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将加冕为王- 第五十二章 送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空痕鬼彻 书名:我必将加冕为王
    在多次尝试都无果后,拼命想要将路易·贝尔纳弄到手里的埃纳雷斯终于放弃了。

    更准确的说,其实是绝望了。

    随莱昂·弗朗索瓦而来的一万八千图恩大军中,除了他竟然没有一个人意识到将一个来自帝国的重要公国继承人攥在手里,对眼下的图恩意味着什么,又能在将来带来多大的转圜空间,多么丰厚巨大的利益。

    他们都看不到!

    从贵族到骑士,一个个在看见克洛维人愿意在战利品和俘虏赎金上做出巨大让步,就欢呼雀跃,开心的不得了。

    他们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克洛维人宁可放弃这些眼前的利益,也要把路易·贝尔纳攥在手里。

    甚至就连阿尔卡德伯爵,自己的兄长也开始劝自己,既然克洛维人愿意做出让步,那么事情就可以到此为止了。

    到最后也只有莱昂·弗朗索瓦还愿意和他并肩作战——虽然目的和想法完全不同,莱昂完全没意识到路易·贝尔纳的价值,他就是单纯想让自己的好朋友能安全的回到家乡。

    于是在路德维希以弗朗茨家族的名誉担保,绝对不会令路易·贝尔纳遭受任何伤害之后,单纯的莱昂小少爷也没有了抗拒下去的想法。

    埃纳雷斯彻底绝望了。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兄长阿尔卡德伯爵说的其实是有道理的——就算真的能扣下路易,远在西线的帝国除了一点点物资援助和不知道何时能赶来的援军外,又能多大程度上保护就在克洛维家门口的图恩?

    一旦做出选择就再无余地,这大概就是小国的悲哀吧…埃纳雷斯感慨道。

    至于名义上路易·贝尔纳这个俘虏的所有者,安森打从一开始就对他的去留问题没什么兴趣;倒不是因为自己根本插不上手——这也是真的——而是无关紧要。

    趁着养伤的这几天有时间,他把后方补给线送来的《王国忠诚报》全部看了一遍;虽然上面内容重复度过高,某些言论已经有发展成“梗”的趋势,但还是有一点点参考价值的。

    比如前天是“克洛维再次取得决定性胜利”,昨天是“打破了帝国不可战胜的神话”,今天的还没看,但大概率是“失败只是暂时的,克洛维已取得战略上的绝对优势”。

    这些看似自说自话的内容道出了某个事实——圣徒历九十九年,帝国趁克洛维冬季准备不足而发动的突袭,已经逐渐有转型为长期战争的清香。

    九十九年冬天的突袭让克洛维猝不及防,对帝国同样要付出巨大的成本和代价;没能在迅速攻克取得战果后结束胜利,还要把战争拖下去,证明这一次帝国是真的输不起。

    试探和冒险全部失败后,想要长期维持战争打消耗战的帝国,战略层面注定是保守的,因为他们没本钱激进了。

    因此帝国是否会在伊瑟尔战败,七城同盟之一倒戈的前提下进军晨曦山脉以南,只在于他们是否有过这方面的战略规划,以及可以动员的预备军。

    想要用一个公国继承人逼迫帝国改变战略规划,未免也太一厢情愿了。

    圣徒历一百年五月二十日,后勤物资和补员陆续抵达鹰角城。

    这也是鹰角城开战后,南部军团接受的第一次,很可能也是最大的一次后勤补员;路德维希私下和安森透露过他得到的消息,眼下西线战事紧张,克洛维城则在经历去年冬季后最大的用工荒…短期内,人力使用已经到达一个上线。

    因为南部军团仅用不到三十天就攻下了鹰角城,极大的刺激了陆军、王室和枢密院的情绪,克洛维由上至下对伊瑟尔的战争热情空前高涨,才很勉强的凑出了这一次增援。

    一万五千名后备军——主要成分是地方征召兵,一部分复员老兵,以及从某些东部要塞抽调的后备兵力,直接让兵力仅一万出头的南部军团战力翻倍!

