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欢眠- 第017章 祸事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唐优优 书名:醉欢眠
    看到自己没能为少棠做个好榜样,谢迎刃羞愧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他还打算有空教少棠医经呢,至少能盯着师弟背诵草药名字,唬上一唬。

    没想到这一点小算计被师父给无情的拆穿了。

    不知师弟会不会以为自己很没用。

    “哇。”他哭得更大声。

    少棠的条件是自由。想干什么干什么。

    成乙的条件是,只要你把书背出来就答应你。

    .......

    新一轮的较量里,成乙大叔再一次输给了冉小鬼。

    因为人家当场把《药王医经》一字不漏的背了出来。

    成乙特意挑了几个难记的方子考她,她不但对答如流,还能延伸出其他类似病症的解决办法。听得成乙恨不得狂拍自己脑门。

    师妹这么好强的一个人,怎么会不教儿子《药王医经》。他是上了这母子两个的当。

    师妹说少棠顽劣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不爱学医,只爱吃喝玩乐,要他多照拂。

    冉小鬼刚才一副打死不背的样子,误导他这小兔崽子背不出来......他这才同意打赌。

    原来,自己又被套路。

    “师叔,有赌就有输,你也别难过。下次你准能赢。我也就是靠运气。险胜。险胜。”冉少棠装出苦瓜脸劝成乙消消气,还为师叔的下次打赌送出了美好祝福。

    成乙:“......滚。”

    傍晚时分,谢迎刃红着眼睛驾着马车,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少棠小师弟坐在车前,一边看风景,一边磕瓜子。

    师弟真是个怪物,那么厚厚的一本书竟能背下来。不知挨了多少打。真可怜。

    他偷瞄了一眼师弟,手中的马鞭在空中甩的猎猎作响。

    深受打击的二师叔独自跟两个大箱子坐在一起,屁股在坐位上颠来颠去。

    不行,他一定要找机会修理一下冉少棠这个小兔崽子。

    马车行到坤峰脚下,谢迎刃正发愁如何把两个大箱子抬上竹屋,提前半路下车的冉少棠已经带着八名壮汉赶了过来。

    少棠指了指箱子,不由分说,八名汉子四人抬一个箱子,稳稳的送上山。

    谢迎刃张大嘴巴:“你哪找来的人?”

    少棠轻松答道:“村子里。一两银子一个箱子。怎么样,我这次没败家吧。”

    成乙瞧着冉少棠,皱眉想起某人来。

    好像那个姓冉的当年在境山时也这副德行。

    简直是宗门不幸。

    两天后的清晨,成乙还在被窝里蒙头大睡,大徒弟纪纲急匆匆跑来砸门。

    “有何屁事?不知为师最恨扰我清梦之人。”

    他迷迷糊糊坐起来,听大徒弟冒着挨打的危险,惊慌失措的一口气汇报道:“师父大事不妙。三师叔与四师叔带着人去坤峰闹事去啦。”

    嗯?

    成乙打着哈欠,眯着一只眼使劲蹬脚下的靴子。

    听到徒弟说完,他歪头看了纪纲一眼。

    “听你这口气,好像师叔伯们打起来,你很欢快。”

    纪纲懊恼自己一时太过激动,没有隐藏好情绪,慌忙正色撇清自己:“没有的事。师父,两位师叔不是找大师伯打架。他们是去揍冉少棠。”

    哎呀,这句情绪更加露骨。为什么......想笑。

    “什么?”成乙另一只脚上的靴子激动之下飞了出去。

    纪纲立即去给师父捡回来。

    “揍冉小鬼?为什么?老三老四可能都没见过他吧?怎么就要揍人?”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心愿被佛祖听到,以这种方式实现了?

    纪纲殷勤的拿过衣架上的衣衫,服侍成乙穿上,慢慢说道:“好像是说冉少棠抢了二位师叔的人,高价把村民雇佣到山上给他干活去了。”

    “现在正是农忙季,没有人干活耽误大事,两位师叔才要上山给冉少棠点教训。师兄弟们都跟在后面,小十三第一个跑没影。听说现在坤峰前所未有的热闹。弟子怕闹出人命,特来禀报师父。”

    成乙已经无法控制内心的愉悦,困意全无。他胡乱用水洗了把脸,精神抖擞的对大徒弟笑了笑。

    “走,去坤峰。”

    纪纲跟在后面暗自琢磨师父的态度,怎么觉得师父听完这个消息,比他还高兴呢。

    走到通往坤峰的必经之路上,成乙、纪纲发现原来大家都闲的很,竟然排队去看热闹。

    这种打群架......不!是一挑百的战事,在境山百年不遇。

    很多热衷八卦的村民已经爬到坤峰的半山腰。

    不论大家有多想快点到达冉少棠的住所,都不敢惊扰坤苑的主人。

    清晨的竹林,雾霭氤氲,经受过露水浸润的竹叶青翠欲滴,郁郁苍苍的翠竹修长挺拔,直冲云霄。

    谢迎刃看着已成规模的二层竹楼,忙碌的村民在竹楼里上上下下、各司其职,他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少棠说过只要收拾一下,简陋的竹屋就是皇家别苑。

    他竟然做到了。

    “少棠。你、你你这是花了多少银子?”

    原先的竹屋已经不见踪迹。

    进入眼帘的就是整整齐齐一座以竹子为主材的大庭院。

    两进的院子,后院是二层高的竹楼。

    前院内还挖了个小池塘出来,山上的溪水引到池塘里,哗哗的流着。

    不知哪弄来几棵果树,也栽在池塘周围。

    少棠负手站在石榴树下,颇为得意。

    “就地取材,省钱着呢。就是人工贵点,一个工一天一两银子。哎,十三,你帮我看看,那个角上要不要栽棵绿梅?或者盖个八角凉亭也不错。对,就盖亭子,我们两个下雨天就在亭子里喝青梅酒、烤兔子肉。听雨赏竹,人生乐趣。”

    听到吃的,谢迎刃快速咽了下口水。

    “你的意思是说我也可以来这儿住?”

    “当然......不可以。”少棠心想,你要是女孩子就可以。可惜呀。

    谢迎刃并不生气,反而替他数起干活的村民有多少个。

    娘呀,少棠是不是把全村的壮劳力都弄上来了。这得花多少钱?

    想到壮劳力谢迎刃大叫一声:“哎呀,不好。”他这才记起自己抄小道上来的目的,“少棠你快找地方躲一躲吧。三师叔和四师叔要来找你算账。估计这会儿快到了,我是来给你通风报信的。”

    少棠皱眉:“找我算什么账?我都还没见过他们。哪里得罪他们了。”

    谢迎刃急的拍大腿:“你抢他们人啦。这些村民都是给师叔们干活的。现在他们都跑你这来盖房子,没人插秧,没人打渔,师叔们要掀你屋顶。”

    少棠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有点道理。

    自己无形之中断了别人生计,这可是做生意的大忌。

    她冲着年岁稍大的一位村民拱手说道:“王叔,您看要不放一批人下山,继续帮我师叔种田去。房子盖的差不多了,少来一点人也没问题。”

    王叔还没说话呢,听到的村民不乐意了。

    “俺们不回去。花山主和苏山主太抠门。干一年才不到二两银子。给小公子干一天就有一两银子赚。傻子才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