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欢眠- 第040章 救人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唐优优 书名:醉欢眠
    千门镇的官道五年前翻修过一回,如今可并行两辆豪华型车驾。平日行走,几少发生事故。

    今日好巧不巧会在交叉路口发生这种丁字型撞车。

    眼看对面的马车无人驾驶,笔直的就要对着车厢拦腰冲撞上来。

    谢迎刃扬鞭催马加速欲躲避,同时嘶吼出声:“有危险,坐稳,小心。”

    冉少棠听到外面的动静不对劲,撩开窗帘想探究竟,谁知已然来不及。

    她本能的抓了仍旧沉浸在瞌睡中,完全不在状态的成乙,想送他跳车远离危险,却忘记自己已经不是末世那个叱咤风云、动作敏捷的彪悍霸王花。

    瘦小的她不但没能救下师叔,反而连自己也错失逃出险境的最佳时机。只听一声振聋发聩的巨响,随即便是天翻地覆的头晕目眩。

    她凭本能把自己紧要部位保护起来,身体顺应车厢的翻滚,尽量减少伤害,可仍被车厢内飞起的案几砸中头部,痛得她几乎要窒息。

    尖叫声、撞击声、马嘶声、车厢碎裂声凑在一起,真可谓人仰马翻、惨不忍睹。

    她只觉小小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唯一强撑的意志在最后一刻看到自己落入一人的怀抱,便再无力支撑,晕死过去。

    ......

    布置大方娴雅的房间里,绿釉镂空熏笼静默在靠近床头的高几上,缕缕沉香袅袅升腾,渐渐散成一片,在阳光下失了踪迹,只余淡雅香气在室内弥漫。

    “醒了吗?”

    “......禀公子,人还没醒。”

    “好生看着,不可怠慢。”

    ......

    少棠如置无尽的悬崖,身体无论如何也坠不到底。

    她在扑天盖地的惊惧中“啊”的一声惊叫出声,猛然睁开眼。

    耳边有人殷切关怀,视线却无法聚焦。

    好一会儿,她的目光才凝聚成形,落到一张娇小可人的脸蛋上。

    “小公子你可醒了,你都睡了两天一夜。我家公子还以为你摔坏了脑颅,正准备寻访名医呢。”

    听婢女说完,少棠缓了缓,抬手去摸仍旧疼痛的脑袋,发觉已经包扎起来。

    两天两夜?

    寻访名医?

    她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这是哪里?”

    脑袋里闪过撞车前的几个片断,她彻底清醒过来。

    “师叔、十三。”她惊呼出声,强撑起身子坐起来,顿时头晕目炫,包扎处胀痛,心里无法抑制地翻腾恶心起来。

    她这是受到撞击脑震荡了。

    那婢女十四五岁的模样,举手投足间颇大气有规矩,似大户人家出身。她赶紧扶住冉少棠,连呼“公子小心,你受了伤不能乱动。”

    少棠闭目稳了稳心神,不得不重新躺下。

    “多谢姐姐,不知是谁救的在下?这是哪里?马车上其他人呢?我兄长呢?”她有些担忧,自己就这样晕迷两天,不知女儿身的秘密还保不保得住。只得试探一二。

    那婢女听她发问,神色如常答道:“小公子不用客气,叫婢子阿源既可。救下你的是我家公子。婢子只见他带回小公子一人,没有见到其他人。我家公子刚刚来过,又有事出门了。小公子好好休息,婢子唤人准备吃食,小公子两天两夜未吃东西,一定饿坏了。”

    那婢女避重就轻答话后,不等冉少棠再言,已经出门而去。

    少棠侧头望着高几上袅娜的熏香,两只手向怀里摸去,还好,信还在,毒药还在,银子还在,东西都还在。

    只是,越是这样,她越觉得可疑。

    如果真像那个叫阿源的婢子所说,她昏迷了两天两夜,为何没有人搜她的身,至少也会换件干净衣衫吧。

    如今她身上的衣服还在,反而更可疑。

    不管如何,对方救下自己,暂时应无恶意。

    仔细回想着马车相撞的那一刻,她撩帘看到的是迎面而来的马车无人驾驶。有两种可能,有人刻意等在那里故意制造这场危机,想害他们师徒三人。

    还有一种可能是那辆马车惊马,是他们师徒三人倒霉,不偏不倚遇上了,而自己幸运的被人所救。

    显然师叔与谢十三与她不在一处。

    不然那婢子不会避而不谈。

    难道他们两人出了事?

    她努力回想自己被惯性甩出马车的一幕。

    师叔比她体重,应该还困在车厢里。

    而十三一直在外面,想要跳车保命也容易些。

    可是,为何她昏迷了两天两夜,无人来寻她呢?

    难道自己已经脱离了师叔的视线?

    又或者救她之人,未安好心?

    少棠闭目分析着发生的一切,预测着种种可能性,越想越觉得此处不可久留。

    奈何她头晕的厉害,根本无法控制这种眩晕。

    她又试试的胳膊腿脚,除了酸痛外,皆能动。想必都是些皮肉伤,未累及筋骨。

    她静下心来,暗暗劝慰自己。眼下没有他法,只能先养好伤,走一步算一步。

    “小公子,小公子,起来吃点东西吧。”耳边又传来刚才那个叫阿源的婢子轻柔的声音。

    少棠睁开眼,阿源含笑弯腰看着她,阿源身边侍立着一位同样十四五岁年纪的圆脸婢女。手中端着碗,同样微笑着盯着她看。

    只要无毒,东西必须吃。只有吃下东西,才有力气恢复体能。

    少棠听话的任由两个婢女摆布。

    被细心伺候着喝完一碗清粥,又喝了熬好的汤药,她漱过口,重又躺好闭目睡下。

    还好,入口的东西都无毒。

    不知救下自己的公子,是何人。

    又过两日,她感觉身子大好,起床后虽还有些眩晕感,仍旧慢慢走到屋外廊下,静静看着庭院角落里一棵孤独的小树苗,长势荏弱,似随时枯死。

    她从那个好说话的圆脸婢女口中,已经打听到这里所处位置。

    如今她已不在高兮境内。

    她住的这间大宅位于周饶国涧城。

    这里的气候比高兮裕阳关千门镇还要干旱,难怪院中绿植稀疏不沛。

    难怪师叔他们没有人影,谁会料到她竟然来到他国涧城。

    那婢女告诉她:“我听公子随身侍卫说起,那日我家公子办事路过千门镇,正有要紧事要赶着回涧城,谁知遇到小公子的马车与另一辆马车相撞,小公子从车厢里飞出,不偏不倚朝我家公子砸来。公子眼疾手快,接住小公子,这才把你救下。”

    “不过,我家公子要急着回来处理要事,不能停留,又不想小公子白白丢了性命,所幸把你带回涧城医治。”

    冉少棠嘴上说着感谢,心里却直骂救人那个是混账王八蛋。

    既然有急事,把她放下马扔到路边既可。师叔他们自会救她,带回涧城是几个意思?

    有多急的事,不就下个马的事吗?

    说不定自己的脑震荡就是在他马背上颠出来的。

    “三公子。”

    “婢子给三公子请安。”

    少棠正在忿忿,突听身后跟着的两个婢子语气兴奋起来,衣衫窸窣似在恭敬施礼。

    低垂着头坐在廊下的少棠,只觉得身后脚步从容逼近,一大片阴影笼罩过来,盖住了小小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