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分裂- 第六百四十三章:北部血蛮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微叶梧桐 书名:四重分裂
    之后三人又聊了半个来小时,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进展,毕竟他们当下所了解的情报太少了,真能三言两语分析出那些邪教徒的战略方针才不现实,所以说来说去也没有得出什么比‘保持警惕’更靠谱的结论。

    “啊,真是烦死了!”

    火焱阳用力抓了抓头发,破罐破摔地嚷嚷道:“这事儿咱们当小辈的就甭操心了,回头我去找导师,让他们愁去好了。”

    墨檀微微颔首:“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依奏则是不忿地攥了攥拳头,低声道:“要是联合这边愿意与苏米尔诚心合作,就算那些异端再怎么狡猾局面也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她说的并没有错,尽管那些耳语教徒数量极多,个体实力在‘耳语’的增幅下同样不弱,还有着那座不知何时于苏米尔范围内建起的‘呓语城’作为据点,但就算如此,其实力也只是能勉强压着圣山一方打而已,绝对没有强到足以轻松击溃后者的程度,否则这场仗也不至于一打就是小半年了。

    诚然,苏米尔确实可以说是无罪大陆绝大多数兽人心目中的圣地,但这个地方与其它圣地的性质并不相同,就拿法师们所憧憬的奇迹之城举例,同样可以在某种意义上被称为‘圣地’的后者是整个大陆唯一一座浮空城,同时也是法师公会的总部所在,其中光是常驻于奇迹之城的传说阶贤者就有不下五十人,至于史诗阶......这么说吧,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踏入那里的最低要求就是史诗阶,通常的中高阶法师想要进奇迹之城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据说那座浮空城光是法师塔就有上千座,每年都会更新一次的大规模结界更是不计其数,要是让与圣山苏米尔这边同等规模的邪教徒去攻打那里,就算是在城里那些大法们不出手的情况下,保守估计他们会在三天内统统死光......

    而且是活生生在奇迹之城外围的结界上撞死。

    但位于极北的圣山苏米尔就是另一种情况了,虽然这里也是圣地,但这个圣却是朝圣的圣,简单来说就是苏米尔有着很高的地位,但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就算途经这里的兽人们基本都会来圣山瞻仰一下,每年也会有大量不同种族的萨满祭司前来朝拜,其自身战斗力依然维持在一个不高不低的水准,不弱,但也绝不算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在耳语教派大举进攻苏米尔之前,这座历史悠久的圣山几乎从未遭遇过任何袭击,它的性质类似于光之都那些宗教组织,但两者之间的差别在于,长年与世无争的苏米尔在大陆并无任何‘敌对单位’,而圣教联合一方却是有着不少威胁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每个曙光教派的信徒行走在外时都有可能会被随便哪个暗夜教派信徒开了瓢,双方只要碰到,甭管彼此之间见没见过都有大概率把对方狗脑子打出来,而那些萨满教义的遵循者却并没有这种天敌,他们或许会因为得罪了什么人、跟谁谁谁有仇、长得丑之类的理由被打,但绝不会因为自己信奉萨满教义而被敌视。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同为‘宗教类圣地’的苏米尔与光之都相比,前者的大陆地位基本等同于整个圣教联合,但只论实力或战力的话,苏米尔却略逊于光之都内的任何一个大型教派,跟整个光之都比更是不知道要差出多少倍。

    所以那些绝无可能去打光之都主意的耳语教徒敢打苏米尔,而且在真打起来后竟然还能稍占优势。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悲哀的事。”

    墨檀叹了口气,转头冲依奏无奈地笑了笑,跟个正经前辈似的对她说道:“但是有一说一,讨伐军这边的统帅虽然在态度方面不怎么地道,但从联合这边的利益出发却也算站得住脚,毕竟按照现在这个情势来看,倘若讨伐军全力出击攻打那座‘呓语城’,尽管有很大可能在苏米尔方的配合下扭转局面乃至直接将敌人击溃,但一场仗打完后绝对会大伤元气,如此一来,灰白平原和血羽台地那边可就不好守了。”

    依奏先是一愣,然后才有些纠结地喃喃道:“灰白平原和血羽台地那边么......确实......”

