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农门- 第103章 梦境(2)十更求票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箫九六 书名:锦绣农门
    梦境未完。

    阿绣去了临江最大的那间绣坊,直到晌午也没离开,直接在这边用饭休息。

    管事绣娘专门为她安排了房间,跟岀来那些婆子、车夫之类,也都在外面的小院歇息。

    杜妈妈在外间坐着品茶,吩咐下人们退去门外不要打扰小姐休息。

    而此时,离绣坊不远的一处石桥旁,阿绣一身丫鬟装扮,身披墨绿色斗篷,垂着头正跟着杜娟快步离开。

    “小姐,那人住在北郊河边的一艘烂鱼船上,我听那小乞丐说,他在那边已经好几年了,脸上的伤跟跛了的脚从一开始就是那样。”

    从绣房到北郊河,两人走了近一刻钟的样子才到。

    这里一片矮屋深巷,是闲杂人等的聚积地。

    杜娟去到的时候便有几个小乞丐端着脏兮兮的空碗向她跑过来。

    她手里捏着铜板,对那几个小乞丐问道:“我让你们看的人呢?”

    原本推推嚷嚷要挤前面的几人听见这话停了来,其中一人小声说道:“不在了。”

    “不在?什么意思?我不是让你们看好他吗?”

    “不是跑了,是死了。”

    死了?

    杜娟回头跟阿绣对视了一眼,捂着狂跳的心口问道:“怎么死的,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几天,掉河里淹死了。”

    “不是掉下去的。”一个小点的乞丐悄声说道:“我见到有个人将他推下去了。”

    无家无亲的乞丐,死了也就死了,翻不起任何风浪。

    可杜娟跟阿绣此时却想到杀人灭口。

    那郎中的尸体早已经被打捞起来给衙役扔进了乱葬岗。

    很多人都见到他死了,这消息不假。

    从绣坊那边回到何家,阿绣整个人都是呆呆的,根本回不过神来。

    “小姐,小姐,二夫人过来了。”

    杜妈妈将她推醒,阿绣起身,理了理发髻去门口迎接。

    毛氏带着一大群丫鬟婆子,下人们手里抬着箱子跟织布所用的木具,看样子是要给阿绣这边使用。

    “姨母。”

    阿绣上前见礼,刚弯下腰手臂便给毛氏抬了起来。

    “你这孩子,还跟我客气什么。”

    毛氏笑道,握着她手向屋内而去。

    已过而立之年的毛氏美貌不减,眉目之间跟阿绣她娘还有些像。

    曾经阿绣很喜欢她的这张脸,看着莫名就有一种亲切感,此时的她只觉内心发寒,莫名厌恶。

    两人去到房中,毛氏看了一眼上茶的杜娟,对阿绣问道:“我记得你身边有几个丫鬟已经到年龄了,可有想过配人或是让她们归家?”

    阿绣啜了一口茶笑道:“正想说这事儿,紫桐跟红梢两个丫头都大了,打算这几日便放她们归家。”

    毛氏点头,“那两人是你带过来的,如何处理你自己看着办便是。”

    她又扫了眼杜娟,像是想起什么又道:“杜娟这丫头不是也到年龄了,她跟了你这么久肯定舍不得放走,不如我在府中挑个管事,为她促成一桩姻缘。”

    阿绣端茶的手一顿,随即笑道:“这事情……”

    “小姐,小姐。”一直在旁边的杜娟噗通一声直接跪到阿绣面前,“小姐,奴婢不嫁,奴婢要一辈子伺候你。”

    阿绣一阵感动,赶紧将人扶起来道:“我知你忠心一片,也是舍不得你的。”

    “姨母。”她转头,眼眶红红的,“杜娟的事情,晚点再说吧。”

    毛氏点头,叹息道:“难为她有如此想法,终归是你的人,你自己决定就好。”

    “嗯。”阿绣压了压眼角,又问拿过来的织布架做何用。

    毛氏叹道:“你也知道织纱衣的作坊在纤绣行手中,我们手里的人目前还没有领悟其中要领,这事还得你来摸索摸索。左右蚕种已经找到了,可别浪费了这次翻身仗的机会。”

    阿绣的神情有些恍惚,跟着叹道:“姨母,家中针谱下落不明,当年我太小了,羽裳纱衣除了见哥哥跟母亲织过几次,并没有学到什么。”

    “这事情我也知道。”毛氏握住阿绣放在桌上的手,向是要给她力量,“可是现在除了你也没有别的人可选了,最近辛苦一下,看能不能摸索通透。”

    阿绣沉默,毛氏又道:“放心,当初我说过这些绣坊都是卓家的,等你成亲,姨母便作陪嫁让你带入夫家。”

    毛氏目光炯炯,阿绣点头道:“好。”

    作为卓家人,她不能让那些手艺在自己手中失传。

    三个月时间转瞬即逝,阿绣手里的纱衣还没有多大突破,何景澄却带来了一件近乎完美的织品。

    那纱衣轻薄如翼,呈在阳光下流光溢彩,边角处还有一些刺绣,用的也是卓家独传针法。

    “表哥,这东西从何处而来?”

    “平阳一带。”提到这事何景澄有些懊悔,也有些气愤道:“我们的蚕丝才刚出便被人学了去,看来杨掌柜就在那边,还将针谱拿出来跟人合作想要打压我们的生意。”

    “表哥,你怎知是杨掌柜?”

    很显然刚刚那句话是他的猜测。

    “除了他手里的针谱,谁还能有这本事?”

    “姚姚,我打算再去一趟,等找到那杨掌柜,非将他碎尸万段。”

    何景澄混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戾气,阿绣的手莫名一抖,安抚道:“表哥不可,我还很多事情要询问杨掌柜,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这人不能动。”

    何景澄认同般点头,话峰一转便道:“是我冲动了,等抓到人,我交予你发落。”

    阿绣松了一口气,“表哥,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成,你不适应那边的水土,这事交给我去办便好。”

    何景澄很快走了,隔日便启程去了平阳,只可惜这一次又是空手而归。

    人没有找到,他只查到纱衣出自一家叫万兴的绸庄,那东家姓曹,不是什么大人物,却在道上有人。

    他将手艺跟绣坊藏得很紧,根本没人知道他的东西从何而来,只知道他有一个了不得的绣娘。

    等江南的几家大族追查来路之时,这人的绣楼已经挤身江南一带富贾之地。

    新冒出的刺头如雨后春笋,收割巨额利益的同时也给曹家带来了灾祸。

    在这次斗争中,阿绣听闻曹叙的两个儿子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