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二十章 拍卖会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二十章

    拍卖会

    ————————————————————

    ......

    “不会又是你的前女友吧?”

    陈刃心在注意到那日本女子对陆安康留下的眼神之后,悄悄的在陆安康的耳后问道。

    陆安康笑了一声:“我的私生活没有这么夸张。”

    但不夸张的是.......

    这次的拍卖会已然没有那么简单了。

    连岛国那边也派人过来参加了。

    不说八步里街是怎么想的。

    这里面有不少老前辈都是曾上过抗日战场的,与这些日本岛国的仇恨那是完全不需要言语就能说明的。

    这些小日本竟然敢来?

    茅不易低声骂道:“就不怕......能不能活着回去?”

    后来,花木兰和陈刃心得知茅不易的祖父曾经便是在抗日战场上活跃过的,但最终倒在了那里。

    死因不详,据说是碰上了日本人那边的阴阳师,与其恶斗之后牺牲了。

    这种种传闻都仿佛在告诉花木兰和陈刃心这两个小家伙——

    眼前这些看似打扮平庸的人,实际上都有着强大的背景在身上。

    ......

    拍卖会在三日之后,正式开始了。

    地点是在八步里街中心的一处七层商楼那里。

    据说这是当年托塔天王李靖手中玲珑宝塔所化......

    又传说这只是一个仿制品,但不管如何。

    这个塔楼是八步里街非常重要的所在。

    因为它即使不是真的玲珑宝塔也拥有着和玲珑宝塔近乎一般无二的能力。

    玲珑宝塔:全名七宝玲珑塔,可有收妖魔,镇鬼煞之能,原为天界重宝,拥有浩大无俦之力,据说能降伏一切妖魔鬼怪,必要时仙神也能被收服;由灵鹫山元觉洞燃灯道人授予托塔天王李靖,曾用于镇压九尾狐,最后原因不明,失落在人间,无人知晓其下落。

    .......

    入塔门前,有四个守卫。

    穿着僧袍,却留着道士的发髻。

    不晓得其中含义,他们只是站在那里,任由别人进出。

    好似只是一个摆设一般。

    陆安康对花木兰三人说道:“都跟在我身边。”

    这一次不同于往年,他不再是以祖荫进入到八步里街,而是以杂货店的名义。

    事实上,在八步里街这里,杂货店的名号是有的。

    这一点,当他们从四个僧袍道人身边走过的时候,就得到了许可。

    僧袍道人们只是看了看陆安康四人,随即提醒了一声:“请陆店长往四楼去往。”

    去四楼是什么意思?

    这七层玲珑宝塔的楼层极为讲究。

    第七层除了八步里街的主人,谁也入不得。即使如武林盟主雄狮铁战一般的存在,也一样只能呆在六层的位置。

    据说曾经有过特例,但是极为稀少。

    比如昆仑榜的创始人——十方老人,这种活了上千年的老家伙。

    八步里街自然是不会怠慢了。不过据听说也只来过一次而已。

    除此之外,像十方老人这种地位高人不用说。

    现今一代的人中,也就只有小盟主——傅小先生才有这资格登顶七楼的位置。

    据说还有一人也有资格上七楼,但是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过。

    所以不得而知——

    唯一知道的是无论是八步里街的老板,还是前任小盟主——傅小先生,皆是此人的朋友。

    此人曾做过什么,便晓得了。

    应该是曾做过什么厉害的事情——比如拯救全世界之类的功德。

    再让六层,便是如武林盟主这般的地位的人所坐下的位置。然后还有一些神秘的高人,这些高人想必应该只比十方老人这种级别次一些。所以整个六层也就雄狮铁战算是一个后辈。

    名义上,很多人也都把第六层当作地位开始点。

    因为第七层几乎没有人出现过。

    事实上,连第六层常年也是空着的。

    所以到了第五层那里......

    然后还有如武当掌教真人,茅山掌教真人,少林方丈等这些资深大门派的掌门。

    然后到了第四层就是一些长老,以及低于资深大门派的势力头头。

    原本只能算是年轻一代的陆安康,这次乘着杂货店的光,落在了四层的位置。

    连茅不易和王不一都只是在三楼翘楚所在的位置而已。

    所以茅不易全程都在抱怨——

    抱怨什么,便不用多说了。

    再往下的身份便不用提及了。

    一直到第一层,便是展览宝物的地方,四周围着四个运输宝物的下人。

    花木兰不解:“不应该找点保镖守在一楼吗?”

    陆安康道:“你觉得有谁敢在八步里街抢宝物?那他真的是活腻了!”

    ......

    也是......

    花木兰继续盯着楼下的位置。

    ......

    打四楼一下是没有座位的,但座位对于花木兰来说明显是多余的。她更愿意站在阑杆那里瞧着下面的动静。

    尤其是熙熙攘攘的二楼那里......

    二楼的空间从外面看是不怎么大的。可是此刻一看,竟好似容纳了一千人一般。

    陆安康说:“就算是再有一万人,也一样能够容纳下。因为这里被赋予了强大的法力结界。”

    陈刃心道:“这八步里街的底蕴倒是够厉害的。”

    罗文皓在一旁没有言语。

    而在二楼熙熙攘攘人群当中,花木兰隐约听见,有人在怀疑她们这里的资格。

    “那几个小娃娃算什么?”

    嘈杂声传来:“是不是盯着一个掌门,或者老板的名号就能上四楼。老子他妈也是掌门,给老子让路,老子也要上四楼。”

    花木兰下意识的看着陆安康,极少喝茶的陆安康正在品着茶桌上准备的茶水。

    一旁伺候的有茶女,茶女介绍道:“这是今天早上刚采得茶,甚是新鲜。”

    陆安康言道:“如果可以的话,能帮忙拿来一些点心吗?我这里有个丫头话比较多,我想用点心来堵住她的嘴。”

    茶女微笑着离开,花木兰扭头吆喝道:“谁话多啊!你没瞧见底下有人在质疑我们的资格吗?”

    “每年总有那么几个不开眼的人会被放进来,然后搞出一些小矛盾,你知道是什么吗?”陆安康不回答,反倒是问道。

    陆安康毕竟来过这里几次,想比他们,太了解这里的规矩了。

    “他们很乐意有人闹事,因为这样他们就有了.....杀鸡儆猴的理由。”

    话音刚落,二楼便有人遭了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