    “确实什么?”

    火焱阳见依奏有些了然的样子,忙问道:“灰白平原和血羽台地又是怎么回事?都是啥地方?”

    墨檀大惊,跟见鬼似的看着火焱阳:“你这半年到底是咋混的?”

    后者眨了眨眼,开始掰手指头:“打架、学习、任务、打架、学习、打架、打架、打架......”

    很显然,这哥们儿自从到了苏米尔之后基本就没忙活过打架之外的任何事了,以至于对那几个距离这里并不算太远的地方毫无印象。

    “你这是除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之外哪儿都不关注啊......”

    墨檀叹了口气,然后语重心长地对火焱阳说道:“听好了,灰白平原和血羽台地位于圣山苏米尔西南,是......”

    “咳咳。”

    依奏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凑到墨檀耳边低声道:“前辈,是东南,东南。”

    墨檀面色一僵,很是尴尬地讪笑了两声,往后退了半步:“我就活跃下气氛,嗯,具体的还是依奏你跟他说吧。”

    火焱阳甩给他一个‘凑不要脸’的眼神,显然是想起了当初几人一起帮崔小雨配电脑时墨檀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把自己弄丢六七次的光荣事迹,对‘活跃气氛’这个解释嗤之以鼻。

    但依奏多老实个姑娘啊,见前辈让自己说明一下,完全不疑有它,立刻认认真真地给火焱阳做起了科普......

    灰白平原、血羽台地、钢牙部族国、埋骨之地与断头崖这五个地方位于圣山苏米尔东南,堪称整个东北大陆最为荒蛮的地方,里面盘踞着大量行事风格相当狂野的部族,其著民尽管在生理层面与大陆上的其它同族并无不同,但在作风方面却是出了名的野蛮跋扈,他们似乎对文明社会并不怎么感冒,也无意让自己融入其中,他们狂热地拥护着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遵循着血液中那宛若返祖现象般涌动的野性,热衷于劫掠与杀戮。

    无论是血羽台地的鹰身女妖、钢牙部族国的野猪人、灰白平原的灰矮人还是断头崖的蜥蜴人,其民风都彪悍到常人难以理喻的程度。

    这些被外界视为蛮族与暴徒的著民几乎每隔几年都会爆发一场大战,除了能够有效的降低人口负荷之外,同样还会在战争中决出各个部族在未来数年中的地位,简单来说就是最强者的桂冠。

    完全就是字面意义是的最强者,在这片野蛮之地数百年的历史中,那些夺得主导权的部族无一不是踩着尸山血海脱颖而出的,而那一个个率领拥护者得到最终胜利的领袖更是其中最残忍、最狡猾、最强大的存在,不过这些枭雄们亦会在接下来的几年或十几年内被其他枭雄踹下神坛,成为那累累尸骸中的一部分,周而复始。

    所以如果有谁随便拉住哪个吟游诗人,问他整个东北大陆最混乱与最团结的地方分别是哪里,那么他们所得到的答案只会有一个——北部血蛮!

    战乱时期,那些家伙能红着眼硬生生地将自己的‘邻居’屠戮到灭族;但当每一轮的‘王者’被确立之后,这些前一秒还见人就砍的疯子就会立刻变成执行力最强的铁血战士,将那嗜血的刃锋齐刷刷地转向别处,在统治者的命令下肝脑涂地。

    比如......在‘血蛮’势力范围之外的地方,烧杀抢掠。

    粮食、金币乃至用于繁衍下一代暴徒的人口,统统都可以通过掠夺的方式获取。

    作为邻居,无论是西边的斯科尔科丘陵,还是东边的矮人山脉自然都在其捕猎范围之内。

    而其中位置相对靠南的灰白平原、血羽台地则与圣域北部边境的敦布亚城、福音山城两地接壤,所以后两者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地被‘血蛮’盯上,长年处于那些暴徒的威胁之下。

    过去还好,尽管那些家伙偶尔到南边打打秋风,但知道那两座城处于圣教联合庇护下的血蛮们也不会太过分,虽然每次劫掠是仍然会造成不少牺牲,但总的来说也还算收敛。

    直到三十年前,矮人山脉西边的十余座村庄与两座地下城全都迁移到山脉腹地,收获每况愈下的血蛮势力才一改往日那稍显‘温和’的作风,对圣域北境进行了多次惨无人道的扫荡!

