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白日非梦我- 第一百三十八章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杀鱼少女 书名:青天白日非梦我
    张扬喜欢的这个姑娘,跟简亦心里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

    张扬本身是特别外向开朗的性格,简亦以为他看上的姑娘,应该也是个笑容甜美,一笑起来,就会有两个好看小酒窝的甜美姑娘。

    但是这个姑娘,却是个这个年纪里不太多见的理智冷静型。

    姑娘叫秦怡。皮肤是好看的暖白色,丹凤眼的眼尾微微上挑,高挺的鼻梁上还有一颗浅浅的小痣,不太会笑,安安静静的。

    张扬忙前忙后紧张的不行,姑娘接回来之后,他手心的汗就没退下去过。

    可姑娘却只是淡淡的坐在一边,听大家聊天,被提问到了,就规规矩矩的回答,简单明了。

    张扬时不时递过来杯水或者递过来点零食水果,她想吃就会说声谢谢,不想吃就会直接拒绝。

    但是听见童以州在一旁开她和张扬的玩笑时,又会低下头,悄悄的脸红一下,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简亦觉得这个姑娘,真的是可爱极了。

    为了不影响到第二天张扬的比赛,程肃没有批准晚上的欢迎会。

    晚上,大家随便找了家餐厅吃晚饭,而大聚会只能被推迟到了张扬比完赛之后。

    吃饭间,程肃的电话响了起来,是短信。

    低头一看,温如染的名字。

    短信的内容很简洁:

    赵未生从东南亚坐黑船出港,可能会在新加坡沿途下船,警方已布控。

    程肃将手机放在桌面上,几个人齐齐围了过去。

    “这次希望警方能抓住赵未生,如果这次再让他逃了,之后再找人,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了。”

    几个人齐齐的抬头看向说这话的人,居然是丘森。

    张扬抬手就给了丘森一个后脑勺。

    “你小子,吃瓜吃的套路挺熟啊。”

    丘森捂着脑袋傻笑。

    “你这几天都快要把这个圈子的历史普及完了,我听的可认真了,基本全都记住了。”

    几个人又齐齐的看向张扬,张扬稍稍尴尬了一下。

    “那个。。。。。无聊嘛。。就找个话题瞎聊呗。”

    吃过了晚饭,众人直接回酒店休息了。

    明天的练习赛在上午十点开始,三场不同排量级别的练习赛结束之后,下午紧接着就是排位赛,节奏很快,对车手体能的要求也很高。

    简亦给张扬准备了一个香薰灯,里边加了点舒缓疲劳的薰衣草精油。

    但是张扬出了简亦和程肃的房间,捧着香薰灯,转身就跑到秦怡的房间借花献佛去了。

    程肃八卦的扒着房间门的猫眼,咬牙切齿的说到。

    “你看我说什么了,这小犊子,转身就去了,一点犹豫都没有。”

    简亦坐在沙发边上,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偷笑。

    “你怎么这么爱操心,他这不是第一次谈恋爱么,难免的想要多表现表现。”

    程肃转过头,看着沙发上的简亦坏笑。

    “你不也是第一次谈恋爱,我咋没看见你对我这么积极呢。真的是世风日下,我当初比赛的时候,你怎么没给我准备助眠的香薰灯,也没嘱咐过我这么多话。”

    简亦叹了一口气。

    “我想说了啊,你当时不是。。。”

    话说一半,简亦突然老脸一红,说不下去了。

    程肃小跑着一屁股坐到了简亦身边,一把将人拽到了腿上。

    “我当时怎么了?嗯?”

    简亦伸手推了他一把。

    “你别闹,我叠衣服呢。”

    程肃一把扯过简亦手中的衬衫扬起手就扔了出去,他提起还穿着今天买的新裙子的简亦,抬腿就往浴室走。

    “还特么叠什么衣服,老子有非常严肃的问题,要跟你深入交流一下。”

    “诶你干什么,赶紧放我下来。”

    “放你下来,我就不算是个男人。白天要不是人太多,我特么。。。。”

    第二天一早,简亦差点睡过了。

    好在她定了两个闹钟,否则可能就要错过张扬的练习赛了。

    昨天程肃算是彻底脱了缰,简亦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就算是程肃能熬住,自己也快要散架子了。

    最近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是犯困睡不醒,似乎来了意大利之后,这时差就没倒过来。

    此时,程肃已经在卫生间洗漱了。

    简亦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走到卫生间门口。

    “你怎么不喊我。”

    程肃正在刷牙,嘴里全是泡沫,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看你睡的特香,合计让你再睡一会。”

    简亦走进卫生间,拿了牙刷挤上牙膏,也开始刷牙。

    “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么能睡,而且还不做梦了。”

    程肃继续刷了两下,随后一愣。

    “卧槽,你不会是要下崽吧。”

    简亦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又抬手捶了他一拳。

    “你还有点正经的没。”

    程肃赶忙将嘴里的泡沫吐掉,转身搂住了简亦的肩膀。

    “不是不是,我嘴刚才秃噜了。我说正经的,你不是怀孕了吧?”

    简亦眨了眨眼,随后扑哧笑了一下,喷了程肃一脸牙膏。

    “怎么可。。。能。”

    程肃抹了一把脸,穿着拖鞋拽起外套踉跄着就跑了出去。

    刚一出门,正好碰见了刚晨练回来的童以州,俩人撞了个顶头碰。

    童以州一米八几的大个儿,好悬没被程肃撞飞出去。

    “卧槽,你这是干什么?在走廊百米冲刺?”

    程肃一边跑一边给童以州竖了个中指。

    “赶紧起开,别耽误老子当爹。”

    “当什么?爹?”

    童以州尾音刚落,程肃马上接了一句。

    “爱。”

    还没等童以州再回击,程肃那边已经冲进了电梯。

    后知后觉的童以州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突然瞪大了眼睛。

    什么?

    当爹?

    他看了看简亦那间紧闭着的房门,心里翻江倒海。

    这种感觉,他形容不太出来。

    就算他早就放弃了对简亦表达自己的感情的想法,也早就放弃了心底最深处那个要不要试试的这个念头。

    他正在努力的朝着一个坐怀不乱蓝颜知己的朋友形象靠近。

    可这他妈的是什么晴天暴击。

    童以州觉得自己真的是全天下最可怜的人。

    第一次心仪的姑娘,心里爱着程肃,然后死了。

    第二春爱上的姑娘,依然还是爱着程肃,然后当孩他娘了。

    童以州狠狠的踹了一脚自己屋的房门。

    “程肃,我操你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