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冠军侯- 第四十八章 陶恭祖设局谋曹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田氏代齐 书名:三国之冠军侯
    陶谦这一手玩的可是相当漂亮了。他来给曹操找麻烦,首先便纠集了一帮小弟给他摇旗呐喊。

    盘踞在泰山的臧霸、吴敦、尹礼、昌豨、孙观等人虽然见曹操势大,暂时降服,可毕竟没有遭受过毒打,自然对曹操没有太多的畏惧感,加上陶谦许下的报酬实在丰富,这些人便开始动摇,倒向了陶谦。

    乱世之中,可谓是有奶便是娘了,倒也不能说臧霸等人无耻,毕竟还有这么多张嘴等着吃饭,他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就眼前来看,还是陶谦许下的让好处更让人心动。

    最绝的是陶谦暗中鼓动下邳人阙宣起兵造反,竟然还自称天子!这一下可真是犯了大忌,无论汉庭多么虚弱,这个时候仍然是这天下间最合法的统治者,这些各路诸侯就是再厉害,也仍然是大汉天子的臣子,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而陶谦暗中鼓动了阙宣造反,却将其驱赶进了兖州便再也不管了,一副任由曹操处置的样子,这就给曹操添了不少麻烦,你说他要是去管这阙宣,傻子都知道陶谦会趁虚而入,但你要说曹操不管,那这大汉朝兖州牧的威严何在?

    至于说分兵而去,照着陶谦的想法,无疑也是给他送菜而已,这次他可不仅拉拢了泰山诸将,便连公孙瓒屯住青州的刘备、单经二人也已经答应了配合行动,这一次陶谦可是自认为给曹操下了个必杀之局!

    陶谦可不是演义中那无能昏聩、老迈不堪的形象,慈眉善目的老人家也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个人从小就行事张扬,心中但有不满,无论是谁都敢硬怼,时任三公的张温就被陶谦卷过面子,当时这陶谦可还是张温的直系下属,其刚强可见一斑。

    .....

    初平四年,无论对曹操还是天下来说,都是波澜壮阔的一年。

    关东诸侯终于正式的撕破脸了,再也不顾及当年的同盟之义,全部开始大打出手起来,天下间再起刀兵却也不知最终到底谁才是得利者?或者说是一个都没有.....

    曹操在收到鲍忠的线报之后,直接从雍丘取道济阴返回了山阳郡,并将贾援一起给带走了,至于整个陈留郡的防御与恢复生产,便全都交给了夏侯惇和刘晔来处理。

    在曹操看来,夏侯惇作为守备大将还是合格的,而贾援冲锋陷阵同样也是一把好手。

    此时他这手下可没有太多能用的人才,毕竟觉得水桶能装多少的水,永远都不是最高的板子能够决定的,而是取决于最低的板子。

    曹操的顶级文臣武将自然是都是天下少有的人杰,但基层官僚却是比较缺乏的,为什么说袁术、袁绍兄弟二人可怕,恰恰就在于袁氏四世三公,有无数的基层官僚供二人取用,这也正是袁术被曹操一顿胖揍之后还能快速崛起的根本原因。

    曹操自己也是无奈,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自然将贾援、夏侯惇二人给往死里用了.....

    贾援这经历了一场大战,还未曾缓过劲来,便又被“曹老板”给抓壮丁一般带走了,没得奈何,只能乖乖的领了军令。

    本来贾援还待吐槽几句,只是见曹操疲惫的神色,却是再也说不出口了。是啊,曹操作为整个兖州的操盘者,这十几日来所承受的压力只怕比他们这两位守城之人更加的巨大,毕竟他的一言一行不仅关乎着自己的生死,还关乎着无数依附于他生存的人的生死。

    他这短短十几日的时间辗转兖州、豫州大地,外人看上去风光无匹,百战百胜,看到曹操都要道上一声:“曹兖州好生威风。”但是个中苦楚却是只有曹操自己知道了。

    贾援当下只得沉默着叫虎豹骑整队,准备跟随曹操出征,旁边两位军司马史涣、马延二人也是默不作声,抱拳一礼之后领命而去。

    过了不到盏茶的功夫,曹操便见到了贾援集合起来的这支精锐骑兵部队,脸上才算有了点笑容,看这些骑卒脸上的杀气,锃亮的甲胄,便知是一只虎狼之师。

    看着这支自己手下的强兵,曹操难得在公众场合夸赞了一下自己手下的部队。

    “真乃雄壮之师也!果然不负虎豹之名!”