    如果不是那些位于光之都的各大教派反应还算及时,第一时间组织起大批战力派往圣域北境镇压,或许敦布亚城与福音山城早在二十几年前就成为历史了。

    也正是从那时开始,圣教联合每年都会调派大量战力驻守北境,一方面是为了让那些当地人能够睡个好觉,另一方面则是想要找机会消灭那些穷凶极恶的暴徒,但经过了二十余年的僵持,尽管两座边城始终屹立不倒,但那些血蛮们也从未受到过致命的打击。

    “不是吧?姐姐你逗我玩呢?”

    火焱阳听到这里的时候终于按捺不住,大声惊呼道:“你们圣教联合多牛辶啊!竟然能和一帮山贼似的家伙硬生生僵持了二十几年?!”

    依奏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火焱阳先生,我其实很久之前就想说了,您似乎对我们圣教联合存在着某种误解。”

    “误解?”

    火焱阳挑了挑眉,表情有些阴沉:“我可不这么觉得。”

    依奏苦笑着与墨檀交换了一个眼神,无奈道:“我指得并非某些人所做的龌龊勾当,在这方面我和您一样愤怒,恨不得将那些卑鄙无耻之徒亲手送进宗教裁判所。”

    火焱阳的脸色顿时就缓和了下来,干笑道:“我就说依奏小姐姐肯定不至于为那些企图陷害你和黑梵的人说话。”

    女骑士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正色道:“我所谓的‘误解’,是您有些过于高估圣教联合的实力了。”

    “哈?”

    火焱阳似是有些发懵,比划着双手说道:“你们不是有神做后盾吗?不是有茫茫多数都数不过来的信徒吗?不是有一大堆厉害到不行的骑士团啊、神官团啊之类的军队吗?不是有少说四位数的史诗级强者吗?难道这些都是假的?”

    “哎,我来说吧。”

    在米莎郡那段时间曾与火焱阳抱有同样误解的墨檀耸了耸肩,摇着手指解释道:“其实你刚才的说法并不算错,茫茫多的信徒啊、数以千计的史诗阶强者都是事实,但是伙计,你却忽略了一件事......”

    火焱阳很是不解地看着墨檀:“啥事?”

    “你说的那些,是整个大陆范围内圣教联合的力量,并不是圣域或光之都内圣教联合的力量。”

    墨檀摊开双手,尽可能简洁地说道:“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很多有着中等或大规模教堂的地方都有不少圣骑士、圣堂武士、神官、牧师进驻在里面,也会有主教、大神官、牧首之类的强者,这些人虽然属于圣教联合,但其中的绝大多数都不能视为圣教联合总部......也就是光之都的力量,比如xx城的公正教会隶属圣教联合,但那是xx城的而不是光之都的,你滴明白?”

    火焱阳抿着嘴想了半天,犹犹豫豫地点头道:“明白了点儿。”

    “算了,我再给你举个例子......”

    墨檀干笑了一声,耸肩道:“天x教知道吧?它的信徒在几十年前就过十亿了,你觉得天x教的信徒跟梵x冈的战斗力能直接划等号么?”

    火焱阳这才一拍额头,露出了恍然的神色:“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嘛,卧槽,所以说你们圣教联合......呃不对,你们光之都的战力很可能还不如我们圣山呢?!”

    “那肯定不至于,毕竟你得考虑到力量体系的问题。”

    墨檀先是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面色一凝......

    “但绝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厉害就是了,也正因为如此,某些人爱惜羽毛的决断其实相当站得住脚!”

    第六百四十三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