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佛传记- 第二千四十八章冲浪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Alex郑 书名:修佛传记
    整个时空隧道就形容成一个沙漏的说法,然后恒仏所在的位置就处于偏下界的那一边沙漏口子的。这中间是一个很狭窄的口子,这个口子有什么作用呢?就是说你异界出来的怪兽偷跑出来,一般都是往这个后方向跑的说,因为就是说前方的路是比较拥挤的,一般来说都会选择一条比较简单的道路吧!然后就导致了很多所谓的异界修士入侵之类的事情了。

    那就在这个口子的附近就会有一个推射器的说法。这个推射器的意思就是说让获得足够的弹射力能够冲破这个狭窄口子的意思。那么禹森这边也没有意见的说,这一下子就很失策了。恒仏这边一下就被吸收了进去这个弹射的位置之上的,这个也算是此界的一个特色吧!就是将你吸附在规定的位置之上了。然后将你弹射出去的说。那么在这个一个过程当中也是比较被动的事情,这也是进入下一段唯一的路径了。

    也就是这么的一个途径而已,基本上你也没反抗的权利了。至少就是说恒仏这边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恒仏就是很悠闲的在飘扬,自己还在思考后面应该怎么去度过的时候。恒仏很明白说这后面是要发生什么事情的,都已经不是说预测之类的事情了,都是已经说是经历过这一等差不多的情况,已经是再一次发生了说。还记得说恒仏在以前的时候也是给整蛊过一次的,当时脑海里就闪现出来的就是说之前已经是遇上过的一次。算是被禹森整蛊的还是什么情况吧!反正这当中的事情就是说跟现在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说。恒仏的大脑也是自动分析出来,将整个画面又调出来的意思。

    这就相当之有意思的事情了。恒仏就像是预知未来的感觉,就是那么一瞬间的意思恒仏的大脑就是触电的感觉。恒仏这一瞬间就知道了这后面是要发生什么了,这事实证明也是如此的说这事情的走向也正是自己所预想的一样。恒仏这是拼命地想要去抓住这周围的救命稻草之类的东西,反正就是阻止自己掉进去便是了。恒仏和禹森都不清楚就是说这弹射自己出去到底是去到哪里的说,所以就是一直那么的抗拒的。如果提早知道说这当中只是一个沙漏的形状那么就不用那么的费神了。这要是知道说这后面的结果也是趋向于一个好的走,基本也不需要如此的真正了,这相对于就说恒仏的一个职业习惯吧!

    反正就是说当这场面是失去控制的情况之下你基本上也就丧失了自己的节奏了。所以看起来或许是不危险的恰恰正好就是说这就是所谓的萌芽了。可是不管恒仏怎么去做,怎么去挣扎的说这周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给依靠的了。这周围都是所谓的黑洞或者是界门之类的,这一开一合的情况之下恒仏也不明白说自己抓住了这边缘又会有什么意义呢?这真的是运气不好再来一次这怪兽的冲击自己真的是。最恐怖的不是说自己被咬之类的。自己身体情况自己还是清楚的,这怪兽要是只是撕咬的情况其实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那么的有效果的。

    恒仏害怕的就是说死咬着自己不放然后自己就比较尴尬了,就是怕这种胡搅蛮缠的。这一种就不是为了要了结你的,就是为了将拖入自己的巢穴里面慢慢享用的节奏。这一般的情况恒仏当然是不会害怕的说,可是你要是将其拖入这个异界里面那么恒仏的晋升之旅不就是告吹了。有很多的小伙伴可是不理解的就是说,你要是去异界的话其实也是可以或者再一次的钻牛角尖的机会。也就是说你也可以在异界蓄势待发的?

    正常的一个理解是可以实现的说,可是现在的意思就不是说了。你知道异界的情况就一定适合你生存发展的?你在异界就能够找到你生存之道了?这异界可能是说吸收灵力的方式是不一样的说?也有可能的就是说找不到适合你的机会了?机会值得就是说你要重新去理解这个世界了。你要重新去寻找适合你自己恢复能量的方式?先不说去找增强自己的方式了,就是恢复现在这个状态之下也是难上加上的说法。如果你真的是可以找到这恢复巅峰的办法。那么就问一下说你是否是足够的时间进行晋升了?是否足够的时间进行自己的准备了?不单只是这装备的升级,还有这丹药和法宝的升级你确定就是说有这方面的资源?如果你的法宝是不可能修复的,那么你要有足够的时间恢复和足够的时候重新去寻找。

    所以就是说单单是这一点来说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才是恒仏所在绝望的东西。那么自己就要避免掉这一事情的发生了。所以恒仏并没有去抓这界门,也只能够很是生硬的被拉拽过去了。主要的就是说自己身下的这一块板来说自己还是要保护起来的。可能说恒仏看得是比自己的生命都还是重要的一件东西了。恒仏真的是死死地就拽着这浮木是不放的,现在恒仏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放弃抵抗了,然后站上了这浮木之上。借助这惯性来说自己也是尽可能是去控制这个浮木的方向。看起来是很潇洒的一个动作,可是实际上就像是待宰羔羊是一样的到了,恒仏这脚板是在控制这速度或者是方向的说。这脑里还是在思考应该如何逃离这个圈子的。

    似乎在目前为止都是没有什么机会的说。这个时候的心情不说话了吧!禹森不能阻止,对于现在的情况也是无能为力的说法,所以便开始跟海岬兽在交代这后面要准备的事情之类的,也就是说最坏的一个打算来说你应该如何去帮助恒仏的。这一点到底说谁能够说清楚呢?那么为何说禹森会有这个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