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相思煨红豆- 第七十六章 夏云泽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暮秋望雪 书名:一枝相思煨红豆
    叶蓁蓁是个倔脾气,既然这护灵珠吞都吞了,不找到那个人她誓不罢休。

    陆七小时候跟着叶蓁蓁四处寻找恩人,后来大一点便被父君扔到众位姐姐的府上修习去了。

    虽然在陆七当时幼小的心中隐隐觉得父君是嫌自己碍事,便一脚将他这个大功臣给踹了,可他除了滚快点,又能如何?

    景昭魔君从没想过叶蓁蓁能找到那个人,若是那人投胎转世,早已变了模样身份,根本不可能记得前世之事,何况投胎这件事,还有可能投成猪马牛羊、鸡犬鱼虫之类,不管叶蓁蓁怎么寻找,都不可能找得到的。

    除非那人也吞了护灵珠,可那护灵珠,世间只有一枚,已经被叶蓁蓁吞了。

    叶蓁蓁有她的执念,景昭魔君不阻止她,只想就这样陪在她身边,不管多少世,护她周全。

    只是谁能想到在这一世,在青岚城,叶蓁蓁会找到那个人,而那人竟然和那一世长得一模一样。

    令陆七更没想到的是,那人竟是小枝的师父。

    陆七看夏云泽的眼神,便有些复杂了。

    看娘亲这态度,这恩不报了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可这人她也救过了,并且为了给他治伤,搬到这竹舍来精心伺候了数月,还没报完恩情吗?那到底要怎样,才算报恩?

    难怪父君会打翻醋坛子,娘亲看那夏云泽的眼神里,尽是怜惜,陆七在心里叹息一声。

    当真要如父君所说的以身相许?他陆七第一个不同意,他上头那些姐姐们也不会同意。

    只是小枝的师父三十年前就下山了,为何眼前这男子看上去最多也不过三十来岁,驻颜有术?

    对了,青荇仙君说小枝是仙身,那她的师父,应该也是一位仙君了,或许他和小枝一样,被施了禁咒,所以看上去只是一介凡人。

    若他是仙君,不知会不会反对小枝和自己来往?

    毕竟仙魔不两立,据说三千年前,就是因为韶辰魔君与木槿仙子相爱,从而引发了仙魔之战,波及各界,后果惨烈。

    夏云泽也看向了陆七,叶蓁蓁曾提起过她这个儿子,自然也知道陆七是魔界少主,不过这青岚城人不多,妖魔却是不少,倒不值得大惊小怪。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小枝竟和魔界少主走到了一起。

    他隐隐有些头疼。

    她这是什么运气?三千年来头一次下山,就被魔界少主给看上了,这也就算了,可他们竟然是两情相悦的。

    小枝啊,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地寻找师父?

    几个人各怀心事,倒是半晌无话。

    小枝激动之余,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师父,你可见到白棠叔叔了?”

    夏云泽手上顿了顿,看了她一眼,放下青瓷茶盏,道:“他也下山了吗?”

    小枝点了点头,白棠叔叔竟还没找到师父,难道和郁兰夫人那一架,受了伤?

    小枝将白棠和郁兰夫人打架的事简单说了,夏云泽皱起眉头,叹道:“那狼崽子怎么还和以前一般冲动?”

    小枝不知白棠以前是如何行事,但听到他和别人打架的时候,小枝也觉得他那一把年纪,真的是有些冲动了。

    也不知他与郁兰夫人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用得着一见面就开打。

    叶蓁蓁见众人又沉默了,开口道:“小枝啊,既然你师父就是夏大哥,不如你也搬到这里来住吧,马上过年了,大家在一起也热闹些。”

    “嗯?”小枝还沉浸在白棠的事情里,听到叶蓁蓁的邀请,慢半拍地看向陆七,我们不是昨天才搬的家?

    见小枝正要回答,陆七咳了一声,抢先道:“娘,你怎么不问我要不要来这里住?”

    叶蓁蓁道:“你不去见见你父君?”

    “自然是陪娘亲过年更重要。”陆七心道:昨天才刚见过,并且被灌了一肚子苦水。

    叶蓁蓁白了他一眼,道:“你哪里是要陪我过年,是想陪着小枝吧。”

    陆七对小枝眨了眨眼,倒不否认。

    “这不是我的屋子,你得问过夏大哥是否同意你来。”叶蓁蓁看了一眼夏云泽,对陆七说道。

    夏云泽端起茶盏抿了口茶,温和地笑道:“只要你不嫌弃这小院简陋,房间倒是正好还空着两间。”

    陆七赶紧拱手谢道:“多谢师父,不敢嫌弃。”

    嗯,不是不嫌弃,是不敢嫌弃。

    这两位长辈,可都是不能得罪的主。

    小枝见陆七这般说话,想来是有他的打算,当下便不再开口。

    可她很快就想起白茴茴还在青岚城,若是自己和陆七搬来这里,她却在叶府住着,怕是不合适。

    小枝道:“师父,我还有一位朋友,能不能也住过来?她是女孩子,可以和我住一间房。”

    夏云泽看着小枝,这个久居深山的孩子,倒是很能适应山下的生活。

    看来离开了自己,她也能生活得很好。

    算起来,这三千年,自己又陪伴了她多少日子?她不也活得很好。

    有些人生来就像野草,不管扔在哪,都能肆意生长。

    夏云泽思绪翻涌,片刻后才点头道:“小枝的朋友,自然可以住进来。”

    当天下午,三个人便又大包小包装了满满一马车,风风火火地从叶府搬进了这竹林小院。

    白茴茴甚至自告奋勇地接管了厨房重地。

    因为找到了师父,又在这里暂住了下来,小枝便将小黑和棒槌放了出来,让它们在院子里活动,一如在回龙山那样。

    小白留在叶府养伤,白茴茴临别时很是难过了一阵。

    夏云泽看到在院中撒欢的两只祖宗,眼皮却是跳了跳,小枝怎么把它们也带出来了?

    自此,这个冷清的山脚院落里,也热闹了起来。

    不过,叶府的上空,又弥漫起了一层阴云……

    夏云泽此次没来得及赶到回龙山,据说是被人暗算了,身负重伤,若不是恰巧被叶蓁蓁和景昭魔君遇到,捡回一条命,只怕小枝就是再找上十年百年,也找不到他。

    总之,小枝寻了近三个月,总算是寻到了师父。

    即便睡了一觉,她还是觉得恍如云里雾里,这也太不真实了,怎么就这么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