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女有毒- 第六百三十一章 立场的表示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小子无畏 书名:蛊女有毒
    然后和欧阳琴眼对眼眉对眉的,四目相对,用男人独有的类似宣誓的语调到“琴琴,我没有能力给你一个孩子,我保证今生我会将你当孩子来心疼,我们--就做彼此才孩子,好不好,从此我们只有彼此,好不好。”

    一连两个好不好,让欧阳琴整个人都眩晕了,如果他能一直如此温柔,呵护,她有没有孩子,都是无所谓的吧。

    额。

    只是对于这突然来的表白,还是让盛羽完全蒙圈了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不是要他去拿解药了吗,怎么就折腾出来了这样的一幕,不过这个时候,都不等盛羽尴尬,就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了。

    楼梯口有一道身影从上面下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简单的行礼箱,那笔挺的身姿和莫文宇真的有七分相似,当莫文宇看到下来的莫永年快步走过去,就听到莫永年到“你不要劝我,我们都这么大年纪了,离婚莫家会蒙羞,不过同住一个屋檐下我担心自己会被恶心死,就这这样吧,我以后就住单位了,这里留给你们母子吧。”

    “爸爸,您是我爸爸,我和琴琴等会也要回去单位,我们有自己的小家,嗯,我已经申请了,我想要和琴琴在一个地方生活,这样放假我们就能像正常夫妻一般,所以我要去f省了,只是对不起爸爸,您怕是没有机会当爷爷了,如果您不嫌烦的话,我们会考虑收养的,等我们折腾好了自己的事情,就去看您。”莫文宇急切的接着莫永年后面的话开口。

    这是一种立场的表示,也是对这个父亲的认可,莫永年心理多少还是平衡了一点,至少这个自己养育了多年的儿子,不像那个女人那般的--无情,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莫永年的眼眸中多少还是存在这一些审视和判断,最后还是化成了老父亲的一声欣慰。

    到“行,你看着来就行。”

    话落莫永年就好似觉得这里,真的是让他再也无法忍受了一般,提着自己的行礼不在浪费时间,快步的离开,很快的屋子外面就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声音,随着汽车轰鸣消失,就留屋子里面的仨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还真的不晓得要如何把控自己的表情情绪了。

    而楼上的于文静,原本是真的被施玉珍折腾的不轻,可是蛊族还就有这个本事,将人折腾了,你还看不出她哪里不对劲,就有那种我就是让你痛苦难受,我还就让你说不出来的味道,可是今天原本才刚过去的痛苦时间,原本她想稍微的喘息一下的,也好留点精神去看看楼下那个女人,如何的嚣张法。

    这是自己的地盘,她还真的容不得有人来做什么,只是也就这稍微可以腾空的一点让自己恢复精神的时间段,却偏偏的被自己那不知好歹的儿子给闯了进来,闯进来就算了,还开口就说他要一个孩子,他凭什么要一个孩子啊,如今顶着这样的头衔,他好意思要孩子,只是她如何都没有想到,儿子好似知道了好多,自己不准备让他知道的事情。

    并且他还用这些消息来威胁自己,可笑的是,这么些年过去了,自己竟然还真的就收到了威胁,被自己的儿子威胁逼迫,最后不得不自己亲口将一些,当年不齿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原本是想用此来安抚住儿子,至少要给自己一些时间来,将这乱七八糟的事情给捋顺了。

    可是事实打人脸啊,她原本是想要用过往,自己的无比用心来打动儿子,争取儿子同情可怜自己当年的无奈,可是谁知道啊,谁知道,几十年都白天不回来家里的人,居然会在今天突然的出现在房间门口,还好死不死的将他们母子的对话给听了一个全面,她从来不觉得莫永年对于自己是什么要紧的,可是今天看到莫永年的眼神,和他身上的气息,她的心竟然没来由的慌乱成一片了。

    这个当年自己看不上,可是为了生存,嗯,为了过上人上人的好日子,自己到底还是算计攀附,最后成了她如今赖以生存的男人,今天竟然第一次对自己动粗,想到他问自己要解药时候的凶狠,于文静的手,还是不自觉的附上自己的脖颈,此刻窒息感好似还在一般。

    捏着手心中,莫文宇还给自己的解药瓷瓶,她感觉自己是真心要疯狂了,想到莫永年离开时,不但从自己手里拿走了,蛊毒的解药,还用那般狠厉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文静的心就愤恨和慌乱到不行,这个男人凭什么,凭什么啊,自己是算计了他的婚姻,可是这几十年里面,他又是如何对自己的,他凉了自己几十年,他真的以为自己很有理了,如此对待一个女人,难道他就不觉得亏心吗?

    自己当初的一个错误,她已经付出了一辈子的时间来惩罚了,他到底还想要怎么样,难道他真的要自己丢了这条命他才算是满意吗,不不不,他不是觉得自己做错了,而是他这么些年都没有忘记施玉珍那个女人,今天他的愤怒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算计了施玉珍而开始失去理智的,他恨自己,很自己不该算计施玉珍那个女人。

    想到施玉珍于文静的心就越发的愤恨抑郁难以宣泄了,放在胸前的手,也捏的有些颤抖了起来,所以当莫文宇一脸歉意的看着欧阳琴的时候,就听到了来自楼上一声非常愤怒的声音,随着那声啊的声音而来的就是,沉重且急促的脚步声,三人立刻就看到了,快速出现在楼梯口的于文静。

    赤着脚,衣服也是褶皱不堪,头发很显然也才从床上起来是什么样子,此刻就是什么样子,她是连伸手整理一下都没有的,于文静就这么站在楼梯口行,抬眼快速的用那狠厉的眼眸扫过了一楼下的全部情景,很快的有一抹大家没有看到的情绪,从于文静的眼里浮现消失,她--没有看到莫永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