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宠兽超级凶- 第五十一章 共生(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饮马望秦川 书名:我的宠兽超级凶
    从电梯里走出,邵子峰的身影出现在一个小巷子里,巷子狭小却不老旧,墙壁上每隔十余米就有一个路灯。

    看着完全陌生的巷子,邵子峰心中不禁感慨,这平台的进出口还真是四通八达啊。

    “借过。”

    就在邵子峰四处打量环境时,一个压低着的嗓音从背后响起,听上去一个年纪不大的男青年。

    “不好意思。”邵子峰让开一人多宽的空间,带着歉意的微笑侧过身。

    借着小巷里昏黄的路灯,能看到来人高高瘦瘦,身上披着一个宽大的黑色风衣,显得极不合身,右手抓着领口将领子竖起,遮住了大半个脸,压的极低的鸭舌帽遮住了上半张脸。

    他轻嗯一声,头也不抬和邵子峰擦身而过,脚步匆忙,行走间左臂不自然的摆动着,一抹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邵子峰鼻尖。

    邵子峰心生警惕,身体一紧,握着‘藏锋’的手指节有些泛白,下意识做好防御姿态。

    那个高瘦的人影身形顿了顿,微微侧头扫了邵子峰一眼,随后快速消失在幽深的巷子里。

    邵子峰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头发似乎是银色的?

    接着自嘲一笑,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搞得自己都快神经衰弱了,世界上哪有随便碰到个人都是坏的。

    如果真是那样,也太非了。

    再说,在这个世界,受一些外伤是很寻常的事情。

    将刚才那人抛之脑后,他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这几天太累了。

    看了看手机导航,邵子峰撇了撇嘴。

    从电梯出来的位置处于南坪区和北新区的交界处,这里离家很远啊。

    ......

    “喵~”

    刚打开门,一道白影就窜了过来,讨好的用身子蹭着邵子峰的裤腿。

    球球闻喵而动,球视眈眈的盯着白猫的,这个讨厌的小标砸。

    邵子峰蹲下来撸了白猫两下,白猫微眯着眼,发出舒服的呼噜呼噜声。

    趁机看了一下白猫的状态,已经变成了健康,邵子峰思忖一下,决定今天夜里将白猫送回它主人那里去。

    虽然自己很喜欢它...的手感,可是终究是别人的家庭宠兽,对大多数家庭来说,家庭宠兽就是家庭的一分子,倾注了太多的情感。

    将心比心,如果自己失去了球球。

    想到下午的无助和彷徨,邵子峰更加坚定了将白猫送回去的决心。

    又检查了一下白头鹎和土狗,白头鹎伤势有所好转,可目光依旧麻木呆滞,安静的站在笼子的横杠上,不吭不响。

    土狗倒是活泼不少,看到邵子峰欢快的摇着尾巴,就想跑过来和他亲热亲热。

    这时,它感到自己被一抹不怀好意的目光盯上了,身体僵硬的抬起头,看到某球似笑非笑的表情。

    赶忙夹起尾巴嗷嗷连着跑回自己的狗窝,蜷缩在窝里瑟瑟发抖,原本它站立的地方留下一滩黄色的水渍。

    邵子峰哪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奈的笑了笑,把怀里抱着元素卵的球球放到自己的床上。

    邵子峰将‘藏锋’和所谓的【太古息壤】放在了电脑桌上,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好知道离自己【太古息壤】如此之近,元素卵又激动了,整个卵都开始颤抖,断断续续的发出亮光。

    “哧溜~”

    激动的元素卵瞬间熄火,安静的被球球抱着,静美和谐如画。

    邵子峰没有理会两个小家伙,将‘藏锋’拿到了手里,细细打量。

    古朴黝黑的刀鞘大约有七十多公分,宽五公分,表面包裹着一层鱼皮,有多处磨损,刀鞘上刻有藏锋二字,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有鎏金留下的痕迹,可惜年代久远,已经看不太真切。

    握住长柄,缓缓抽出刀身,发出轻微的摩擦声,雪亮的刀身闪过一抹寒芒,倒也没有像下午时拔不出来。

    了解到‘藏锋’的作用后,邵子峰心里一直在琢磨着除了长期养刀当做杀手锏外,怎么样才能在释放过刀芒后,最大化的利用‘藏锋’的优势。

    在房间扫视一圈,眼前一亮,发现了合适的试刀石。

    将球球鱼缸里的假山搬过来放在桌子上,这假山差不多二十多公分高,上面都是凸起的小石块。

    邵子峰抽出唐刀,双手持握,目光锁定在假山上。

    “嗤”

