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后本来不想谈情说爱- 79 谢谢你,不曾真正离开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萧晓筱潇 书名:重生之后本来不想谈情说爱
    云珊盯着那双墨黑深邃的眼睛,里面总是有她看不透的强烈情感。经历了两辈子,她终于懂了几分那到底意味着怎样的执着。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主动回答起自己先前羞于启齿的那个问题,“陌卓意,你问我,为什么会喊你的名字……”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从前我害怕你,可是后来,我感觉害怕的时候,总能想到你,你以前带给我的只有恐惧,可是后来你可以为我驱散恐惧。”

    他再坏都舍不得让她受到一点伤害。他太想拥有她,近乎偏执,而失去她,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所以,我不害怕。”云珊的眼眸闪着灿烂的光彩,如同装满了漫天繁星,她依旧有几分羞涩,“我说过的话一直算数呀。”试着喜欢,一直都算数的,只是你自己太混账了,需要给点惩罚而已。

    下一刻,她的世界地转天旋。云珊惊呼一声,瞬间脸颊绯红,捶着他肩膀,“陌卓意,你发什么疯,不许这样抱,快放我下来。”

    陌卓意笑得大胆肆意,“珊珊,你怎么这么好啊。”好到他无比庆幸。

    他是个坏蛋,而她这样乖巧。他是个谎话连篇的大骗子,而她永远信守承诺。谢谢你,不曾真正离开,不曾彻底放弃我。

    八月的山风惬意,张维岳回过头,遥遥望去。山青水秀,花开遍地。他轻轻啧了一声,空气中都是甜甜的味道。

    张维岳不由腹诽:真他妈受不了,对我那么凶,对你的小宝贝就恨不得捧在心尖上。不过骂归骂,半晌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陌卓意说要告诉云珊真相。提起这个,他的神情严肃起来,“记好了,我和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他摸摸她柔软的头发,“不是你的便宜哥哥,知道了吗?”

    站在旁边的罗书新嘴角一抽,心里很想骂人,这是最重要的吗?!

    可是这件事在陌卓意看来,非常重要。他以小人之心揣度,如果以后云珊不让他碰,这层关系难免会成为正当理由。

    云珊愣了一下,乖乖点点头。“程婶跟我说,当年我妈妈有个还没来得及结婚的男朋友,就是他对吗?”

    男人此时刚刚醒来,浑身无力,闻言死死盯着云珊。

    陌卓意颔首,“是他,不过邓雅不是你妈妈。”

    云珊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满脸的难以置信,惊讶地看向陌卓意。

    陌卓意不可抑制地扬起嘴角,心情特别好,偏偏还要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季楷是你的堂兄。”

    罗书新一脸无语,陌少您能不能不要再和哥哥这个身份杠下去了!你到底是有多介意、多小气!

    云珊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系,所以她是季家的人?那对据说感情很好却因为意外双双离世的夫妻,其实是她的父母?她脸色苍白,“那我和谢雨涵……”

    “不是亲生姐妹,谢雨涵是你爸妈收养的。你爸叫季杰,是季家的二少爷,是位年轻有为的科学家,你妈妈叫谢韵秋,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陌卓意把这半年来查到的所有资料全部拿给云珊看,一个久远又匪夷所思的故事呈现在她面前。

    季杰念研究生时,是个品学兼优的学霸,他的初恋是邓雅。那时邓雅才上大学,朝气蓬勃,活泼俏丽,人人都羡慕她有这样一个出色的男朋友,邓雅自己也很满意。

    但是邓雅不知道,季杰和任曼是青梅竹马。任曼喜欢季杰,仔细一查,才发现巧得很,竹马的女朋友竟是自己的表妹,当年未婚先孕的小姨的女儿。

    任曼冷笑,她嫉妒又不甘心,季杰一直拒绝她,却喜欢她的表妹。

    任曼找到了被抓住的这个中年男人霍荣,年轻时的霍荣正如楚楚奶奶所说的那样,十分英俊。

    霍荣十分喜欢邓雅,无奈邓雅已经有男朋友。

    那一代人思想保守,并不像现在这样观念开放。任曼对霍荣说,季杰那么好,要是不用点计谋,邓雅和季杰不可能分手,要是邓雅跟你牵扯不清,那她就不能再和季杰在一起了。你拍几张亲密照片,季杰知道邓雅“出轨”,肯定会提出分手。

    谁知霍荣拒绝了,他是真的喜欢邓雅,不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伤害她。

    任曼被拒绝也不气恼,霍荣不帮她,她就自己动手,下了药把邓雅送到了一家酒吧。

    邓雅中途清醒过来,立刻打电话向季杰求救,谁知电话一通,还没等邓雅说话,季杰冷淡的声音传来,“有实验,别闹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那时的邓雅心灰意冷,她绝望地意识到季杰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喜欢她,季杰和她在一起,只是在走人生正常的程序,恋爱、结婚,而他的心中最重要的只有事业。

