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欢眠- 第008章 酸味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唐优优 书名:醉欢眠
    药王宗的弟子从小就进了境山,甚至有的就出生在这里。

    境山里不仅有药王宗,还有几百户百姓在此隐居,甘愿归药王宗管辖,生计也依附于药王宗,倒也十分和睦。

    宗门的弟子里,有的是外面带进来的,有的是百姓家的孩子。

    外面带来的孩子都由山主们考察完家世,宗主观其品性后才决定留下。

    百姓家的孩子除了看品性还要看有没有学医的资质。

    这些孩子对外面的世界知道的都不多。

    出山的机会只有两种。

    一种是每年的宗门大会比赛,获前三甲的弟子可随师父外出历练半年。

    还有一种就是学医认真、一惯表现良好的弟子,有机会去鬼方外的千门镇、长宁关药王宗的两个医馆里实习。

    宗门里百十名弟子,每年能有机会外出者不足十分之一。大家对外面的世界即好奇又惧怕。

    成乙门下的弟子虽然出山的机会比别的弟子多,但也没见识过千里外的世界,心中不免向往。

    这一回为了接新师弟进山,谢迎刃在外面待了一个多月,可把大家羡慕坏了,昨晚就想找他聊个通宵。

    谁知师父竟然黑着脸回来。

    鉴于以往受过的那些惨痛教训,师兄弟们给师父问过安后,以大师兄纪纲马首是瞻,纷纷躲了起来,免得当出气筒。

    如此一来,只有谢迎刃一人在前伺候,众人只好等到今天早上来找他。

    谢迎刃一边给师兄们分发从京都带来的小礼物,一边暗自感谢冉少棠。

    要不是他帮自己准备这些东西,今天面对师兄们虎狼环伺的架势,自己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师父十三个徒弟,他是最小的。师兄们个个都比他聪明能干,令他自惭形秽。所以在他们面前,他常常从心里迸发出习惯性的崇拜。

    “师兄,一个多月不见,你们的脸怎么黑成这样?”

    他把京都、还有一路上的见闻捡了些有趣的跟大家说了说后,突然关心起众师兄的肤色。

    不提还好,提到脸黑,纪纲、叶云峰等人气就不顺。

    谢迎刃外出快活,他们却留下来落了个临时征用的下场,跑去给几位师叔当苦力,天天在田里干活能晒不黑吗?

    苦逼的事,大师兄纪纲不想提,摆摆手反问他:“你哪来的钱买礼物?”

    药王宗穷,境山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谢迎刃身上有几个子,他们更清楚。

    谢迎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钱是五师叔给的。礼物是小师弟买给我,让我送给师兄们的。”

    五师叔就是冉少棠的母亲玉若仙。

    几位师兄听完,“哦”了一声。感叹师弟的实诚。

    看来,大家要谢的人不是师弟,是冉少棠。

    满悔的遭遇加上谢迎刃带回的消息,令他们对冉少棠充满好奇。这份好奇里还夹杂着不能对外言说的敌意。

    “快说说冉少棠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师祖守门的两个小童嚷嚷,新来的冉师弟出手就是一包银锞子。一人一份,败家的很。将军府很有钱?”

    “估计就是七师叔常说的那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

    “听说他不懂医术。好像他们这种勋贵世家的子弟都瞧不起咱们这种学医的人?”

    “瞧不起?那他还来咱们宗门干什么?再说五师叔是他母亲,他多少也应该懂些医理吧?”

    “咱药王宗不看出身,即便他是皇帝的儿子又能怎样,进了鬼方,就只能按宗门的规矩来。”

    “对,还有几个月就是宗门大会。学不好医术,小心到湖上受训。”

    纪纲与叶云峰沉默地听着,谢迎刃不想听下去,急忙打断他们。

    “你们别瞎猜了。冉师弟人特别单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虽然他什么也不会,有点笨,身上还有些富家公子的习性,爱乱花钱,但他心地是好的。不信我带你们去见见他。”

    说到这儿,他突然想起来师弟的包裹还落在马车上没给他。

    “我一会儿要去给冉师弟送包裹,师兄们谁想去,咱们一起。”

    师兄们一哄而散:“一个小屁孩有什么好看的。再说我们还有活要干。今天三师叔与四师叔那边都需要人手帮忙,大家都分配了任务。你要是闲的慌你自己去吧。”

    关系亲近的二师兄叶云峰拍拍他的头嘱咐一句“早点回来”,也跟着大伙离开。

    谢迎刃无奈看师兄们散去。默默叹气。

    师父回来了,师兄们根本不用再去其他师叔那儿劳作。不过是借口罢了。

    他心中浮起一个不好的念头:冉师弟日后可能要吃点苦头了。

    有的人常常因为遭人嫉妒而被孤立。

    谢迎刃挂念着小师弟,也不知少棠这个傻孩子有没有被满师兄欺负。

    师伯会不会为难他?

    揣着满肚子疑虑,谢迎刃请示过成乙,独自一人背着包袱去坤峰看望冉少棠。

    昨天爬台阶的腿肚子还隐隐有些痛,也顾不得这些了,反正比下田干农活要强。

    师兄们对少棠的态度令他担忧。

    虽然大师伯为了迎接冉少棠,着实折腾满师兄一番,在别人眼中看到的可能是满师兄失宠,他却认为是因为师伯性子怪诞对任何人都这般冷酷无情,并不能说明她有多疼爱冉师弟。

    出门前,师父让他转告师伯师祖的嘱托。

    他听了就头疼。

    谁不知师伯与师祖不对付。师伯从来不听师祖的话。

    师父让他去传话就是在害他。也可能会害了冉师弟。

    谢迎刃顶着一脑门官司来到坤苑,正好瞧见满师兄命人收拾饭厅。

    他本想直接抓个小童去通报少棠他来了,满悔却主动问他:“你来找冉师弟?”

    谢迎刃老实回答,顺便把师祖的交代给交代了。

    多好!多省事!

    不用面对师伯,直接解决问题。

    他对自己的聪明甚是得意。

    满悔听完,沉默了一瞬。

    不知师父让冉师弟一个人住,是为了惩罚他,还是为了更好的照顾他?

    “冉师弟在山上,你去竹屋找他吧。”

    满悔说完冷着脸,带着小童离开。

    走得慢的两个小童不满的嘀咕:“新来的这个可真难伺候,饭菜是大师兄亲自做的,他还嫌弃不好吃。难怪被师父罚。”

    “最好永远留在山上别下来。省得还要伺候他。”

    谢迎刃听完直皱眉。

    看来少棠师弟不得人心啊。

    他背着包袱上了坤峰,哆嗦着腿咬牙切齿爬了一柱香的功夫,终于找到满悔说的那个竹屋。

    坤苑建在山脚下,因着大师伯的性子,他和其他弟子一样能不来就不来。

    至于上山更是只有一次。那次还是为了帮忙找跌到山涧的满悔。

    当时天黑,隐约看到有几间屋舍伫立在竹林间,今天阳光下再仔细打量,觉得几间竹舍用陋室来形容还差不多。

    联想起刚才满悔的表情,心里那个不好的念头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