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戏命- 第五章 线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不喝茶的芋头 书名:何以戏命
    警方派了专业人士下井将两具尸体背了上来。

    两具尸体的衣服都已经开始腐烂,尸体也开始全面腐烂,这说明这两具尸体的死亡时间不会太短。

    但是由于尸体的腐败,面部特这也无法识清,这对于辨认身份的难度无疑是雪上加霜。

    “和案子没关系。”张何以伸出手看了看这两具尸体,由于长时间的腐烂,尸体上的皮肤非常‘柔弱’,张何以轻轻摸了摸,便也留下了一些痕迹。

    “先让法医解刨鉴定一下吧!”何深看着眼前的这两具尸体,不由皱起了眉头,长时间的空气氧化,使得这两具尸体冒出来的气味异常刺鼻,但是张何以却视而不见一样,根本不受一丁点影响。

    “致命伤在脑袋上,是用类似于扳手、铁锤一样的东西敲击,也就是说,明显的他杀。”张何以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尸体,在两具尸体的头颅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伤口。

    随之一旁的方叶赶紧将张何以的话记录了下来。

    “查一查附近有没有失踪的人口,把尸体拿去让法医仔细检查一下吧。”张何以初步探查了一下尸体,便起了身。

    破案并没有想的那么神乎其神,更多的是耐心搜查证据,像《柯南》、《包青天》这样的神剧,基本上就是浓缩版,把所有重要的证据都集中在了观众面前,现实的破案,往往都是几个小时或者几天找到一个关键性的证据。

    两具尸体,男女各一具。

    张何以初步断定是一对夫妇,因为在两具尸体的食指上分别戴着一个样式差不多的戒指,戒指是铁的,并不值钱。

    两具尸体的口袋有翻动的痕迹,并且掉落在深井周围的男性钱包里面还剩下几张面值较小的纸币。

    谋财害命。

    几乎所有人的脑海里都浮现出了这四个字。

    “喂?”

    就在所有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张耶稣接到了赵屠夫的电话。

    “有几个行为不正常的人?”

    “我明白了,到时候面谈!”

    张耶稣挂掉了电话,眼睛里满是戏谑,按照屠夫的话来看,基本上案子差不多也就可以正式入手了。

    “有进展了?”何深看着张耶稣沉思的样子问道。

    “差不多了。”张耶稣点了点头,“卖肉的跟我说,最近确实有一个女人行为有些不正常。”

    “我们马上出发!”何深赶紧点点头,这个案子差不多已经成了何深的心病,听到有消息,何深便直接带着张何以坐上了车。

    坐在车上的张何以不慌不忙的点起了一根烟……只是烟还没有抽完,何深便载着张何以和方叶来到了万达广场。

    刚到广场,躲在角落里的赵屠夫便对着他们招了招手,随后非常小心的左右打量了一下,仿佛是害怕有人跟踪一般。

    跟着赵屠夫七拐八拐,走进了一家酒楼的包厢之中,关门之前,赵屠夫还将头探出去打量了一翻。

    随后非常小心的从自己的胸口掏出了一叠照片,这一叠照片里面有大头贴,还有合照以及一些比较模糊的照片,看得出来,赵屠夫收集这些照片也是废了很大的力气。

    “这是什么?”看着赵屠夫拿出来的这叠照片,何深问道。

    “嘘!”赵屠夫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随后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许久,确保没有人跟踪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你还怕人跟踪你不成?”张何以笑道。

    “江城就这么大点,要是下面的人知道老子赵屠夫给条子办事的话,搞不好你就得给老子烧纸了!”赵屠夫不满的说道。

    “行啦,知道啦!”张何以敲了敲桌子,“说吧,有那些消息?”

    赵屠夫将这些照片都罗列在了桌子上,“这些都是我打听来的最近有问题的人,大部分都是突然消失的鸡!”

    “看在皮匠的面子上,我还能再给你们免费提供一个消息!”

    “这些人消失之前,都和一个叫做王玉凤的女人接触过,而且,这个王玉凤喜欢穿红色的衣服。”

    赵屠夫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气有些撩人,熏的眼睛微眯。

    听着赵屠夫的话,何深和方叶都忍不住有些激动,穿红色衣服,不就是那个所谓的‘红姐’吗?

    “屠夫,这些人突然消失是什么意思?”张何以并没有关心所谓的王玉凤,而是自顾自的问道。

    “宿舍里所有的东西都在,但是人消失了。”赵屠夫点头回答道。

    “三十一个?”张何以细数了一下桌子上的照片,一共三十一张。

    “嗯,最早的一个是去年十二月份的,再往前就没人知道了,毕竟你也知道,做这一行的都干不太长。”

    在把自己知道的消息都说出之后,赵屠夫悄悄然的离开了酒楼的包厢,而何深则是看着面前的照片深思。

    方叶则是凭借自己的印象在比对停尸房的尸体和照片上的人,他已经发现了好几个相似的人……

    根据赵屠夫提供的照片,警方加快锁定了被害者信息的进程,dna库的不健全,不如通过照片比对身份证照片来的快速。

    而当警方锁定这些受害人的消息之后,通过各种渠道的调查,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这些被害者在消失之后,他们的银行存款都在其失踪之后被人领取,而在调取银行的监控录像之后,这些领取受害者存款的人,竟然是同一个人。

    这些消息的反馈,何深等人洞察出了一个极其可怕的推论:杀人劫财。

    就好像古代那些强盗一般,就是为了钱财而杀人,没有所谓的道德底线,人命在这些人眼里仿佛成了草芥。

    这些人去银行取款的方式极其熟练,并没有任何的慌张,目的非常直接,身上穿着遮掩严实的卫衣,带着鸭舌帽,为了防止留下指纹,还带着黑色的运动手套。

    此时的方叶突然想起张何以的话,想起他那洞察人性一般的可怕推断,他早就料到这些人是为了钱财而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