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欢眠- 第014章 茶馆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唐优优 书名:醉欢眠
    冉少棠到访时,驿站官员正在内室打瞌睡,早就从上峰那得知驸马家亲戚要来。看到信件听士兵描述后以为是长公主的大公子造访,兴奋的跑出来看能不能搭上个线,早点把自己调回京都。

    待少棠熟练的撒了个慌,把自己身份说成是驸马家远房出五福的穷亲戚时,官员眼中的火花像被冷水扑灭的篝火,只剩下余烟袅袅。

    不过,官员油滑会做人。他还是虚伪的客气了两句,才推脱有事,转身离开,抚慰自个受伤的心灵去了。

    徐有道见无人在前,这才郑重与冉家大公子打了招呼。

    在京都,为接镖时方便,冉问特意安排冉少棠与龙门镖局押镖的镖头见过一面,便是眼前这位徐镖头徐有道。

    冉夫人当时还嗔怪夫君,由师兄成乙接镖就行,不必让少棠露面。

    冉问却不认同妻子观点,在他心里成乙向来不靠谱。也不知丰宗主为何要派他来接人。

    好在他重金聘请了高兮第一镖局龙门镖局押镖,此次一行,不仅保货物平安更是要保少棠无虞。

    为了防着长公主伤害少棠,冉问没安排侍从跟随少棠来境山。反而以押镖的形式护送。江湖人重诺讲义气,比浸淫官场的人更可靠。

    何况冉问有恩于龙门镖局总镖头胡云彪,孩子拖他的镖局照料,冉问还是放心的。

    徐镖头见冉家小公子有些日子不见,似乎一改之前的阴郁,整个人的气场变的神采飞扬。不由多看了几眼。

    谢迎刃悄悄挪步,挡住少棠。徐有道呵呵笑着,拿出几张交接单子,想与少棠一一核对货物。

    少棠摆手:“不必了。龙门镖局重信守诺天下有谁信不过?核对这个浪费时间。”

    几句话说的徐有道眉开眼笑。

    听闻冉家这位小公子性格孤僻,不喜与人交往,上次匆匆一面也只是打了个招呼。这次交流了两句,才知小公子举手投足与寻常家的孩童大大不同,竟隐隐有着冉将军的风范。

    可见传闻不可信。

    他指着院里的十车箱笼问冉少棠:“小公子,这些东西要运到哪?不如我们帮你直接送过去。”

    总镖头胡云彪曾经反复交待这是笔暗镖,除了他清楚内情,其他人只知押镖送货,不问主家情况。

    东西送进驿站等着人来接货就行。一切听主家的。

    在一旁静静听少棠与徐有道交谈的谢迎刃,看到少棠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似乎有些陌生。不知平日里那个骄纵肆意的男孩是真的少棠,还是此刻沉着端庄的少棠才是真的少棠。

    正在疑惑,听到徐有道要送镖进境山,他小声提醒少棠:“这不合规矩。不如我们自己运吧。”

    少棠明白这个道理,点点头,跟徐有道商量:“徐镖头昨天刚到,大家一路上挺辛苦,不如在此地多休息几天。”

    徐有道长着颗七窍玲珑心,明白这里面有着不让人知晓的东西,忙顺着冉少棠的意思答应下来。

    最后双方商议,少棠每次拉两个箱笼走,争取半月之内运完货物。镖师与趟子手等人的住宿费用,皆由冉少棠全权负责。

    少棠打开其中一个做过标记的箱子,拿出几件着急用的东西,裹在包裹里背在身上。

    徐有道看着刚超过他腰腹高的一个小人,思虑缜密、处事沉稳,竟然如个大人一样,深感冉将军教子有方。

    待两位小客人离开后,屋里走出一个人来。

    徐有道对此人十分客气,虽说此人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十七八的样子,可是他往院子里一站,那迫人的气势,连正午的阳光都暗淡下去。

    少年的声音清澈如泉:“那个矮个脸上有胎记的,就是冉问的儿子?”

    徐有道忙恭敬的回了一声“正是”。

    “找个机会,带到周饶,让我父皇见上一见。”

    徐有道“扑通”跪了下来。

    “三殿下,胡云彪要是知道了,会要了我的命。”

    三殿下宗政慎长眉微挑:“你不怕我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

    怀里揣了银子,少棠马上又有了大干一番的凌云豪气。

    从驿站出来后,二话不说,拉着谢迎刃回到刚才的茶馆继续听书。

    茶馆是这条街上最热闹的地方。

    谢迎刃以前只跟师父进来过一次,还是坐在角落里,点了壶最便宜的茶。

    这次跟着少棠可不一样。两人不仅坐到茶馆正中最佳的上座,少棠还把店小二叫过来,一口气点了茶馆里最好的茶和点心。

    小二站着不动,眨巴着眼看着少棠。

    心里在想,这两个小兔崽子是不是抽疯跑来想骗吃骗喝,拿老子寻开心。

    谢迎刃忐忑的坐在座位上,新鲜的左瞧右看,坐在这里听书喝茶的都是大人,唯独他们两个是孩子。

    茶客们正专心听着说书人讲故事,只往这边瞧了一眼,依旧把注意力放到台上坐着的一个白胡子老头身上。

    少棠岂会不知店小二心中所想,瞥了他一眼,从怀里掏出块银子扔到桌上。

    店小二眼睛发亮,赶紧拿起来放嘴里咬了口,真的。

    脸色立即变得好看,殷勤的下去准备吃喝去了。

    谢迎刃想要把银子抢回来已经来不及。

    “少棠,你是不是给多了。”

    少棠摆摆手:“一会儿让他多包点瓜子点心带回去。”

    谢迎刃这才觉得划算,没吃太多亏。

    不大会功夫,店小二端着东西上来,摆了满满一大桌。

    谢迎刃看着各色点心直咽口水,冉少棠只尝了一口撇撇嘴便放回碟子里。果然不好吃。

    便把心思放到台上的白胡子老头身上。

    老头在台上讲的口沫横飞,激动处手中折扇甩的啪啪直响。

    书的内容恰好与少棠有关。

    正是高兮国的大将军冉问,寒冬深夜带百十人突围周饶国两万大军的英雄事迹。

    台下的听众听到精彩处,不时的鼓掌喝彩。

    谢迎刃也听出来这故事的主角是冉少棠的父亲,心里莫名多了份自豪感。

    冉府接风款待他和师父时见过冉将军,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走起路来威风凛凛,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杀意。

    私下大逆不道的以为,冉将军长得比师父帅。

    他又瞧了瞧周围听的入神的茶客,在心里骄傲的自言自语:英雄冉将军的儿子现在可是我师弟呢。就坐在你们中间,你们还不知道!

    他去看少棠,见师弟脸上挂着笑,正听得聚精会神,不由自主也挺了挺腰板,往嘴里塞了一大块核桃酥。

    少棠专注的听了一会儿,暗自感慨。

    想不到她那个奇葩爹的英雄伟绩到现在还传说纷纭。

    最遗憾的就是被皇帝强塞个公主,再上不了战场。

    封个司马大将军却不给虎符,君主的制衡之术而已。

    飞鸟尽,良弓藏。这种事哪朝哪代不上演。

    她阿父早就想开,乐然接受。可惜,有人却在不知所谓、恶语伤人。

    正当白胡子老头讲到冉问一人抵百,在战场上杀伐果决,满身是伤,就要把敌军将领的头颅砍下来时,台下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令人扫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