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欢眠- 第031章 看破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唐优优 书名:醉欢眠
    四人用完早膳,秦茂林的女儿秦晓月走进来安静的递上新沏的茶水。

    少棠见她乖巧可爱,拍拍她的头,吩咐道:“晓月,把茶放到八角凉亭去。我们几人去那里说话。”

    晓月冲着少棠甜甜一笑:“知道了公子。”立即听话的照做。

    谢迎刃颇为羡慕少棠,感叹道:“少棠,你这是如愿以偿。又能过回以前的日子了。”他在冉府住着的时候,被下人们照顾的无微不至,他都有点乐不思蜀。

    少棠一边往门外走,一边给谢迎刃灌毒鸡汤:“你也能过这样的日子。只要好好赚钱,有了银子就有了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是她在末世学会的生存道理。

    终九畴很明显的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他想告诉少棠,在无所不能的权力面前,银子算不了什么。只是展示权力的工具而已。

    不过看到少棠那幅志得意满的模样,他又不想打击她。

    算了,这孩子还小。虽然早熟,想法比一般孩童多,但有些事以后慢慢再教她也来得及。

    少棠当然听到那声冷哼。有心想要哼回去,却又觉得过于幼稚,尤其在新来的晓月面前,失了威严,便忍下了。

    这个终九畴是赖定她了。但她也不能让他白占了便宜去。

    至少要他当个枪手,或当个垫背的。万一自己做错事不好抽身,就让他来背锅。

    谁让他不好好找自个的师父学习医术去,跑来她的药王殿吆五喝六当大爷呢。

    她一点都不会有内疚感。这家伙是自找的。

    想明白这一点,少棠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刚迈出膳堂,一股清凉的晨风,裹着莲花的清雅淡香扑面而来,额上渗出的汗瞬间全消,她深吸了一口气,计上心来。

    四人在凉亭坐好,晓月不仅麻利地端上热茶,还利落的摆好了点心和水果。

    她小声的对少棠说道:“这是我阿父新做的桃酥,公子尝尝好吃吗?”

    少棠已经吃饱饭,不习惯这么快又进食,她看了一眼身边对着食物两眼冒光的谢迎刃,笑了笑,把点心推到他跟前:“你尝尝口味如何?”

    谢迎刃三两口就把点心吃进了肚子里,忙不迭的点头:“好吃,好吃,太好吃了。”

    少棠看着晓月:“快去告诉你阿父吧。”

    晓月嘟起嘴,不高兴地瞥了谢迎刃一眼,退了下去。

    终九畴已经喝完一杯茶,不知从哪变出一把折扇,“啪”地潇洒打开,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风。身体扭向池塘,似在看景。

    满悔还在担心谢迎刃所说之事,早就等的不耐烦,看谢迎刃还要伸手拿点心,他咳了一声,以示提醒,开口责怪道:“谢师弟,你怎么还有心思吃。”

    师父的交待是好好看护师弟,虽他一开始对师弟的到来心生不满,但相处下来,师弟的性子率直亲和,略有骄纵也是孩子似的可爱。他渐渐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兄弟一样对待。

    谢迎刃对少棠的事这样不上心,他当然要责问他。

    谢迎刃羞赧地放下点心:“这儿、这,我不是说完了吗?就是村民们想要少棠多给点工钱,不然他们就集体不干了。”

    他去看少棠:“你说过银子要留着开钱庄,我就没同意。少棠,你快想个办法。”

    少棠的办法简单粗暴:“师兄你做的对。他们不想干就不干。正好省下银子做正事。”

    谢迎刃以为自己听错了:“真不干?咱们要停工?可是坎峰上的树才种了一半。”

    少棠笑着安慰他:“不打紧,把那些要求涨工钱的人名字记下来,以后哪个工位都不再用这些人。那些活又不是非干不可。”

    本来就是她一时兴起的事。

    谢迎刃拍手叫好。这下子少棠就能攒下一大笔银子了。他真聪明。

    少棠的办法让满悔颇为意外,开玩笑道:“我还以为你又要每人加一两银子呢。”

    “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要花也花在刀刃上。”少棠笑着端起茶盏,目光望向对面的山峰。

    满悔与谢迎刃难得默契地互看一眼:之前是谁当散财童子来着?这还是花钱如流水的败家冉少棠吗?

    管他如何。今天可以休息一天了。

    刚刚还满面愁苦吃点心的谢迎刃听完这个决定,立即变成了满面笑容吃点心的谢迎刃。

    一边吃,一边自顾自地叨叨:“既然不答应那些人的要求,我也不去理会他们,就在你这里陪着你算账好了。”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账目的事,满悔就头疼。

    让他发个工钱,账本记得乱七八糟,没有一天能对得上数。

    好在少棠信任他,并不计较这些。

    可他却要帮少棠看账本,看到他拿来的乱账就头疼。

    “迎刃,既然你今天有时间,不如我教你计账。”有问题要从根源解决。

    谁知谢迎刃并不傻,也是个拈轻避重的。

    站起来拍拍屁股:“我去厨房看看秦叔做什么午膳。”人家压根没搭理满悔的话茬,找个借口溜出去玩了。

    满悔:“刚吃完早膳就想午膳?”你是猪吗?

    少棠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这个谢十三,想傻时才傻。

    终九畴似看够了风景,重新坐正,手中折扇晃了晃,问少棠:“你信不信,不出三日,所有村民都会过来跟你提涨工钱的要求。”

    少棠早就算到会有这么一天。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内。

    挑眉问他:“那又怎样?”

    终九畴如冰魄般的瞳眸注视着少棠,片刻后他“哦”了一声,似有所悟的点点头。

    “你这是故意要破坏境山的规矩。这就是你所谓的治病救人,当世神医?”

    少棠就知自己所做之事逃不过他的眼睛,索性也不瞒他:“我需要有人做事,无欲无求的人是不会为人所用的。”

    “所以你就先用超出他们想像力的钱财雇佣他们,给他们期望。破坏他们甘于清贫的常态。”

    “但人性本就贪婪,一旦有了欲望,而欲望得不到满足时,他们会向你提要求。这时候你再断了他们财路,让他们明白只有听你的话,才会有更好的生活。让他们为你所用,我说的没错吧?”

    终九畴不带一丝情绪,慢慢分析着少棠的思路。

    少棠不怕他说破这些,站起来看着他:“若要取之,必先予之。你不觉得我和你很像?你拿一颗药换一个药王宗的弟子身份,不也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