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妃倾城- 第213章 启程出发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街边的杨柳 书名:太妃倾城
    素轻一并没有像喜儿以为的会沉睡很久,第二天一早,喜儿刚起来收拾早膳,素轻一就疫情起来了,还穿戴好去了后厨,见到喜儿之后揉着肚子说饿了。

    喜儿红着眼眶呆愣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

    “你怎么了?这种眼神看哀家?”

    喜儿吸了吸鼻子道,“没事,没事,就是,高兴,嗯,高兴。”

    素轻一撇嘴,“哀家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你听着高兴?”

    喜儿噗嗤一声笑道,“奴婢这就做饭。”

    素轻一抬手揉了揉额头,觉得有些痒,可手摸了摸又不痒了,怪异的很。

    素轻一跟在喜儿身后道,“昨日哀家怎么了?怎么一点都记不得了?对了,那朵花……”

    这时有其他宫人走了进来,见到素轻一愣了愣,赶紧行礼。

    素轻一摆摆手让人起来,也不好再问,转身走了,想了想还是拐去了花圃。

    “咦,怎么什么都没有了?难道被喜儿给铲了?还是说,哀家中了幻术?”

    素轻一一个人在那里喃喃自语,李南不知何时飘到了身后,“今日要去东巫山,你还不去收拾?”

    素轻一吓了一跳,捂着胸口转身瞪他,却被对方那硕大的黑眼圈吓了一跳。

    “你昨晚做什么了?怎么这幅鬼样子。”

    李南纠结的看着素轻一,欲言又止。

    “我,我不会对你……”素轻一忽地有些恶寒的看着李南,难道自己昨晚发神经对李南下手了?完了完了,看他这欲求不满的模样,一定是了。

    “那个,我昨天神志不清的,做的事说的话都算不得数的。你,你莫要在意。反正,反正说到底,吃,吃亏的是我。你,你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好不好?”

    素轻一见他无动于衷,登时来了气,“怎么?你还想威胁哀家,小心哀家扎哑了你。”

    李南翻了个白眼,“素轻一,你脑袋进水了吗?有皇上在前面站着,小爷我吃饱了撑的上去找骂?再说了,你以为自己万人迷啊,我,我……我才不稀罕。”

    素轻一一听这话松了口气,“哎呀,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一时没把握住,把你给摧残了那。”

    “你鬼扯什么?”李南炸毛一般跳起来,神经兮兮的回头看了看。

    素轻一还以为楚星寒来了,也心虚的探头看去。李南回身就看到素轻一也神经兮兮的往外看,登时又给被踩了尾巴一样,气鼓鼓道,“你看什么,快去收拾行李。”

    说罢转身走了。

    素轻一惊愕的看着李南的背影,“这什么情况,哀家是太妃啊,掌管后宫凤印啊,生杀大权啊,你,你什么态度啊,小心我把你咔嚓了。”

    李南刚要反驳两句,却瞥见喜儿端着菜走了出来,吓得立刻脚底抹油跑了。

    素轻一这早饭还没收拾完,楚星寒的马车就已经停在了外面。

    和楚星寒一起出现的还有两个女人,素轻一不解的看着一身便装的陆瑶,眼神示意楚星寒解释。

    陆瑶却先一步行了礼,“陆瑶见过太妃,这一路叨扰了。”

    “你也去?”素轻一一头雾水,这时另一个女人也行了一礼,“阿渊见过太妃。”

    “你又是谁?”素轻一头大。“你也要去?”

    “奴婢是太后宫里的,奉太后懿旨,来素安宫找喜儿姐姐学习药膳。”

    喜儿小声道,“阿渊姑娘,这几日怕是不方便吧,奴婢要伺候太妃的。”

    楚星寒却道,“东巫山是军营重地,女子本不能随意出入。陆瑶身为王妃,是以亲眷身份前往,也不曾带侍女。所以这一次,你不必跟着。”

    喜儿大惊,立刻看向素轻一。

    陆瑶温柔的笑道,“喜儿妹妹不用担心,太妃是我的长辈,我会好好照顾的。”

    素轻一手上夹着的肉片啪嗒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楚星寒和太后同时发话,喜儿哪里能反驳,她寻了个理由跑出去想找李南交代几句,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只能干着急。

    素轻一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跟着楚星寒走了,楚星寒一辆马车,陆瑶和素轻一一辆,轻车从简,一路出了皇宫。

    素轻一倒是有些诧异,宝皇山被劫杀的事情犹在脑海,楚星寒怎么会这么大意,如此简便出行。

    等到了城门口,素轻一看着李南带着数十人骑着马整齐划一的等在那里时忽地就疑虑全消。

    这群人的战斗力素轻一太了解,看来楚星寒这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展露隐藏的实力。

    “他们都是什么人啊?是禁卫军吗?”陆瑶好奇的问。

    素轻一一本正经的胡说道,“一定是大内高手。”

    “啊?大内高手?和禁卫军是一样的吗?”

    “你没看过话本?这大内高手可都是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的。”

    陆瑶的脸色有些僵硬,敷衍的笑笑没有再问。

    素轻一却是闲不住,“听说你的侍女成了楚星礼的侍妾,你为何不杀她?”

    陆瑶脸上脸笑都撑不住了,“王爷喜欢,臣妾便喜欢。”

    “口是心非。”素轻一懒洋洋的靠在车厢内,目光明明纯净无暇,可说出的话却让人恨不得撕了她。“连身边的侍女都调教不好,还谈何做一宫王妃。若注定他日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还不如现在就放弃。”

    陆瑶皱眉,“太妃这般说话,不觉有些粗俗吗?”

    “是吗?”素轻一挑眉,“话粗理不粗,难不成陆小姐千里迢迢去东巫山,是去和你曾经的丫鬟修缮关系,共事一夫的?”

    陆瑶的小脸一片煞白,小胸脯气的一起一伏的,死死抿着嘴唇才没有说出过分的话。

    “明明忍不住了,为何不反驳?”

    “太妃是长辈,长辈训话,我听着便是。”

    素轻一摇头,一脸嫌弃,“可哀家不是在训话,哀家是故意在揭你的短。”

    陆瑶实在撑不住了,气道,“太妃若不喜和我同乘,直说便是,何故拐弯抹角的欺辱我。”

    “是啊,我不喜欢和你同乘。你下去吧。”素轻一坦然的看着已经气的快吐血的陆瑶。

    陆瑶藏在袖子里的手已经快掐烂了,“我,我是皇上应允同行的,太妃若不喜欢,自己跟皇上说。”

    素轻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笑的陆瑶更加气愤,忿忿的挪了挪位子离素轻一越远越好。

    素轻一却不依,跟着移了过去,身体前倾,凑到陆瑶面前,笑意妍妍,“天火之说,京城人尽皆知,凤印之劫,已是满城风雨,你与凤仙郡一向交好,她因哀家出了事,而你却依旧能坦然和哀家同乘,难道不怕邪……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