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的公主终成王- 第二百六十六章 有仇报仇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想静静的顿河 书名:漫威的公主终成王
    “噗!”高夫人往前疾冲两步,贝拉一剑捅死和老太太伤害共享的一名红衣忍者。

    这招非常阴毒,连破戒僧都扛不住,别说高夫人了。

    高夫人脚步踉跄,心口剧痛,差点摔一个跟斗,有些粘稠的血液顺着嘴角往下流。

    此时贝拉的动作也是快如疾风,提着鲜血淋漓的刀,再度施展法术,准备连接第二个伤害共享的忍者。

    这种招数在现实中高夫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但昆仑的古籍中有类似记载,武者们也专门开发出应对的方法。

    顾不上全力迎战会缩短寿命的事了,她把气运转全身,靠着更加深厚的功力,强行砍断了贝拉的灵能连接,把全身都包裹得极为严密,不让她的灵能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三五十年的功力做不到这种程度,但是四百年的功力是足够了。

    她把灵能连接挡在体外,而此时贝拉手中的刀离第二名忍者的心脏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了。

    第二名忍者被她在心脏处捅了个窟窿,哼都没哼一声就死了。

    “老狗,你反应很快啊!”贝拉试图再去制造灵能连接,可灵能刚刚发出去,就被高夫人体表的气阻断,对方防御得极为严密,急切间根本攻不进去。

    “法师?卡玛泰姬?!不对,倒像是那些巫医......”高夫人很恼火,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这种武者最烦的就是法师,因为不知道对方有什么手段。

    这次就是个鲜活的例子,上来刚交手,还没怎么着呢,她就吐了口血,受了点伤。

    别小看这一口血,她不是年轻人,吐出去的那不是血,那都是命啊!就这一下,至少少活十年。

    “巫医?你的见识还是不够啊。”贝拉笑得很明媚。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话到哪里都适用,高老太太的速度明显下降了一截,不再有之前那种锐不可当的气势了。

    她怕了。

    一个武者对付法系是很吃亏的,尤其是这个法系还做足了准备,那武者获胜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贝拉事先设计了好几种战斗方案,对各种突发情况都做了应对,现在的场景也在计划之内。

    不需要去和敌人硬拼,不需要靠着鹰眼视觉来死战,四百年功力?惹不起惹不起!我不和你打近战!

    她的手指对着空气遥遥划出一个符文,随后一点高夫人。

    一级法术,瘫痪暗示!

    这是暗示,不是伤害,体表的气再多也防不住。

    瘫痪暗示是心灵层面的一种欺诈,说起来可能也就比催眠术稍微高级一点,对年轻人几乎没用,从马路上找一个年轻人,你和他说,你马上就要瘫痪了,他肯定会说你是神经病,但是反过来,这招对于老年人就非常管用。

    这招可以说是欺负老弱病残的专用法术!

    高夫人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沉重至极,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轻响,身体内的气还在运行,可思想却有些昏沉,肌肉也在松弛和紧绷中快速切换。

    “该死!”高夫人的意识还算坚定,思维迟滞一秒后,就恢复了清醒。

    自己是老了,但还没老到走不动道的地步,自己还能战斗!

    她往前猛冲两步,贝拉第三个法术到了,还是欺负老弱病残的专用法术,在目标信念大为动摇的前提下,降低目标观察、搜索、聆听和五感敏锐程度的一个法术,分神术。

    一个武者的五感有多重要?眼睛没瞎,但是变成了近视,耳朵没聋,但听力不足平时的一半,这还怎么打?

    高夫人猛冲十余步,结果发现自己冲击挥掌的方向比贝拉所站的位置偏了整整两米。

    “死吧,老狗!”贝拉也看这老家伙不顺眼,属于看着就生厌的那种。

    几个辅助法术全部给她套上,各方面也被削弱得差不多了,她立刻换上自己最熟悉的攻击法术,心灵震爆,硬轰!

    高老太太被彻底打瘫,双方始终间隔着一段距离,她的精妙武艺和深厚功力还没来得及用,人就快不行了。

    不过她也算是有点本事,大脑眩晕无比,此时还能硬生生分出一丝精神,高喊道:“杀了她!杀了她!杀!!全杀了!”

    “嗖嗖嗖”破空声响起,诸多红衣忍者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的领袖有危险,一大堆飞镖、手里剑对着贝拉的方位猛射。

    一波远程武器打击,之后众红衣忍者完全没有惧怕之类的情绪,个个挥舞着刀剑,冲到她面前,要靠血肉之躯给高夫人逃跑争取时间。

    贝拉二话不说,夺过一名忍者的武士刀,反手割破对方的脖颈。

    之后她剑光缭绕,不退反进,用更加高明的剑术,一招一个,击杀这群红衣忍者。

    就像苇名一心觉得源之宫的武艺太花哨一样,她也觉得苇名流的武艺有点难看......

    在获得樱龙的传授后,贝拉现在最喜欢的剑术反而是源之宫於加美一族的武艺,华丽、漂亮,也能兼顾一部分杀伤力,其中还能添加一些法术,即使是死在她剑术下的敌人,也会承认这门剑术极美,这就行了。

    她还学习了阿凛的部分剑术,这同样是巫女、神官传下来的武艺。

    贝拉的武艺大致分那么几个阶段。

    最初刺剑要求的是凌厉,到后来学习诸多流派剑术的广博,再到苇名流的狠辣,她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剑术风格,那些海盗、刺客、武士的剑术都不适合她,神官、巫女那如同舞蹈一般的剑术,才是最适合她的,里里外外追求的就是一个美字......

    剑光带起道道白芒,红衣忍者纷纷死在她的剑下,而这时高夫人已经逐渐摆脱心灵震爆的影响,蹒跚着逃出去十多米远了。

    “和我拉开距离?那你不是死得更快?老狗,你太惜命了,你今天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贝拉忍不住发出一阵嗤笑。

    这家伙要是刚才跟着手下奋起一搏,说不定还有两分希望,可高夫人太怕死了,一点风险都不敢承担。

    “出来,小樱,报仇。”贝拉轻轻说了一句。

    樱龙从她的衣领处露出脑袋,目光复杂地看向高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