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还活着- 第五十九章女扮男装去作战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桃渔 书名:快穿之我还活着
    随着庆元帝赵渊率着大军一天天逼近京都城,赵估无将可用,终于坐不住了。

    这天正午时分,赵渊大军终于看到了京都城的城门。

    远处的城门大开,披红结彩,从城外几十里的地方开始,官道便被清扫得干干净净,以清水洒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

    田小梨原以为进京都时要打一场硬仗,说不得还要围他几个月的城,没想到这赵估倒真是个识时务的。

    等赵渊从车中出来,骑着马接近城门的时候,就见他的宝贝前太子,现任皇帝赵估,穿着太子的服饰,领着文武百官在城门前迎接。

    赵渊到了城门前,赵估已是涕泪横流,连滚带爬地膝行过去,痛哭一声父皇,便磕下头去。

    其情其景,便是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要心软流泪。

    赵渊本就是个心软耳根子更软的,见自家儿子如此,之前的不快立时便化做天上的流云,随风散去。

    他亲自下马,扶起赵估,父子携手进城,端的是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

    赵渊进城的一刹那,田小梨耳中响起提示音:宿主请注意,护送赵渊回到京都的任务完成。

    宿主请注意,护送赵渊回到京都的任务完成。

    看样子这事挺重要,系统一共说了三遍。

    田小梨与立在踏雪马头上的甜枣相视一笑。

    主线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就只剩下支线任务了。

    看赵估这个熊样子,估计赵渊重登帝位也不是什么问题,至于平王的太子之位,恐怕就要徐徐图之了。

    田小梨想着,忽然又有点发愁,赵渊的心太软,万一他进宫之后懈怠了,被赵估设计杀了怎么办?

    这倒是她过虑了,赵渊再怎么心软耳根子软,毕竟也是一个帝王,又在胡族吃了那么多的苦,一路上的明枪暗箭在那儿摆着,他还真不至于心大到如此程度。

    入宫之后,赵渊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

    他所居住的正阳宫,所用的侍卫都是从云岳军中调来的,在这次讨伐胡族的战争中立下大功的将士。

    至于宫中琐事,则由两名仆从选了之前伺候过赵渊的宫人,一应衣食住行都由这些宫人打理。

    之前赵渊陷身北地之时,这些伺候过他的宫人有的获罪,有的被赶去做最低等的杂役,一部分被折磨致死,活着的也是苟延残喘。

    如今赵渊回来,他们重获信任,心中的惊喜感激不可言喻,做起事来自然是忠心耿耿。

    如此严密的防护之下,赵估想让赵渊出点什么事——还真难。

    第二天早朝的时候,田小梨做为此次北征的有功之将,也跟着上了早朝,站在队列的末尾。

    她的身边就是同样参加了北征,镀了一层金的王宝。

    王宝穿起官服来,倒也人模狗样,比起他穿铠甲的样子顺眼多了,趁着皇帝还没来,两人悄悄地聊了几句。

    王宝满眼都是羡慕:“苏缡,这次你立了大功,皇上定然会大大地封赏,话说,你得了封赏,得赶紧在京中买一座宅子,把父母家人都接来吧?”

    王宝对京中权贵了如指掌,之前就没听说过京中有姓苏的权贵,苏缡又一直瞒着他,只说自己家在外地,家中父母并非官身,只是颇为富庶,自己是在军中一刀一枪打到这个位置的。

    现如今听王宝这么说,田小梨忍着笑回答:“好呀,还得麻烦王兄帮着相看一所好宅子,价钱嘛,倒是好说。”

    王宝有意和她交好,拍了拍胸脯:“好说好说,包在我身上,保证物美价廉!”

    正说着,殿上肃静下来,庆元帝赵渊迈步坐在宝座之上。

    “叮”的一声,这一瞬间,系统的声音再次在田小梨耳中响起。

    任务者请注意,支线剧情任务一,帮助庆元帝赵渊重新登上帝位,已完成!

    又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田小梨忍不住微笑起来,这个支线任务,完成得太容易了!

    现在,就只剩下扶平王当太子的任务了。

    这活儿,她够呛能做得了,应当想办法让赵估来做,只要赵估多作几次死,平王上位就容易得多了。

    田小梨正想着怎么给赵估加一把火,就听见殿上的声音似乎提到了云缡的名字,众多大臣朝着她看了过来,王宝更是嘴张得老大,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像是今天才认识她似的。

    田小梨赶紧回想刚才听到的话,可惜因为走神,也因为站在最末排,还真没听清楚内容。

    王宝先回过神来,见田小梨傻愣愣地站地,低声提醒她:“赶快谢恩呀,苏缡你这是高兴傻了吧?”

    经他这么一提醒,田小梨也不敢问刚才宣了什么,先出列谢恩。

    皇帝见田小梨有些惊吓傻愣的神情,倒很是高兴,捻着胡须呵呵笑了几声,宣旨的小太监便再次开口,让她退下。

    田小梨回到队伍末端,王宝看着她的神情犹如见了鬼一样:“苏缡你是云家的女儿?”

    田小梨想起刚才听到云缡的名字,不用想也知道,赵渊肯定把她的真实身份说出来了。

    这时候打量她的目光不少,前排的老臣们也就罢了,靠后一边的队伍里面,那些年轻的武将文臣,无不悄悄地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她。

    其中更有几个,在回京路上拦截过他们,同她交过手的武将,皆是一副天啊,我竟然败在一个女人的手下,太丢人了让我去死吧,类似的不可置信的神情。

    王宝的神情也不好看,他咬牙切齿地低声道:“好你个苏缡,咱们俩这是过命的交情,你怎么还骗我呢?你明明是云缡,怎么说自己叫苏缡?”

    田小梨低声回答他:“当时我也是奉了太后和那位的命令,女扮男装出战的,苏是我的母姓。”

    “那你也不该骗我呀!”王宝压着嗓子,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不行,我受伤了,你得赔我,把甜枣赔给我。”

    田小梨拂了拂官袍的袖子,抬起头不理他。

    殿上还在宣读封赏的内容,赵渊对于他不在的这几年,文武大臣们追随赵估未曾接他回来的事,并没怎么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