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医妃- 第91章 狱中见面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今飞昔 书名:吾家医妃
    慕汐颜虽然只和自己的几个舅舅相处了很短暂的时间,但他们的音容笑貌自己的印象还是很深刻。

    此刻大舅二舅身上穿的依旧是在家中穿的锦服,入狱后并未换掉,还是原来的模样。

    只是如今身上已经多了几处污渍,束发玉冠的他们看起来略显狼藉。

    “大舅二舅,此事说来话长。你们还好吗?”慕汐颜上前一步。

    “我们还好。母亲……他们好吗?”苏明开口。

    “放心,外祖母很好。只是因为此事或多或少心里还是担忧,无法放下。”慕汐颜说得委婉,但两人又怎么猜不到?

    母亲与父亲相濡以沫多年,就连他们有时都羡慕两人的感情这么好。

    如今父亲遭了难,他们几个做儿子的也进了天牢,母亲一人在外,还要照顾两个孙儿,心里难过却还要扛着。

    他们真的太不孝了!

    苏浩比苏明小,情绪波动比较大,听慕汐颜这般说,双眸有些发红。

    倒是苏明听到这些后,严肃地看着慕汐颜,“汐颜,这里是天牢,不论你用什么法子进来的,还是快些早早离去,也不要在京都待着。”

    “回到你外祖母身边,替我们好好照顾她。还有你的母亲……”

    苏明知道让她一个女孩子承担这么多,的确太残忍了。

    可如今能有什么办法呢?

    “两位舅舅,照顾外祖母还要你们来。你们一日不出去,外祖母的心结一日就解不开。”慕汐颜微微一笑,“我相信要不了多久,皇上那边就有消息了。”

    两人微愣,苏明一手抓住铁栏栅,“汐颜,切不可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不要把自己卷进来了。”

    “大舅放心,此事与我无关,我只不过是得到了消息。如果这几天不出什么变故,你们应该都可以回家了。”

    慕汐颜很平静地说道,可关在牢里的两人却完全不能平静了。

    明明这话是从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嘴里说出来,可那份自信和镇定,却让他们不由自主地也相信了。

    “大舅二舅,照顾好自己,我去找外祖父。”

    “好。”两人也不知还应该说什么,看着少女离开的背影,两人的眼中都有些湿润。

    他们这个侄女究竟是承担了怎么样的压力,不仅打听到如此绝密的消息,还敢回到京都,甚至到天牢来看他们。

    慕汐颜继续往里走,依次见到了三舅和四舅。

    两人也同样是惊讶,但相比苏明苏浩,两人更多的是开心,尤其是三舅,隔着铁栏栅给慕汐颜一个大大的拥抱。

    慕汐颜与四舅说了两个孩子的情况,四舅眼中含泪,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将方才给苏明苏浩说的话又给两人说了一遍,两人除了惊讶,也有毫无保留的信任。

    直到慕汐颜走到最里面一处牢房,才看见了静静坐在那处石床上的苏高阳。

    几个舅舅的牢房隔得并不远,但苏高阳和他们却相隔甚远,以至于他完全没听见慕汐颜说话。

    “外祖父。”

    听到喊声,苏高阳猛地抬头。

    “汐颜?”苏高阳站了起来,原本高大的身影略微有些佝偻,头发也多添了几缕白丝。

    “颜儿,你怎么在这里?谁带你进来的?你这不是胡闹吗!”在喜悦了一瞬间之后,苏高阳立即就板起了脸。

    如今形势不明朗,他这个外孙女怎么从云水谣跑回来了!

    “外祖父,是璟王殿下与我有交易,便答应带我进来。”慕汐颜微微一笑。

    她虽然换了装束,但是只要一开口,舅舅们和外祖父都第一时间认出了她。

    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有那言语间对她的关心,都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慕汐颜的心受到了触动,原本她只要一想到苏高阳竟然参与了当年的岭南王一案,就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然而真当她见到苏高阳的时候,看见他对自己关切的眼神,她总觉得这样一个人,当年怎么会狠心下手?

    “璟王?”苏高阳略微惊讶,沉默一瞬道,“颜儿,此事非同小可,璟王即便有心帮忙,也难以改变圣意。除非……”

    “除非当今圣上的圣意并非如此,是吗外祖父?”

    “是。”苏高阳黯然地叹了口气。

    当年岭南王一案,他就已经领略过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那外祖父可以稍稍放心,我想……淮阳帝还不希望外祖父此刻就出事。”那封信就足以说明一切。

    “颜儿?”苏高阳听她说话这般自信,不由自主地看向她。

    “前阵子我去了平阳关一趟,原本想拦截往京都送来的密信,但却被璟王捷足先登。但也因此,我才看见了被换掉的密信的内容。”

    “外祖父,那是一封盖有玉玺的信。”

    慕汐颜的话让苏高阳万分震惊。

    他曾以为如今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意思,但入狱后朝局变动他已经无法触及,原本以为很快就会被定罪,却没想关在牢里这么久,竟没有动静。

    他也曾想过也许是皇上犹豫,却没想此事竟是别人主谋,而皇上并非此意。

    如此说来,皇上其实是想利用他引蛇出洞。

    但与此同时,他相信皇上也有打压他的意思,否则犯不着用他一家人的性命犯险。

    苏高阳毕竟在朝已久,经历的风雨太多,慕汐颜一句话,他便立即看清了整件事情。

    但心情并没有多么的喜悦。

    虽然此次并非皇上的意思,但皇上也利用了他全家的性命。如若他只是利用他一人,甚至是打上在朝为官的两个儿子,那也无可厚非。

    可他这次,做的太过了。

    慕汐颜似乎猜测到了苏高阳的心思,神色有些复杂,但还是说道,“外祖父再多呆些时日,外祖母那边您不必担心,卓家会照顾好他们的。”

    “至于京都的事情,应当很快就有眉目了。”

    “颜儿,辛苦你了。外祖父这次不但没保护好你,让慕家做出这等事情,还由得你一个女孩子为我们奔波。”

    苏高阳看着自己的外孙女,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