    “为主公尽忠!杀敌!杀敌!杀敌!”

    众人给曹操的回话便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宣誓,果真是士气如虹。

    看着这支名为虎豹骑的部队,曹操越发的满意了起来,心中也是起了心思,忽然转身笑着对贾援说道:“伯济,此番出征,你便为我中护军吧!如此勇士当在我帐前听用!”

    “诺!”

    贾援自然是并无不妥,曹操的中护军也便是曹操的宿卫了,此时曹操身边的禁卫各有典韦、许褚二人统领,贾援领了中护军,倒是又和这二位熟人聚到了一起,当下贾援便去寻二人叙旧去了。

    ........

    一路无话,曹操率着轻骑步卒共两万人,星夜兼程,赶赴了山阳郡,仅仅只歇息了一日,留了荀攸总览兖州政事,又带着郭嘉为军师祭酒,便启程奔赴了任城国。

    此时整个兖州泰山郡的形势已经很严峻了。由于臧霸等人反复,泰山全郡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陶谦算是其中最大的一股势力,提兵三万屯驻在博县,臧霸等人则是尾随其后在其余县中屯扎。

    不过这些人的态度却是十分的暧昧,并没有摆明了车马要与曹操放对,只是守住几处泰山郡的要冲,颇有些坐山观虎斗的样子。

    而这些在泰山郡盘踞的势力中,最积极的就要当属阙宣了。

    这个人敢自称天子,胆量自然是不差的,甚至可以说是胆大包天,而且家中也算是小有资产,在这兖州、徐州两处都有产业,可称的上一声“大豪”。

    他聚众数千中,大部分都是他家的僮仆,自然都他的命是从,而且这人不仅胆大包天,还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竟然直接打出了“天子”的旗号,一时间倒也忽悠了不少人。

    这个人倒也不是白白凭着一张嘴在忽悠,倒也干出了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这厮竟然带着人去“封禅”泰山了,底下的愚民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加上阙宣在自己的“封禅”仪式上搞了些独有的蒙人门道,一时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的,倒是让不少人认为他是“真命天子”。

    古人也都“不傻”,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哪个收益更大自然不言而喻,于是本着“眼见为实”的准则,大家都想当个从龙功臣,阙宣竟然短短的时间内由几千人发展到了上万人的部队!

    而这也助长了他的野心,毕竟陶谦可是答应他了,只要能够出兵兖州,击溃曹操,那他能够抢下多少的地盘,到最后都会与了他做奖赏。

    阙宣自然是知道陶谦也是在利用他,他也没有“号称”的那么狂妄,此时他的手中尚有大军陶谦还正眼看他几分,没了这些人马自然啥都不是。但他何尝又不是在借陶谦的虎皮呢?

    平日里他自然是不敢与曹操放对,可是此时背靠着陶谦、臧霸,而且这曹操还刚刚与袁术一场大战,必然内中虚弱,阙宣若是连搏一搏的勇气都没有,也不配刚刚一起事就敢自称“天子”了!

    于是,阙宣自然成了东出泰山攻略兖州的急先锋!

    这点恰恰就符合了陶谦的预期,且就在陶谦观望之际,曹操的反应也让其大喜。

    你道怎的?

    这曹操竟然真的没有分兵,而是亲提主力直奔阙宣而去,陶谦立时知道,自己的机会到了!

    ......

    “传令琅琊相萧建,立即带领所部人马出兵济北!并给这泰山贼首领臧霸传个号令,我知道他不想正面与曹操开战,但只要他能把部队开到樊县一带,无论此战是否功成!我陶恭祖都要保他一个正经的两千石出身!”

    陶谦在听到曹操出兵直奔阙宣之后,自然是一番迅速的部署,他和这个人十分擅长借势!让萧建出济北国的也有着他自己的目的。

    陶谦这是在告诉盘踞青州的刘备、单经二人,我陶恭祖已经出击了!曹操已经尽入了吾等算计之中,尔等还不快快出兵!

