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十七章 善终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十七章

    善终

    ————————————————

    ......

    据说创立善终的是一位得道高僧。

    但这位高僧在得道之前,却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

    再让后——

    每一任看守善终的护陵人,仿佛之前都做过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直至他们放下罪恶,才有了称呼护陵人的资格。

    然而当他们放下罪恶的时候,真正的磨练也才刚刚开始。

    ......

    如最新一任的护陵人。

    生年不详,只晓得他是一位已经年过百岁的老人家。

    曾——

    上过战场。

    让花木兰注意到这个老人家的是在第二天的时候。

    一阵枪响声打破了黎明的宁静。

    众人居住在半山腰的一处客栈上面,那里正巧是枫林的上方,站在阳台上便能俯瞰整个枫叶林,甚至能看到小半的八步里街。

    客栈是复古建筑,仿造的是唐朝时期的模式。

    不少人在入了客栈之后,便各自去了自己的房间。

    短暂的享受了一下古人的生活之后,再度聚集到三楼的一处露天阳台那里。

    那里是一片专门腾出的空间,应该是给不确定事件准备的。

    比如小型酒会,或者见面会以及晨间修习之类的。

    此刻,没有以上几种事情。

    倒是——

    陆安康三人依旧结伴到了这里,多半是回忆罢了。

    花木兰也早早就起了,在和陆安康军旅生活十年当中,她已经忘却了什么是晚睡。

    只晓得意识早已习惯了这种早睡做功课的日子。

    这一天的功课是晨曦的吐纳,就在陆安康三人旁边。

    因为只要哪里有一点不对,王不一就能只靠耳朵就听出来,然后帮她纠正问题。

    而三人则是一直望着“善终”陵墓所在的位置那里。

    “你说今年,会有人来吗?”

    “会的。据说每一年都没有消停过。”

    “可怜的老爷子,又得挨枪子了。”

    “没办法,这是他的劫难,得靠他自己。”

    “去他妈的劫难,不过是神的一句废话罢了。”

    就在陆安康这句话刚刚说完时,枪声响了。

    花木兰瞬间朝着那里望过去。

    “哪里打枪?”

    就在她打算用闪飞雷快速移动过去查看的时候,被陆安康阻拦:“八步里街这里限飞。”

    什么?

    还限飞?

    陆安康三人,加上陈刃心以及对枪声极其敏锐的罗文皓。

    六个人快速的朝着“善终”陵墓那里扑了过去。

    ......

    那是一座被青色的阔叶林环绕和包裹着的,海拔不超过一百米的山峰。

    而在这座山上,每一个树的底下都会有一颗无名的石碑。

    据说,这里的树是根据墓碑的数量来增长的。

    当有人入葬这里的时候——

    便会有后人在这颗陵墓的旁边种上一棵树。

    但多数人认为,这棵树是从坟墓里面长出来的,是以入葬人的身体为根源,慢慢长出来的树木。

    似乎还有人说树木的种子不知由谁而种下,树之所以长得好,是因为树根底下的肥料好。

    因为那是用那些昔日恶人的尸体做成的肥料。

    传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扭曲。

    ......

    六人行,很快便到了那“善终”陵墓的入口那里。

    那是一片阔地,满地的落叶当中被扫出来一道小径。小径的终点便是那个“善终”陵墓的入口。

    那陵墓入口的牌子是一块简简单单的木板。

    四周是竹棍做成的篱笆。

    围着这座“善终”山走了一圈。

    便是这一圈矮矮的墙,便没有人能随意的翻过去。

    陆安康说,即便是如王不一这般实力也翻不过去。

    因为篱笆上面的法力很强,强得众人只能走入口那里。

    而此刻,入口那里坐着一个年过百岁的老僧人。

    头发不知道是剃了,还是秃了。

    花白的胡须到了肚脐的附近,此刻他盘膝坐在“善终”陵墓的入口。

    不远处小径上,站着一个举着中正步枪的年轻人。

    不!

    是一个看上去才十五岁的小家伙。

    他的枪口瞄准的就是老僧人的脑袋,他以强烈的愤怒语气对老僧人吼道:“让开!老东西,不然我连你一起崩了!”

    中正式仿自德国1924年标准的毛瑟98步枪,使用标准7.92毫米毛瑟弹,性能十分优秀。国民党兵工厂1932年以后生产的中正式钢材、做工、装配都十分精致,与德国毛瑟厂的枪相比,一点都不逊色。国民党第一军,前身是税警总团,是国民党最早全盘德式的军队,用毛瑟、中正式、fn公司产的毛瑟,创造了不可超越的步枪作战神话。中正式唯一的缺点是后坐力大,但是单发步枪受后坐力影响很小,全枪增重也不明显,故根本不是缺点。

    ......

    这一点,在民国呆过的陆安康十分清楚中正步枪的威力。

    然而让他好奇的是,这个小家伙手中拿着的中正步枪看上去很陈旧——

    就像是老古董一般的存在。

    却又如此的崭新。

    他拿着的是一把真正的中正步枪,而不是现时代仿造的。

    一把从民国时期留下的中正步枪有多稀缺,这一点是不需要特殊强调的。

    年轻人对着空中又是一枪,手法竟然完全没有收到中正式不强后坐力的影响。

    “老东西,给老子让开,不然我崩了你的脑袋。”

    他朝着老僧人那里嘶吼道:“不要让我对你的最后一点同袍之情也一并丧失掉。求你给我让开!”

    同袍?

    这个小家伙跟这个老僧人竟然是同袍?

    众人不解。

    陆安康皱着眉头,因为他感觉到这个小家伙的情绪正在一步步的走向失控。小家伙盯着那个依旧面无表情,决心领死的老僧人。、老僧人脸上的表情......

    使得这小家伙的情绪崩溃到了极点。

    最终失控了。

    花木兰本能想要阻止这场因为失控而带来的悲剧,却给陆安康死死的拉住了手腕。

    子弹脱离了枪膛,穿过了枪口之后,径直的朝着老僧人的眉心撞了过去。

    那子弹在闯入眉心的瞬间,直接洞穿老僧人的头颅。

    伴随着鲜血一点点流下......

    老僧人睁着双眼,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表情,缓缓的倒在了血泊当中。

    小伙子在看到老僧人倒下的瞬间,崩溃大哭。

    跪倒在那里——

    双手狠狠的捶打着地面......

    “这一年——依旧没变。”

    “老僧人依旧死了。”

    “那个小家伙依旧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