    一团火焰附着在他的双手,灼热的火焰使刀身迅速变红,赤红刀身周遭的空气都发生了微微的扭曲。

    “喝”

    邵子峰一声轻喝,双手握刀狠狠的对着假山砍下去。

    “喀嚓”

    一阵火星飞溅,假山上被崩掉了小指甲盖大小的凸起,刀锋却不能寸进,卡住了。

    费力的将刀拔出,假山上留下一道略微泛黑的刀痕,邵子峰微微摇头,也不气馁。

    紧接着邵子峰将‘藏锋’刀鞘拿在手上,唐刀入鞘。

    左手按着刀鞘,右手握着刀柄,催动火元素。

    一抹红芒在他手上一闪而逝。

    邵子峰浑身一颤...

    一种酥麻的爽感游走全身,努力忍着不发出声音,片刻后,才恢复过来。

    邵子峰瞥了球球一眼,怪不得它这么沉迷道刀鞘。

    灌输了和刚才差不多的火元素,邵子峰深吸一口气。

    右手发力拔刀,轻微的助推感传来,刀身迅速从刀鞘中被弹出,借着这股推力,邵子峰挥刀斜切,刀刃上有一抹微不可查的红芒流转。

    “嚓”

    平滑的切入声微不可闻,一块三公分左右的凸起被轻松斩掉。

    邵子峰看着平滑的切口,心中一喜,自己这个想法果然可行,巧妙运用的话,可以大大弥补了唐刀在实战中的弊端。

    唐横刀诞生于战场,在千年战争中逐渐演化定型,和扶桑刀为了追求伤害最大化的演化理念不同,可以说扶桑刀是唐横刀的一个分支。

    唐刀是直刀,前面是折锋,这种东西,在劈砍重甲的时候十分好用,但是在砍上拖拉扩大切口的时候相当不好用。

    而扶桑刀则恰恰相反,使用的是略弯曲的刀,锋刃弧形,这就决定其在扩大伤口时的巨大优势。

    而有了‘藏锋’的加持,邵子峰手中的唐刀不仅强化了破甲的能力,切入后更是能可以轻易的拖拉扩大伤口。

    唯一的缺点就是,每砍一刀都需要重新入鞘养刀,战斗节奏会变的非常慢,有时或许会很被动,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将唐刀入鞘,邵子峰决定从明天开始,不光要跑步健身,还要加上唐刀劈砍训练,以备不时之需。

    将藏锋扔给球球,正抱着元素卵偷瞄的球球心中大喜。

    一爪抱着藏锋刀柄,一爪抱着元素卵。

    刀柄上传来的那种熟悉的酥麻感...

    “哧溜”再舔一口元素卵。

    球球觉得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秃,呸,最幸福的犰狳蜥。

    不理会沉迷享乐不可自拔的球球,邵子峰又看向了电脑桌上所谓的‘太古息壤’。

    用手戳了戳这个神似奥利给的东西,就像戳在了一团果冻上,‘太古息壤’被戳的有些颤颤巍巍。

    趴近闻了闻。

    诶?

    竟然没有任何异味,甚至还有些草木的芬芳。

    不死心的盯着奥利给看了一会,他始终不愿意相信自己穿越的金手指真的很辣鸡。

    可现实再次给了他沉重的一耳光,余光里的几个小蓝点依旧不为所动。

    呵,屑金手指。

    ……

    邵子峰有些一筹莫展,从元素卵的反应来看,这个东西极有可能是个好东西,可是他心里有些没底,不敢贸然给元素卵使用,毕竟是一个有可能孵化出五星品质宠兽的元素卵,万一给玩坏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思虑再三,邵子峰一咬牙,从满是幽怨的球球怀里拿过元素卵,他决定搏一搏,会所嫩…。

    一副生无可恋的元素卵,动也不动,认命了似的默默的等待被舔。

    咦?

    没有舔哎?

    元素卵反应过来,发现身边换了一个人,瞬间,元素卵各种委屈的情绪扑面而来,邵子峰带着温和的笑脸,准备安抚安抚小家伙,给它带来老父亲一般的温暖和关爱。

    就在这时,元素卵又传来了一股渴望的情绪…

    “钱...钱钱...”