    陶谦觉得以自己和公孙瓒的默契来看,公孙瓒在青州势力的定然会出兵助自己一臂之力。至于臧霸,此时已经上了“贼船”,这个时候若是想要下船,只怕为时已晚了。

    安排好了各处事宜,这陶谦便亲起自己所部三万精兵,在大将曹豹的带领下奔着东平国而去,意图直取兖州腹心,给曹操致命一击!

    .....

    曹操这边仍然是马不停蹄,经任城国取到直取阙宣所部!他不是不知道若是前来阻击阙宣,会造成后方空虚,给陶谦可乘之机!

    但正如陶谦所料,曹操也是没有办法,他为兖州牧,此时又时领豫州,但即便官位再大,那也还是大汉的官,既然有人敢妄图自称“天子”,那他这个天子的打手不去教训一下,如何说的过去?

    但曹操也不是对陶谦就是束手无策了,面对陶谦的阳谋,他也自有其破解之道。战阵厮杀,奇谋用险固然能够取得奇效,但是大部分战役的胜利还是靠的堂堂正正之兵!

    .....

    “报!主公,探马来报,那阙宣领着两万人马,已经到了任城,此时正在旷野处列阵,等候我军决战!”

    曹操听了前方军报,哑然失笑。

    看来这阙宣是当真把他当成“实力虚弱”的软柿子了啊!

    面对阙宣近乎于挑衅一般的排兵布阵,曹操自然是不能退缩,此时他身侧有贾伯济、许仲康、典韦这等天下绝强的武士,又有“虎豹骑”这等生平仅见的骑兵,你让曹操凭什么害怕退缩!

    此时,唯战而已!

    大军一路前行,堪堪到得午时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阙宣军阵。

    这阙宣见曹军远来,一路卷起满天的烟尘,队形也不甚整齐,甲胄之上尽是浮土,便连旗帜都不再招展,心中大喜,暗道:“好你个曹孟德,劳师远遁之下竟然还敢正面与我对敌,今日便叫你好看!”

    .这阙宣在徐州起势的时候也胜过几阵官军,还算是有些本事,小时候也读过几天兵书,自然是知晓“半渡而击”的道理,此时曹操远来,立足未稳,正合此中真意!

    当下阙宣也不顾及战场规矩了,长枪一指,朗声喝道:“左右将士,与我...不与朕趁伪朝军队立足未稳之际,杀光他们!”

    随着阙宣一声令下,其麾下士卒爆发出了震天的喊声,向着曹操军杀去,竟是士气如虹。

    曹操这厢看的清楚,见那阙宣一应仪仗器物,竟然真的都与天子等同,此举简直可称的上是胆大包天,不知为何,曹操只觉得心中怒气冲天,眼眶泛起阵阵红光!

    贾援头一次见到曹操如此愤怒,从小到大曹操即便是生气也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即便是荥阳兵败,几近必死之地,都没有丝毫沮丧,但却不知道为何见了这阙宣竟然这般恼怒!

    “贾伯济!许仲康!典韦!你三人不要在我身边护卫了!我要此人的头颅!此人的头颅,今日便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贾援立在马上骇了一跳,曹操此时神色竟然真的有一种择人而噬的感觉,似是要把阙宣生吞活剥了都不解恨的感觉。

    贾援哪里还敢怠慢,丝毫都没做停留,当即打马而出!

    而许褚、典韦二人也都不是话多人,见贾援已经开始冲锋起来,当即也跟随着大部队向前冲锋,一时间数千铁骑冲击起来,气势如虹!

    阙宣这等乡间地主可从来没见过骑兵结成阵势冲锋,本还以为左右不过是人骑在马上跑的快些,他也是见过十几名骑士杀敌的,哪里有这般声势?

    本以为顶天就是骑在马上的步兵,却没想到这次他可是大大的料错了!

    这支他认为远道而来,疲惫不堪的军队,在刚一交手的时候便漏出了自己的獠牙,好家伙,这是扮猪吃老虎啊,还是头野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