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侠客行-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后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大江入海 书名:武侠世界侠客行
    李侠客站在朝天观内,将院内这些白莲教徒的神情全都收在眼中,瞬间明白了这些人的想法:他们要是没有一个信仰来支撑的话,恐怕连生活的动力都没有了!

    现在他们拜自己,也是在失去信仰支撑后的一个溺水之人的选择————不管能不能救命,先抓住再说!

    李侠客见他们一脸恳求之色,想了想,道:“既然你们想要拜我,那也行!”

    他对众人喝道:“以后这白莲教的规矩全都得作废!不可随意烧杀抢掠,也不可无端端的杀与洋人相关的中国人!”

    李侠客看向第一个向自己叩拜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磕头道:“真君,小人名叫魏子清!”

    李侠客点头道:“好,魏子清,现在我任命你为我……那个……战神殿的大殿主!日后约束帮众,不可胡乱生事。杀洋人我不管,但是杀中国人的时候,必须查清楚这些人该不该杀才能动手,要是随意杀人的话……”

    他看向众人,冷哼道:“我定会将你们的灵魂贬在九幽之地,每日用毒火焚烧,让你们受无穷无尽的大罪,永世不得翻身!”

    院内众人闻言,身子齐齐一颤,全都低下了头来。

    李侠客对魏子清道:“你跟我过来!”

    当下将魏子清领到附近一个偏殿里,对魏子清道:“你脚步沉稳,看来功夫不弱,头脑倒也灵敏,第一个向我跪拜,知道凝聚人心。”

    李侠客深深看了魏子清一眼,道:“身在乱世,功夫不高难以服众,今天后,我会派遣高手来教授你们硬气功,到时候有什么事情,都要跟那位师傅商量,行事不可张扬,绝不许滥杀无辜!”

    他在偏殿内教了魏子清一夜,直到天色大明的时候,方才悄悄离开。

    后来这一天又被战神殿的人称之为“祖师传法夜”,每到这一天,已经转变为一个武学门派的战神殿,都会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

    李侠客离开朝天观,没花多长时间便来到了一家酒店门前,正是之前与陆皓东一起喝酒的酒楼。

    这酒楼叫做天然居,乃是李侠客与黄飞鸿等人约好见面的地方,昨天李侠客在这里大闹了一场,估计黄飞鸿等人应该已经知晓了。

    李侠客悄悄绕到天然居的后院院墙旁边,听了听动静之后,提气轻身之下,身子拔地而起,伸手在墙头拍了一下,身子打了个花,轻轻落在院子里。

    常舒远虽然传给他的轻声功法只是平常的轻功,但是他口中的“平常”在一般人眼中,那都已经是极其了不起的功法了。

    如今李侠客手持三十来斤铁枪,背背七八十斤的大剑,还能有如此轻灵的身法,这固然与李侠客本身的武学天赋有关,但更重要的还是这门轻功心法的非同寻常。

    来到院内之后,李侠客迈步进入客房,耳朵动了动,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师父,要我说啊,咱们现在还是赶快回佛山,别等师公了!师公闹了这么大的乱子咱们回到佛山之后,抓紧时间做好反抗清廷的准备,不然的话,万一被朝廷查到师公是我们宝芝林的人,到时候我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您也别为师公担心,他老人家那么大的本事,谁能抓得住他啊?他不主动杀人,都算是好的了!”

    李侠客笑了笑,转身左拐,在天字六号房前停下:“梁宽,你就对师公这么有信心?”

    房间里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房门猛然被打开,梁宽的大头露了出来:“师公?您来了?”

    快速的把李侠客让进屋内,对房间里的黄飞鸿与十三姨道:“师父,十三姨,我早就说了吧,师公肯定是没问题的!你看,现在这不是好好的过来了么?”

    黄飞鸿与十三姨一起迎了过来。

    十三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阿叔,你还好吧?怎么刚来省会,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他们昨天参加完医学交流会,刚返回天然居,就听到了李侠客做出的事情,三个人都吃惊不小,想要寻找李侠客,但茫无头绪之下,一时间不知从那下手,担惊受怕了一夜,一大早都起来了,就想要查探李侠客的消息。

    李侠客看了三人一眼,笑道:“我没事。飞鸿,刚才梁宽说的对,你们现在赶快回佛山,把人都聚集起来,但是不要乱动,相信在这个时候,你有佛山精锐的民团子弟,不会有人动你。如果实在不行,看情形危险的话,那就让严振东先去香港找个地方落脚,提前准备好后路。”

    他拍了拍黄飞鸿的肩膀,叹道:“飞鸿,我脾气不好,老是惹是生非,你多多包涵吧。”

    黄飞鸿诚惶诚恐:“侠客叔,您可别这么说。您惹的事情虽然大,但基本上全都不是为了自己,要论当世大侠,您应该排在第一!你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我想做而不敢做的,再说,您是我的师父,又是我的叔叔,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李侠客点了点头:“好,我也不说什么矫情的话了,我昨天夜里去朝天观里杀了白莲教的教主和两个卦长,虽然白莲教的一些弟子已经被我收服,但九宫真人与朝廷还有牵连,他这么一死,这笔账肯定又算在了我的头上,你们省城不宜久留,现在就回去佛山吧!”

    他看了黄飞鸿与十三姨一眼,笑道:“我现在要去办一件事,这件事如果办成了,那么今天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面。飞鸿,你跟少筠如果可以的话,赶快结婚吧,习武之人婆婆妈妈,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他将铁枪扛起,向门外走去:“喜酒我就不喝了,你们两个好好的,要是谁反对你们的婚事,让他来找我!”

    在黄飞鸿与十三姨面面相觑之下,李侠客走到院内,依旧从院墙处跳出,须臾不见。

    黄飞鸿与十三姨脸上通红,互相看了几眼,沉默了好一会儿,黄飞鸿方才回过神来:“阿宽,快收拾行李,咱们现在就回佛山!”

    梁宽一直暗恋十三姨,现在见十三姨对黄飞鸿情意满满,一霎时伤心欲绝,听到黄飞鸿的吩咐之后,红着眼睛开始收拾行李。

    十三姨奇怪道:“梁宽,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梁宽:“……师公说离开就离开,我有点舍不得他!”

    黄飞鸿笑骂道:“你师公是离开又不是死,你哭什么?好了,咱们现在就走,侠客叔果然是天杀星转世,刚到广州,就把官府、白莲教都给得罪了,现在就差洋人他没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