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十四章 照夜玉狮子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十四章

    照夜玉狮子

    ————————————————————

    ......

    与陆安康一同出现的还有王不一和茅不易。

    三人并肩站在那里,如临大敌一般的挡在前面。

    花木兰心道:难道是惹了什么大祸?

    但见三人逐渐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花木兰和陈刃心这才瞧了过去。

    ......

    那船头穿着一只一丈高的狮子。

    在那黑夜当中,如同一道散发着玉芒的玉狮子一般。

    只见那狮子通体上下,一色雪白,没有半根杂毛,浑身雪白,传说能日行千里,产于西域,狮子当中极品中的极品。

    它名唤照夜玉狮子。

    可是这不是一头马的名字吗?

    花木兰和陈刃心想查百度,然而此刻手机的信号早已经消失不见。

    陈刃心脑海中竟是那出现在小说当中照夜玉狮子马的形象。

    此马生下只脖子周围长毛,犹如雄师一般,性格暴烈,但长大后,会被赶出马群,随之性格也会变得温顺。

    据书上说被赶出马群是因为晚上此马身上挥发出银白光,故得此名。

    长坂坡上,令赵云七进七出而落于不败,落入陷坑生而又能飞跃而起的那匹马,名叫照夜玉狮子。

    三国演义中并未交代此马名此说法出处不详。

    《水浒传》中对照夜玉狮子马的描述:

    雪练也似价白,浑身并无一根杂毛。头至尾,长一丈,蹄至脊,高八尺。那马一日能行千里,北方有名,唤做『照夜玉狮子马』,乃是大金王子骑坐的。

    ......

    伍云召是隋唐小说中的人物,排名第五,驻守南阳关,世人称“南阳侯”。

    因其父右仆射伍建章遭朝廷奸党陷害,于是举南阳关之兵反隋。

    隋廷派宇文成都前来征讨,伍云召虽不敌宇文成都,但是凭借着宝马“照夜玉狮子”杀透重围,保全性命。

    ......

    段景住原来是涿州一位贩卖马匹的好汉,擅长盗马训马。

    因为生得赤发黄须,骨瘦形粗,所以人称“金毛犬”。精通蒙古话、西夏话、辽国话。他在长城外盗得一匹好马,名叫“照夜玉狮子马”,浑身雪白,能日行千里。段景住想把这匹宝马献给梁山泊。

    不料路过曾头市时马被曾家五虎抢去,段景住一个人逃奔梁山,报告此事。

    晁盖听后大怒,命梁山人马攻打曾头市,但不料晁盖中了曾家教师史文恭的毒箭而死。段景住归顺梁山后,做了梁山军中走报机密的步军头领第三名,是梁山泊第一百零八位好汉。

    在征讨方腊时,段景住因船沉,溺死水中。

    .....

    照夜玉狮子马的名声太大,太多。

    使得人渐渐忘了——

    这世上真的有照夜玉狮子的存在。

    眼前这一丈三尺高的雄狮——

    便是证明它存在的例子。

    只瞧见,陆安康瞧着它的气息稍微安稳一些之后,缓缓走上前,慢慢的抬起了一只手,将手掌高高举起之时。

    那照夜玉狮子竟然顺势低下头颅,使得陆安康能触摸到它的鼻梁。

    温柔的抚摸了一阵之后,照夜玉狮子的情绪算是稳定了下来。

    转过身再度跃入河水当中,随着它动,那船再度行驶起来。

    ......

    “还记得小时候,咱们第一次也是跟这两货一样,冒失的闯到了甲板上,然后碰到了照夜玉狮子。”

    茅不易回忆道:“当时跟着我们一起是谁被吓得尿裤子来着?”

    “是你吧?”陆安康转身笑道:“也多亏当时有浪水打了上来,帮你掩饰了过去。”

    茅不易狡辩道:“要是这样说,我怀疑你俩也尿了。”

    三人在笑声当中带着花木兰和陈刃心回到了加班当中。

    “这世上竟然有这种异兽存在?”

    王不一言道:“要不然,你以为山海经为什么会被流传下来呢?”

    尤其是山海经异兽图......

    山海经异兽自然是指《山海经》记载的极具神秘感奇异怪兽,这些异兽让读者一定程度上了解了古时候的生态环境和古人对一些未知事物的理解和想象。这些长相奇特的异兽也为众多美术爱好者、艺术家提供了无尽的遐想,让大家总是乐此不疲的创造着。

    山海经异兽图有很多的人绘制过,中国古人有蒋应镐、胡文焕、成或因等人为其绘图;日本有《怪奇鸟兽图卷》;现代也有很多人绘制过众多版本的《山海经》异兽。这些古今中外的异兽图为我们研究山海经增加了许多新的方向,也让很多非专业人员从另一方面走进了《山海经》的世界。

    ......

    花木兰不经问道:“这些异兽不是那些人凭空画出来的吗?”

    茅不易笑道:“你是不晓得这些人真正的身份吧?”

    这些人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茅不易,陆安康,王不一都没有说明。

    但这些异兽真实存在,却证明这些人的存在身份远没有她想想的那么简单。

    花木兰透过船舱里面的玻璃窗户,静静的瞧着船头拉着船艇行驶的照夜玉狮子。

    一开始没有发现,如今看来,这狮子就好像是黑夜中的明灯一般的存在.......

    它的存在使得整个黑夜有了一丝光芒。

    化成了两道的水线在它身后蔓延着。

    这条船要往那里,全由它来决定。

    “这狮子可真美。”

    花木兰没有敢再上甲板,照夜玉狮子对生人的气息很排斥。所以一般情况下,客人们都得躲在船舱里面。

    即使如陆安康一般,也并不是每一次都能顺利的得到照夜玉狮子的亲密问好。

    它的脾气虽然温厚,但它的使命却不允许它在危险接近的时候......

    依旧是温厚的样子。

    船一直行了三个日夜。

    不,没有日,只有夜。

    无边的黑暗中,花木兰一直以为他们可能到不了岸边了。

    然而,总是错觉远比直觉要多得多。

    那复古的码头出现在岸边的时候。

    依旧是黑暗无际的天空。

    下了码头,花木兰扭头好奇的看着照夜玉狮子,只瞧见它已经乖乖的转过头,带着它的那只小船,再度朝着起点的方向游了过去。

    陆安康说道:“应该是又有客人来了。”

    一旁的王不一补充道:“很明显,这一次的拍卖会不是我们几家的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