    老父亲邵子峰脸色一黑,面无表情的直接将它放在了奥利给上。

    自生自灭吧,你这个贪图金钱的小鬼,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想是这么想,邵子峰的内心戏一直都很丰富,可真的放在奥利给上,他还是很担心的。

    双眼紧紧的盯着元素卵,一有不对立刻将它抱走。

    一秒...

    两秒...

    ......

    一分钟。

    就在邵子峰等的不耐烦时,元素卵突然发出朦胧的绿光,点点散落的绿色光点,闪烁着微光,如星辰一般,围绕在元素卵四周,接着飘落在下面的胶质物上。

    元素卵上的绿光越来越亮,下面半透明胶质感的奥利给慢慢变成了淡绿色,像是活了过来一般,伸出一个个迷之触手,将元素卵包裹在其中。

    此时,邵子峰眼中的蓝色小光点,也终于开始了旋转。

    包裹着元素卵的胶质物发出的绿光,越来越亮,盖住了日光灯的光芒,给整个房间都铺上了一层绿油油的色泽。

    球球感受到空气中充满了木系元素,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用尾巴遮住头,团成一个球,沉沉的睡去。

    白猫的眼中倒映着绿色光泽,发出细微的喵喵声,整个猫跟吸了猫薄荷了一样瘫倒在地。

    白头鹎眼中少见的出现情感波动,麻木黯淡的眼中闪现出不一样的亮光,僵硬的身体也略微放松,将头插进翅膀下,闭上了干涩的眼睛。

    土狗…土狗早就露出肚皮,张着狗嘴吐出舌头,哼哼唧唧的不知道梦到了啥。

    就连邵子峰都觉得自己身体轻松了不少,连日来几场战斗中的暗伤在慢慢恢复,眼中的蓝色光点旋转的也越来越快。

    这时…

    一阵夜风吹拂,仔细观察着变化的邵子峰一缩脖子,转头才发现窗户没关,连忙转身关上窗户,拉上窗帘,这个动静闹得有点大了。

    依照他谨慎的性格,绝对不会允许任何可能给他招惹麻烦的事情发生。

    等做完这一切,邵子峰有些无语,自己余光里的蓝色光点此时像是咸鱼一样,静静的悬浮在那,一动不动。

    ???

    我要你有何用啊?

    360°无死角扫描就这么困难的嘛!非得正面对着你才工作!

    真的是,这个金手指太磨人了。

    等邵子峰的目光重新放在胶质物上,蓝色光点才像活过来一样,再次疯狂的旋转起来。

    “嗡~”

    一阵强烈的绿光爆发,邵子峰连忙闭上眼睛,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砰砰~”

    他隐约听到四周传来生命的律动声,黑暗的视界里,无数绿色的光点在黑暗中舞动,仿佛在勾勒着什么图形。

    不知过去了多久,光点勾勒出的图形仿佛一副绮丽的画卷,缓缓展开画轴在他面前呈现出一个美妙的世界。

    一头由线条勾勒的巨鹿,高贵神骏,身形修长又充满了力量感,头顶巨大鹿角如同一颗大树,在同样由线条勾勒出的山间漫步,犹如山野之中的精灵一般。

    邵子峰痴迷的目光追寻着它的足迹,在巨鹿经过一颗参天古树时,突然消失再也没有出现。

    邵子峰心中有些不舍,想要追过去看看,可他就像是被定住一样,动不了分毫。

    “嘻嘻~”

    这时,参天古树后面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容,声音稚嫩娇气,悠扬婉转,有些空灵。

    还不待邵子峰认真倾听,一个散发着朦胧微光的线条人影就朝他扑了过来,扑向他的同时身形不断变换,又仿佛是一只巨鹿朝他奔来。

    “轰~”

    在巨鹿的尖角刺入他额头的瞬间,眼前的黑暗如玻璃一般破碎,线条勾勒的山川河流也统统消失。

    邵子峰一脸的惊疑不定,回忆着刚才看到的一切,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比如那头巨鹿神俊的形象就如同刻在他脑子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可那个发出空灵笑声的女孩,如同迷雾,看不真切。

    突然,一股强烈的既视感扑面而来,鹿…女孩…

    刚才那个特么的不会是…有着混子之称的“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