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夫君翻墙来- 第166章 一只小妾的诞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梅若可 书名:侯门夫君翻墙来
    到了给紫芙摆酒席的那一天,林正轩早早就从枢密院回了府。

    虽然没有拜堂的仪式,可林正轩还是怀着少年的心,好像第一次娶媳妇似的,内心无比激动。

    陈氏也不算吝啬,在紫芙的院里给她备上几桌不错的酒席,既成全了自己的贤名,也算给足了二爷面子。

    不管她内心真实的想法为何,在这些表面的地方,陈氏还算说得过去,她可不想落人口实,遭人诟病。

    紫芙没有娘家,便邀请了府上一些关系不错的人前来,共同热闹一番。

    除了老夫人和陈氏不方便出面,程烟云带着孩子、三小姐、苏姨娘、刘妈,素心,甚至林安和宋侍卫都来了。

    就连迷弟都被妙竹抱着,占了一席之地,加入了这份热闹。

    徐姨娘虽没有来,却派丫鬟提前送了礼,以表祝贺。这也是在向紫芙示好之意。

    总的来说,今日人不算多,可却把紫竹轩衬得热热闹闹。

    抬姨娘不比娶妻,是不能有正红色出现的。

    若是用了正红色就是对主母不敬,紫芙自然不会去触陈氏的眉头。

    再说林正轩重规矩,酷似老顽固的思想也绝不会允许她那样做。

    今日紫芙穿了一件淡粉色的绣锦长裙,腰上束着流苏佩饰,看起来格外俏丽。紫芙行走间流苏微微摆动,比平时的装扮略显成熟,还多出了几分风情。

    任谁都想不到紫芙竟是生过孩子的妇人。

    二爷今天回府很早,可却一直没有出现在紫竹轩。

    众人还在纳闷,按说二爷应该早早过来才对,怎么反倒落了个最后。

    就在大家翘首以盼之时,紫竹轩的门口终于出现了二爷的身影。

    但和往日不同,二爷没有平日里孔武的气势,军武气质下行路生风的飒爽英姿,反到能看出刻意掩饰过的扭捏与拘泥。

    二爷刚一出现,院里的人就忍不住笑出了声。不为其他,就因为今日二爷和紫芙一样,也穿了一身的粉色。

    只见林正轩此时穿着和紫芙同一面料制成的长衫,腰上也配着素色的流苏,显的温文尔雅,好似文弱的书生。

    虽然好看,可和二爷的气质实在不配。大家越看越想笑。

    怪不得二爷迟迟不肯出现,原来是不好意思。

    这服装是紫芙事先要求的,不穿嫁衣可以,但一定要穿套情侣装。

    虽然他不太知道紫芙口中的情侣装是什么,但也没有异议,就让紫芙去准备了。

    哪成想,看到的成品竟是这个。

    他在辰轩阁纠结了好半天,才鼓起勇气穿了出来。

    今天是紫芙的好日子,他不想让她不痛快,只好硬着头皮来了。就当是为她放肆一回。

    现在看着紫芙和大家一起笑,林正轩气得想冲过去好好教训一下这黑心的丫头,敢情她是成心让自己出丑。

    可穿都穿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洞房时再报仇吧!林正轩想着便坐到了酒席的主位上。

    “我代表紫芙敬大家一杯,今天紫芙的好日子,感谢大家的捧场。”

    林正轩纳过两房妾,这套词到是说的熟练。

    紫芙翻了个白眼,心中吐槽估计他每次说的都一样。可林正轩接下来的话,却让紫芙心中有了一丝暖意。

    “多谢大家以往对紫芙的照顾,她今天终于长大了,嫁为人妇。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办酒席,从此有她便够了。平日里府中规矩多,今晚我做主,紫竹轩无大小身份之别,大家尽兴,不醉不归。林安去把门锁上。”

    二爷话音刚落,林安就飞身把紫竹轩的院门关上,还落了锁,紧接着紫竹轩就爆出了兴奋的欢呼声。

    从来没看过二爷如此放松的样子。虽说不能承袭爵位,可他一直是临城侯府所有人的主心骨。

    为了侯府,他一直都表现得沉稳内敛,可一遇到紫芙,似乎从前掩去的少年性情都爆发了出来。

    程烟云看林正轩和紫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也很为她们高兴。二弟身边终于有了知心人,她和侯爷也就放心了。

    苏姨娘望着紫芙微笑的样子,也知道二爷才是能给紫芙幸福的人。她今后只要待在紫芙身边默默守护便知足了。

    林正玥则是带了画纸,吃饱喝足后就跑到一边画紫芙去了。紫芙今天这么美,就连二哥都做出巨大牺牲,为了配合紫芙穿起了粉色。

    估计这场景终生只此一次,她得好好把握。将来年老时,再让二哥和紫芙看看画作回忆自己当年的青涩与美好。

    此时紫竹轩里的众人,到是真心祝福紫芙的。

    在盛安王朝这样的大环境下,二爷可以说是难得的专情之人了。

    当然在他们眼中,身份贵重,妾氏少,对妻妾态度温和,绝对就是好男人的标准了。

    紫芙能跟着二爷,也是她修来的福气。何况她还给二爷诞下子嗣,更是府中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因为二爷发了话,大家便不分上下主仆,开怀畅饮了起来。

    情绪渐渐高涨,连林安最后都敢拍着林正轩的肩膀劝起了酒来。

    要知道平日不苟言笑的二爷,何时这么平易近人过,若不是酒喝到了位,林安还真不敢在二爷面前造次。

    面对众人依次来敬酒的境况,林正轩也不推辞,来者不拒,通通接招。

    还拉着紫芙一起喝,他知道紫芙有凉珠护体,就算醉酒,恢复得也比旁人快数倍。

    紫芙眼刀子狠狠剜了林正轩一眼,敢情这家伙让她出来吃自己的酒席,是为了帮他挡酒的。

    女人成亲都是坐在喜房中苦等,男人去酒席敬酒,回礼。

    可林正轩却提前和紫芙打了招呼,让她不必拘守那些礼节,可以随意和大家一起狂欢。

    这正合了紫芙的意,不让她出席自己的婚礼,她该有多遗憾。

    当时她还窃喜,她男人终于不是守着规矩的老古板,懂得照顾她的想法了。

    可没成想,他就是为了把自己灌醉,才让她来吃自己的酒席。

    紫竹轩里一场肆无忌惮的狂欢之后,二爷语带提醒的点着众人,该到散场的时候了。

    再晚些恐怕要耽误了他与紫芙洞房之夜,虽说这洞房也不能称之为洞房,孩子都快一岁才补上的洞房夜,未免晚了一些。但今天的仪式在林正轩心中还是很重要的,这证明了他与紫芙之间的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