子们一个两个的全部都是这一番模样。

    四爷那是受伤了,老大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老大媳妇身边那么多人伺候着,还有老四两口的照料,还能出个什么事端吗?

    看老大急成那个样子,康熙爷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再次拒绝了直郡王。

    不过直郡王也是不会这般轻易的就放弃了的。

    在门口跪了好几日。

    康熙爷却是一口咬死了,不让他留下,心说看看这个老大有多少的毅力。

    不过,直郡王在对大福晋的事情上,一向是毅力满满,一连好几天完全没有服软的迹象。

    最后康熙爷没答应,太后却是将这件事给答应了下来。

    说来直郡王小的时候,跟太子两个在太后跟前长大的。

    太后是实在是有些心疼自己孙子。

    其实让大福晋留下来的话,是太后娘娘的旨意,无非是有些心疼她孕期不稳的时候,跟着她们一起奔波,想让她在庄子上安安稳稳的好生度过这头三个月,到时候再让直郡王过来接她。

    没想到最后人家一点也没领情,太后心中对大福晋有些不满。

    不过也怕她这一台在闹下去会保不住。

    心说不过就是要跟着去热河吗,不去就去吧。总归她这个做皇祖母的已经尽力了。

    庄子大门口,楚玉四爷还有几个孩子们,一起送别康熙爷一行人。

    看着大福晋被人扶着上了马车,楚玉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她看大福晋这胎,不大乐观。

    说来对于历史上的大福晋,她还真的没有太过于关注。

    只记得生了四个闺女,后面的事儿她记得不清楚了,也不知道她跟直郡王两个有没有儿子。

    不过不管如何,只要不在自己跟前就行了。

    只是楚玉这一颗心还没有彻底落下来呢,直郡王跟大福晋两个又回来了。

    说是路上大福晋呕吐不止,整个人都昏过去了。这一胎险些没保住,走了不过半日,又让马车折了回来。

    这下楚玉也有点懵,来不及多想,又出人又出力的,总算是将大福晋的这一台给保住了。安顿好了直郡王夫妻。

    楚玉扯着四爷的袖子问道:“爷,要不咱们带着孩子跟皇阿玛一同去热河行宫吧?”

    四爷点了点楚玉的脑袋:“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胆子小成这样了?

    咱们只要别跟他对上就成了,不碍事的。”

    楚玉听了这话,有些担心的点头,心说这大福晋她可不敢碰。她怕大福晋碰瓷。

    直到大福晋生育之前,她都不会同她们有一点点来往的。

    直郡王两个住在庄子上了之后,还比想象中要安生不少。

    他们跟四爷住的还都不远,偶尔有碰上的时候,倒也不像之前那般剑拔怒张了。

    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大福晋这胎便坐稳了。

    没想到她这这病病殃殃的,还真坚持过了三个月。

    楚玉想着,他们应该是会去热河了吧。

    谁知道大福晋夫妻俩似乎在庄子上点呆上瘾了似的,完全没有要去任何的打算。

    康熙爷呢,像是忘了这两个儿子似的,问都没问过一句。

    倒是太后的人过来了一趟,问问大福晋孩子的事儿,德妃问过胖胖几个的事儿,接着就也没了消息。

    楚玉四爷依旧是每日带着孩子进行他们日常的活动,当直郡王两人不存在似的。直郡王两人倒也不凑热闹,整日的关在屋子里面,几乎都不出来

    一眨眼,夏日都过去了,天气缓缓的转凉了,康熙爷那儿也已经从行宫回程了。

    楚玉知晓这一次竟然是躲不过去了,开始收拾回去要拿的东西了,一切都准备就绪,却没等到康熙爷,先是将太子和六阿哥等到了。

    太子和六阿哥回来的这一日,刚好是个下雨天,满天的乌云黑乎乎的,秋雨寒气极重,让人心情也跟着沉闷了起来。

    四爷和直郡王站在庄子口,迎接两人,身后的奴才帮他们两个撑着伞。

    “大哥,四弟,在庄子上可还安好吗?”太子一下了马,便笑着同两人说话。

    两个人一路风尘仆仆的骑着马飞奔回来,穿着蓑衣,但是也已经都湿透了。

    四爷两人也抱拳道:“劳烦太子惦记了,一切都好。”

    太子笑着点头,直郡王紧接着便道:“快些进去吧,身子要紧。”

    进了屋子,四爷拍了拍六阿哥的肩膀,而后让人端了一碗汤水给他和太子。

    “这是……”太子看着面前黄澄澄的汤水问道。

    “是驱寒汤,如今天气冷,都喝些吧。”四弟回道。

    听了这话,太子当时诧异地看了四爷一眼。

    “谢过四弟。”

    没想到老四竟然这般的贴心。

    六阿哥看着汤愣了一下,接着嘴角微微勾了勾,将那一大碗驱寒汤喝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