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神可以退货吗- 第五十一章 原来是王子妃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秦椒糊涂 书名:这个女神可以退货吗
    “瞧您说的,在学生看来,外面谣传老师的那些话,也就能骗骗愚夫愚妇,但凡读过几年书的人都不会相信。”

    “你错了,相不相信是一回事,愿不愿意相信是另外一回事。”

    英雄拍了拍那张拜帖,冷冷一笑:“这个时候要见我的人,十有八九跟萧家有关,除非她真的风流浪荡。

    坦白讲,我倒还挺希望是后者的。”

    “为什么?”田婉兮撇嘴,“以您的身份,和一个风流浪荡的女人亲近,都不嫌丢人的吗?”

    “丢人就丢人,老子长这么大,丢人事儿干的还少吗?比起麻烦,脸面就是个屁!”

    相处快一个月了,田婉兮早已习惯了这货粗俗的言语风格,忽略掉脏字儿,顺着他的话仔细想想,忽然一拍手:“啊,我想起了一件事,三年前听传闻说,她嫁给了梁国的大王子,萧平。”

    “萧平?那个霜州传说中与我并驾齐驱的废物王子?”

    对于梁国王室,英雄还是比较熟悉的,除了这个国家是八极宫要灭掉的头号对象之外,还因为如今的梁国王后是他的亲姨妈。

    萧平,梁国萧家嫡长子,故王后所生,因母亲早薨,所以由无子的现王后抚养长大。若论起来,英雄还应该叫他一声表哥。

    当然,这种亲戚关系一文不值就是了,要不然英雄也不会对他的王子妃一无所知。

    “那些传闻放在老师身上,是谣言,但用来形容这个萧平,好像还挺合适的。”

    田婉兮道,“梁国国王宠爱容妃,早早的就立了容妃之子萧纲为太子,所以萧平这位嫡长子的处境一直都很尴尬。

    据说他儿时还险些被刺杀,自那之后就变得懦弱无比,痴肥如猪,连太监宫女都敢欺负他,哪怕有王后撑腰也没用。

    我记得,传闻里有个他闹出的笑话非常有名。说是国王带着诸王子狩猎,一头鹿慌不择路跑到他的马前,他却连弓都拉不开,一着急竟跌落马下,刚巧把那头鹿给压死了,人送别号:镇鹿王。”

    田婉兮笑了起来,表情中有种聪明人形容笨蛋时的典型优越感。

    英雄斜眼瞅着她:“我很好奇,你一个阳州人,为何对我霜州梁国宫廷如此熟悉?是只有这一个国家呢?还是所有的都了解?”

    田婉兮神色一僵,干笑:“学宫里的同窗来自天南地北,什么样的消息都能听到,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是嘛!那你记性不错,怪不得也有个才女之名。”

    “老师,学生怎么感觉‘才女’这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怪怪的?”女孩儿噘起小嘴儿,嘟囔道:“以后谁再夸我是才女,我就跟谁急!”

    英雄笑笑,重新拿起那张拜帖,看着说:“我那位废物表哥艳福不浅嘛!居然能娶到玉人榜上排位第十七的美人,而且还是个远近闻名的大才女,令人艳羡。”

    田婉兮不敢再乱卖弄她的情报积累,闭嘴不言。

    英雄也没指望能从她那里听到自己还不知道的事情,小妮子可一点都不傻。

    “萧平有事找我,自己不敢出面,却让老婆邀约。呵,要么他是已经破罐子破摔,要么就是迫在眉睫,完全无暇再顾忌什么名声。

    来人!”

    英和应声出现在门外:“少爷。”

    “去查一下,最近梁国朝堂都发生过哪些值得注意的事情。”

    英和退去,英雄随手将拜帖丢在桌上,对家巧道:“饿了,让他们上菜。”

    田婉兮眨眨眼:“您不打算去见见那位才女么?”

    “屁的才女!老子连你都能折服,自称过才子吗?”英雄不屑道,“一个自作聪明的白痴罢了,有求于我还想拿我当枪使,当老子是冤大头么?”

    “自作聪明?”田婉兮立刻就想到了什么,惊讶道:“您是说,白日里飘香馆前的那个局,是她设下的?”

    “不然呢?飘香馆是吕氏的产业,吕氏家主吕不嵬又是梁国太子洗马。

    那什么十七不好好呆在闺房里画洗脚图,竟敢跑出来设计我与萧纲宠臣发生冲突,用心何其险恶?

    要不是看在我姨妈的面子上,老子早派人过去把她给圈圈叉叉了。”

    田婉兮不懂啥是圈圈叉叉,但看英雄脸色不好,没敢多问,反正肯定不是好事儿。

    吃过晚饭,英雄给田婉兮布置了几道难题,又让家巧看住黄囡囡别乱跑,并监督曹操学习,自己则硬拉墨屠出了门。

    马车停下,墨屠听见外面传来姑娘们的莺声燕语,眉头便是一蹙。

    “以后不要再带我来这种地方。”

    “别走。”英雄拽住他,“今儿个不是带你来玩姑娘的。”

    “你对兔子还有兴趣?”

    英雄:“……”

    木头脸讲笑话,果然很冷。

    咳嗽一声,英雄看着窗外的飘香馆说:“今日到琼果县来,我的初衷原本只是游玩,没想到船还没靠岸,行踪便已暴露。

    有人想搞事,我考虑了一下,这是一个算计梁国的机会,索性将计就计,真的搞点事出来,先赚些好处再说。”

    “你想干什么?”

    “砸场子!”英雄呲牙笑,“我找茬儿,你动手,分工合作,怎么样?”

    墨屠想了想:“你很无聊。”

    英雄哈哈一笑,当先下车,大摇大摆的进了飘香馆。

    “什么?你说他去了飘香馆?”

    贯穿琼果县的曲水河上,一艘精致画舫静静的漂浮着,暖黄宫灯映照的船舱内,沈碧玉看着面前的手下,一脸我是不是听错了的愕然。

    “属下亲眼所见,绝对不假。”

    沈碧玉摆摆手让手下退去,缓缓坐回软塌,蹙眉沉思。

    “就说他是个色鬼银魔吧!”丫鬟甜儿鄙夷道,“到了一个新地方,最先去的竟然是青楼,天下的臭男人都一个德性。

    夫人,婢子觉得,咱们干脆从别的地方买一个漂亮的青楼女子来,往他跟前一送,肯定没问题。”

    “你想得太简单了。”沈碧玉摇头,“男人去青楼,图的虽然是色,却又不仅仅是色,而是色所带来的乐。

    那英雄贵为霜州之王独子,什么样的美色没有见过?那天下第二美人董窈娘,据说已经沦落为一名青楼舞姬。

    可见,一般的漂亮女子根本无法令他动心。”

    说着说着,她目光慢慢变得坚毅起来,坐直身子,命令道:“去飘香馆院后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