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跑我就追不上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战报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了心尘 书名:再跑我就追不上了
    司如之说着便跪下了,“三妹不懂事!我这个做姐姐的替她向你磕头赔罪!”

    云舒大惊“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能这样私下见表姐讲一些体己话不已,虽然这赔罪抵不回孩子的命,平不了表姐心中万分之一的痛,但这个责任我们是不会推脱的,兄长和父亲也是这个意思!”

    “她所犯之错不在你,亦不及舅舅与表兄。她虽伤我叛国,到底众人议论起来,亦是为国除一害,唯憾未将我一同拖入轮回,你现在跪我赎罪,便是又要在我头顶多加注一向罪名了!”

    司柔之叛国,不过口碑在坊间及世家里,竟然是不错的。她做了大部分人想做不敢做的事情,伤了云舒,除了南氏孽障。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表姐本是为南楚牺牲了自己一生,反倒被倒打一耙,哎~人心,人心,最不可琢磨,最不是东西……”

    “慎言!”云舒厉声道,“大势所趋,识时务为俊杰,如之,往后不要与我来往,你们司氏不要再被我牵连!”

    “表姐~”

    “你走吧!狄英,送客!”

    云舒说的干脆,自己抱着孩子进了内殿关上门。楚幕到底是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任君王,扯下与南氏的遮羞布后,不装不作,不讲旧情,顺者昌逆者亡。

    心思暴露得明明白白,世家大族溃败的多了,可更多了民间异士。

    肩上忽然感觉道一重,侧目便见一片墨色衣角,拥着她逗着怀中的孩子,“哟,这小家伙可真识趣,对孤笑的真好!”

    云舒笑笑,自觉抱着孩子后退了几步,“……阿幕”

    “嗯,哪儿来的?”

    “捡的”

    “这么好捡?也是,因为南心觅如今烁和城丧父丧母的孩子多了去了。你心善便交给宫中抚养,也算他的福气。”

    “不用,我打算亲自抚养!”

    楚幕闻言走到云舒跟前伸手抱孩子,云舒抱着孩子不肯放手,却被他一下抢了过去,“狄英!将这个……小家伙待下去!”

    “喜欢孩子,我们可以生一个!犯不着养别人的!”

    楚幕不像开玩笑一样,拉着云舒坐到床边,云舒被这手劲扔到床脚。墨色的衣袍如雨般落下,他道:“舒妹,我给你的时间和理解够多了,要想留下那个小家伙,你,不能再拒绝我!”

    云舒笑道:“无妨,现在你还有什么得不到的。我这个残破的人,你看得上也罢!”

    索性双眼一闭,一动未动。肉在砧板上,云舒哪里有资格和他叫板?

    久久没有动静,云舒缓缓睁眼,楚幕怒目而视,转头穿起了衣服。一路出去摔了不少东西,“今日王后殿中所有人全发出去卖了!”

    ……

    云舒坐在出城的车架上,心情竟是格外的放松,前线传来战报,云起丢了普阳,朝野哗然,问责自然问道了云舒的头上。正好也借了这个机会,她才有机会出宫。

    随手找了处山野,建了坐简陋的別居,随从二三,简装而行……

    当然在别人的眼里,她是被赶出王宫的。

    “您就不象征性的难过一下吗?小心被陛下看见扎心,不顾朝臣反对将你拉回去。反正为你触众怒他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随便作!”狄英打趣道。

    云舒:“抱歉!我忍不住!实在太开心了!”

    随手找的山野也确实不是随手找的,多亏了司如之和司家。幸川和千俞之前建的屋舍上加盖了几间。

    “别高兴的太早,你看着四五百人可都是跟着去囚禁咱的!”

    “王宫就没人监视了吗?对了,珍珠和晨玉有回信吗?”

    “有!半月前已经出发去了向国,叫你好好等着。”

    “嗯!”云舒哼着歌,轻拍着怀里的孩子,脸上尽是笑意。

    ……

    三年后。

    楚幕握着手里的战报,疲累不堪,在书案前一坐一夜,恍然间回想起了少年时代,和众多世家子弟在一处上学时候。云起那时候是孩子王,端庄持重,深得夫子喜爱,司楠痞懒,南心觅最是爱惹事,又因为他一人便吸足了云舒的视线,惹得他十分嫉妒,屡屡和他对着干,是屡屡改架的人。

    多年过去,他和南心觅也长成了两个立场对立的人,而站在他们两人中间的还是云起。

    只是在他之后,还有何人?

    司如之在第二日清晨送粥过去时,楚幕握着手中的纸,木然看着窗外,她连唤几声均是没有任何反应。

    “冬至将至,天冷了,陛下站了一夜,小心着凉!”轻轻将大氅给他围上,楚幕回神,司如之竟在他的脸上见到已经干涸的泪痕。

    “陛下……怎么了?”

    楚幕将手中的战报递了过去,一股寒风吹进殿内,那封战报亦随风而动,在房中打了几个转,轻轻落在地上,无声无息。

    云舒起了个大早,冬至了她却要带着天赐去钓鱼,一大一小站着河边,各拿一根鱼竿。

    “娘亲,那边有人在看我们!”小天赐三岁多了,胖乎乎的小指头指着云舒身后。

    云舒:“什么时候没有人看着我们?心不静是钓不到鱼的!”

    “今日心静也钓不到,河水结冰了!”奶声奶气抱怨,云舒噗嗤一声笑了。

    “真的有人在看我们!不是幸叔叔和俞叔叔~”天赐义正言辞的又说了一遍,云舒笑着安抚,“好好好!你说有就有!”

    言罢转过头去配合的看了一眼,一看吓一跳,果然有人造访。

    “舒妹,三年未见,别来无恙?”楚幕立在她们娘母身后,也不知是立了多久。

    “我很好,有事?”三年来,云舒这里可以说是完全与外界隔离的,她唯一关心的是向国那边的消息,可惜三年来竟是半点也未得到。最不想听最不想见的自然是里面这桩,不由的心紧了起来。

    拉回天赐回了宅子,二人路上没有多余的话,进门便是大乘的车架,司如之正端坐在内捧着杯热茶,小腹高高隆起。

    “表姐”发现云舒的目光后,甜美一笑,脸上泛着淡淡母性光辉,“六个月了,这孩子应该会降生在春暖花开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