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欢眠- 第028章 拜师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唐优优 书名:醉欢眠
    境山的天气说变就变。

    早上还是艳阳高照,冉少棠追着成乙刚走到半路上,一个响雷在天空炸响后,瓢泼大雨像是老天爷倒下来的洗脚水,哗啦啦追着少棠与成乙一路不曾停歇。

    直把二人浇了个透心凉。

    等终于跑到停云阁门口时,暴雨连招呼都不打,突然停了。

    成乙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望着从厚厚的云层里钻出来的太阳,破口大骂。

    少棠拧着袍角上的雨水,幽幽开口:“师叔,今天这场雨,预示着你出师不利。估计终九畴已经被我师父拿下。”

    她期盼着终九畴拜在姨母师父门下,这样的话,她就可以每天都以师兄的名义报他威胁自己的大仇,反败为胜。

    按道理,姨母师父门下的弟子最少,终九畴又住在坤峰上,想来想去,她这个师兄当定了。

    “臭小子,想撬师叔墙角?”成乙扬手就要揍嘴毒的少棠,少棠脑子转的快,急忙退后一步问成乙:“师叔别生气呀,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你想不想下次不挨浇?”

    “什么意思?说明白点。”成乙知少棠鬼点子多,让她继续说下去。自己一边整理湿衣服,一边向内张望。估计那几位都被这场雨截在路上。

    少棠循循善诱:“下次师叔出门配辆马车,不就能轻松应付这种突发事件了。”

    “宗门里仅有的那辆马车不是谁想用就能用的。去去去,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好主意呢。”

    “我们宗门要是有钱,不就可以给每位师叔配备一辆马车了。”

    “钱?上哪弄去?打劫?我看境山你最有钱,打劫你就不错。”成乙打量着少棠,眼睛里闪了光。

    少棠吓的赶紧打断他要打劫自己的念头:“师叔,打劫我没用。银子是有数的,花完了还是会穷。我们可以让钱生钱,永远花不完。怎么样?师叔,我们要不要合伙做买卖?”

    少棠刚把话题引入正航,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谢迎刃的尖叫声。

    “怎么会这样?师祖万万不可。”

    成乙与少棠对视一眼,两人从彼此的眼中都感觉出---大事不妙。

    少棠右眼皮莫名跳起来。

    她一边按住一边向阁内快步走去。

    成乙跑得比她不顾一切,早就没了踪影。

    师祖的声音比往日都洪亮很多。

    少棠觉得耳膜痛。

    她不是听错了吧?

    师祖要收终九畴为徒?

    这不是乱了辈分么?

    终九畴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小崽子,何德何能做药王宗宗主的嫡传弟子?就因为救过师祖一命?

    终九畴走了狗屎运么?竟然眨眼间当了自己的小师叔?

    难怪谢迎刃会嚎叫?

    她也想叫。

    太不公平了。

    以后这家伙更会吃的自己死死的。

    天哎,她冉少棠算是没有活路了。

    拜师仪式仓促进行着。

    少棠挪到了人群最后面,透过人墙缝隙看到终九畴一袭月白色长袍,身姿挺拔的跪在师祖面前,双手奉上了一盏茶。

    她在心里呐喊:完了完了,此事再无回旋余地。

    今天这场雨原来不是冲二师叔来的。老天爷是在给她提个醒。

    拜师仪式什么时候结束的,她根本不知道。

    只记得人群散尽,终九畴走过来摸摸她的头,笑得不可一世,说:“乖。以后师叔仍住在你那里。咦,你从头到脚怎么都湿了?掉湖里了?”

    然后,她记得自己想要扑上去揍他,幸好被谢迎刃与满悔给拦下,才没发生弟子忤逆师叔的惨剧。

    再最后,她的视线聚焦到师叔成乙的大饼脸上。

    他摇晃着她:“少棠,少棠,傻了你。想什么呢?快跟师叔说说,怎么才能钱生钱?”

    反正有能耐的徒弟已经被师父撬走了。

    他现在不稀罕依仗别人,他要靠自己,重新在师父心里树立崭新的形象。

    境山百年来,第一次有了躁动的分歧。

    终九畴召集了想要强身健体的弟子们,在大家劳作完、学医后,公开教他们习武。很多人见识过终九畴隔空劈树的本事,纷纷加入习武队伍。

    另一拨人,以冉少棠为首,研究如何赚更多的钱财。

    谢迎刃左右为难了一阵,最后还是投靠少棠阵营。

    虽然他也很想像终九畴那样武功盖世,但他不想背叛自己的好兄弟。

    更主要的是,师父他老人家支持少棠。

    师父荒废宗门庶务已经很久,全交给了纪纲师兄去打理。一门心思与少棠盘算着如何在千门镇开钱庄。

    师祖以身体未恢复为名,搬回凌云殿后便声称闭关,谁也不见,凡事也不理会。师父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唯一比他厉害的大师伯也闭门谢客,倒是满悔师兄不知是不是得了大师伯的授意,对少棠态度大变,经常主动过来帮她整理一些自己看不懂的账本。

    谢迎刃很久没犯错,《药王医经》不知被扔到哪里,他每天都早出晚归,按少棠的要求,安排村民们到各处上工,收工后再结账。

    日子过得还算是惬意。

    少棠的日子却有点焦头烂额。

    自终九畴荣升为师叔,所提要求更加五花八门。

    不是嫌饭菜不好吃,就嫌弃屋内摆设俗气。

    连池塘里新开的莲花,他都要鄙夷人家颜色为什么是红的,不是白的,简直俗不可耐。

    少棠知道,他哪里是挑剔莲花,他是在嫌弃自己这个种花人没有品味。

    第一世少棠也是名门闺秀,琴棋书画,生活艺术,打理庶务,无不精通。只不过第二世末世之劫,为了生存下去,她把自己活成了假小子,糙汉子。

    其实,终九畴这些挑剔,她也想成全。

    这一世,她本就打算报仇之余,好好享受人生。余生所遇皆是美好。

    只不过没有财富支撑,她的愿望无法实现。总不能把将军府库房搬到境山来吧。

    有时,看着终九畴把碗里的菜扒拉来扒拉去,她特别想问问他:您又没钱,哪来的底气挑三拣四?

    冷静下来想想,还是算了。

    人家手里攥着她的把柄,这口气她忍下了。

    过不了多久,她要出境山,去千门镇赚人生第一桶金。才没空理睬他。

    不过,在这之前,她先要安抚好躁动的师叔们。

    幸亏有满师兄帮忙,帮她算了一笔账。最近开销太大,撒出去的银子过多,手头流动资金不足以支撑半年。她担心钱庄的流动资金不够,影响生意。

    明天,她就要游说各峰峰主,入股她的买卖。

    如果结果不理想,她再去游说村民。

    实在不行,她才准备写信给家里要银子。算算日子,弟弟少栢该出生了。要是能回去见他一眼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