    好在霍荣及时赶来救下了邓雅。霍荣没有碰她,小心翼翼给她把衣服穿好。

    邓雅哭得歇斯底里,她去质问季杰,季杰沉默许久,向她道歉。邓雅最终还是决定分手,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爱她。

    邓雅后来去找任曼算过账,可是苦于没有证据。任曼笑吟吟地否认了一切。

    殊途同归,那一年季杰和邓雅如任曼所愿分了手。

    霍荣对邓雅很好,邓雅渐渐有些动心。霍荣年轻英俊,哪怕不如季杰有钱聪颖,但胜在真诚勇敢。那年过年的时候,邓雅把霍荣带回了老家。

    而另外一边,任曼虽然成功地让季杰分了手,但是招来的却是季杰对她更深的冷淡与厌恶。

    半年以后,季杰直接结了婚。结婚对象是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姑娘,叫谢韵秋。

    任曼被家里安排联姻,嫁给了陌家当时的少爷、后来的家主,头年就生下了陌卓意。

    任曼以为,她的婚姻没有爱情,而季杰也不爱谢韵秋,他们都是不幸的,可是后来她发现季杰爱上了那个温柔美丽的姑娘,不再像对邓雅那种可有可无的态度,他对谢韵秋爱如珍宝。

    任曼闹过,也使过些阴险手段,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哪怕陌家的家主还算喜欢她。她对季杰,已经到了一种心魔的地步。

    然而季杰把谢韵秋保护得很好,他从事的科研工作机密危险,外界都不知道他有妻子,只有怀有疯狂执念的任曼知道。

    婚后多年,谢韵秋没有怀孕,季杰和谢韵秋一起领养了个女儿谢雨涵。季杰研发重大项目的那一年,他们迎来了意外的惊喜,云珊出生。

    那个项目牵扯甚广,为了逼迫季杰把重要资料交出来,他们决定绑架季杰最重要的人威胁。那伙人并不知道谢韵秋的存在,于是绑架了季杰的初恋邓雅,为了增加筹码,一并把任曼也绑了。

    陌家势力不容小觑,那伙人不敢轻易动任曼,再加上任曼巧舌如簧,他们犹豫了很久,决定把任曼放了。

    任曼看了眼角落里的邓雅,轻描淡写地提醒道:“季杰最重要的人,可不是我和邓雅,而是谢韵秋。”

    任曼一个人平安离开,既没有帮邓雅报警,也不会通知季杰危险。

    那伙人仔细一查,果然发现了谢韵秋,原来不止有妻子谢韵秋,季杰还有两个女儿!

    谢韵秋连同还在襁褓的云珊,一同被抓了过去。而被认为没有价值、又不能放的邓雅,已经被折磨得很惨。

    邓雅那时二十来岁,因为想进演艺圈,所以与霍荣婚事暂时没有定下来。可是现在,能救她的只有霍荣。

    邓雅试图联系霍荣,被监守的人发现了,想要干脆杀了她。她在挣扎中,打翻了地下室的蜡烛。天干物燥,等到发现时灭火已经来不及。

    一片烟雾中,邓雅看见了季杰全身湿漉漉地冲进来,径直去找谢韵秋。

    那一瞬在火海之中的邓雅特别想哭,时隔多年,原来她仍旧无法释怀。季杰曾经为了他的实验工作放弃她,现在却为了另一个女人奋不顾身。

    邓雅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季杰没有看见她,她也没了力气再站起来。

    火势迅速蔓延,谢韵秋护着女儿,她打不开铁门,绝望地等待死亡。季杰赶到时,她已是泪流满面,让季杰先把女儿带出去。

    铁栏的缝隙可以送出一个婴儿,却无法让谢韵秋通过。季杰死活不同意,红着眼睛砸锁。

    谢韵秋突然说道:“外面还有一个姑娘,我听他们说她叫邓雅。”她被烟雾呛得不断咳嗽,“咳咳……你先带女儿走,也救救邓雅,她是无辜的。”

    季杰一愣,他不知道邓雅也在这里,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可能就是邓雅了。

    季杰最后咬着牙,抱起婴儿跑了出去。他把孩子放在外面,扭头就去救邓雅。她伤得很重,被季杰抱起时,已经昏了过去。季杰把她往赶来的霍荣怀里一塞,就又冲进了大火里。

    而这次,他再也没有出来……

    霍荣烧伤了半张脸,抱着邓雅逃离了火场。

    邓雅再醒过来时,耳边是婴儿的啼哭,那栋关押她的牢笼,已经火势冲天。

    邓雅并不知道是季杰把她救出来的,她死死拉着霍荣的衣角,意识已经开始涣散,“我恨他们,我恨他们!我恨任曼,我恨季杰!”

    她伤得太重,肺里又吸入了大量烟雾,她活不成,到底还是慢慢失去了气息。

    霍荣扭头看了眼哭声越来越虚弱的婴儿,想要一把掐死她,颤抖着手试了很多次,最后还是抱着她离开了。

    任曼还好好活着呢,怎么能让她一个人逍遥快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