    看到胜利希望的陆军和枢密院,终于不再将这个征召兵组成的军团当成某种扔出去的弃子,开始慷慨大方起来。

    除了士兵,更重要的还有大批中下级军官——包括毕业生和部分平民军官,事务官——参谋,行政,财务等,专业技术员——高级炮长,绘图员,军医官等。

    这批补员一到,原本残缺不堪,顶着军团头衔实则只有勉强两个步兵师规模的南部军团,终于拥有了“军团”的体量。

    “所以我们分到多少了?”

    睡醒的之后刚刚用过早餐,安森就迫不及待的朝走进门的卡尔·贝恩问道,注意力完全在对方手中的花名册上。

    自从他受伤之后,风暴师的行政工作都是他和小书记官负责的。

    盯着黑圆圈的卡尔打了个哈欠:

    “呃…怎么形容呢…比没有强;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兴奋的安森渐渐失去笑容。

    刚从病床上坐起来的身体开始一点点躺回去,面无表情的抓着被子边缘,缓缓提到脖子以上。

    “军官一百二十人,差不多能凑够新组建的三个步兵团和几个师直属连队;有几个刚毕业的军校生愿意在您这里混个文职,算是能把后勤的架子撑起来了。”

    卡尔翻了翻那个没几页的花名册,又补充道:

    “哦,还给您找了两个医生和四个助手,以后风暴师也算是有军医了;炮兵连的话有一个老炮长愿意加入,但上了年纪而且军衔太低了,所以要拿两份薪水,没问题吧?”

    “为什么就只有这些?”安森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

    “这也太少了!”

    “没办法啊,谁让风暴师是个刚组建的征召兵团呢,谁让我们的副司令大人不姓弗朗茨呢——那些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才,谁愿意跟您这种前途无亮的长官混日子?”

    “您啊,您就配带我们这帮渣滓,炮灰,背黑锅的,丢了铁饭碗的,刚毕业就失业的,去和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卡尔半嘲讽半自嘲的笑道。

    安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

    哪怕拥有弗朗茨家族的支持,风暴师依然是个“没编制”的征召兵团;在这种注定没什么前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解散的部队供职,要么是为了利益,要么是为了混个好看些的履历,日后晋升时容易些。

    既然如此,那是追谁总主教亲儿子路德维希进军伊瑟尔,打一场威名赫赫的伊瑟尔惩戒战;还是跟着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安森·巴赫,去七城同盟“开辟第二战场”?

    对军事学院刚毕业的毕业生,究竟哪个更有前途…他们已经用脚投票了。

    “总之你尽快把花名册过一遍,没什么问题的话就赶紧趁他们反悔之前签下来,整编完成后就尽快南下,抢在南部军团之前开拔。”卡尔将名单递给安森:

    “补给线的事情有我和艾伦·道恩处理,你安心养伤就行了。”

    “多谢。”

    安森点点头,接过名单草草翻了个几眼,右手伸向床头桌的钢笔。

    “对了,还有件事。”

    卡尔突然开口道:“您那位莱昂小表弟让我来‘探望’一下病情,要是伤势好些的话,能不能和他一起去送送某个人?”

    “谁?”

    安森刚抬头,就立刻反应了过来。

    “路易·贝尔纳。”卡尔开口道:

    “枢密院的人已经到了,他今天就要启程,前往克洛维城。”

    ………………

    鹰角城要塞,北城门下。

    早早在此等候的莱昂·弗朗索瓦看到安森走来的身影,眼神先是一喜,旋即又突然不太高兴的将头扭了过去。

    “您居然骗了我。”

    安森的表情有些尴尬。

    “路易说您和他早在雷鸣堡的时候就认识了,并且也是那次败在了您的手中——他还将您称为他一生的宿敌,但是并不恨您。”

    小莱昂又是崇拜,又是幽怨,又是嫉妒道:“明明是这么好的敌人和朋友,为什么您一开始要说不认识呢?”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不太能拿捏准你是不是在趁机试探,挖我和南部军团的底细了——要再当时就让你们知道,我这个“南部军团副司令”之前就是个小小的步兵团长,更之前连团长都不是,还能那么顺利就让你们图恩乖乖结盟?

    安森紧抿着嘴角,目光躲闪,一言不发。

    莱昂死死盯着他的表情,紧皱眉头思索数秒,眼神中突然冒出精光:“啊!难、难道说……”

    “难道说您是不希望通过贬低好友的方式,以此来提高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因此才宁可撒谎也不愿多提及的吗?!”

    安森·巴赫:“……差不多就是这样。”

    “果然,我就知道一定是这样!”小莱昂激动道:

    “不过其实您也无需如此——只要是亲眼看见您创造奇迹的人,都不会对您的实力有任何怀疑;当然我也明白,这个世界上势利眼和只在乎血统的家伙有不少,但我们弗朗索瓦家族绝不是这样,我们弗朗索瓦家族……”

    就在两人还在交谈时,一队克洛维步兵正押着路易·贝尔纳朝城门方向走来;周围的士兵和军官们看到他们,非常自觉的退到了两边。

    安森望着已经看见自己的路易——这位在鹰角城地牢内待了好几天的禁卫军团统帅,除了身上的衣服稍微有些脏了外,起色依旧没有任何的萎靡。

    他不像他的兄长那样杀气腾腾,也不像路德维希那样走路永远都像笔直的步枪;他就那么从容的站在那里,沉静的眼神和清秀面孔下的微笑,就自带某种令人自愿对他低头的气质。

    停下脚步的路易朝莱昂招招手;年轻骑士偷偷瞥了眼身侧的安森,确认他表情没有异样后便主动上前。

    两人聊了一阵,面色微变的莱昂迟疑了一阵,最终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城门,只留下安森和路易还留在原地。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会来送我。”路易笑得很淡然:

    “说实话,一直以来我都很彷徨——我知道我们算是敌人,但不知道还算不算朋友。”

    “这话应该我说。”

    安森的嘴角抽搐了下:“而且不要误会,坚持要来送你的人是莱昂,我只是陪他一下。”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克洛维的军队会一鼓作气的进攻伊瑟尔的王庭吗?”

    “这么重要的情报,你觉得我会告诉伊瑟尔禁卫军团的统帅和艾德兰公国的继承人吗?”

    “有什么关系——我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伊瑟尔精灵王国了,你觉得赫瑞德陛下会听从一个败军之将的建议吗?”

    “那我也必须小心点,毕竟克洛维和帝国还没分出胜负呢。”

    “既然如此那就像雷鸣堡时那样,公平交换吧。”

    路易依然不以为意,对着安森轻笑道:“我可以告诉您一个有关帝国的重要军事情报,您再视情况决定是否要告诉我,怎么样?”

    “在去年突袭战失败后,帝国就改变了战略方向,将重点从一点突破转为全面压制;而为了彻底压倒克洛维,就必须斩断克洛维的生命线。”

    生命线…安森挑了挑眉毛:

    “你说的是殖民地?”

    “在我出发之前,曾经收到过家里——也就是从艾德兰公国寄来的一封信。”路易微微颔首:

    “帝国的北海舰队已经在艾德兰港口落锚,上面满载能武装至少两万人的武器,准备送往新世界的长湖镇;哦,那里距离冰龙峡湾挺近的。”

    话音落下,路易不在多言,默默注视着他。

    目光闪烁的安森陷入了迟疑,差不多半分钟。

    “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正在经历的这场战争并不简单。”安森开口道:

    “并不仅仅是伊瑟尔与克洛维的矛盾,里面还有别的东西。”

    “这我当然知道,说是克洛维和伊瑟尔,其实还是帝国和……”

    “不是帝国!”安森抢断道:

    “和帝国没有关系——就像之前的雷鸣堡之战那样,它也并不简简单单的,只是帝国和克洛维的战争而已!”

    路易面色一变,震惊的眼神中似乎隐隐猜到了什么。

    安森主动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无比严肃的看着陷入沉思的路易:

    “回去的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