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三十九章 落脚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三十九章

    落脚

    ————————————————......

    鬼子就像是那种不安分的老鼠一样,不断的繁殖着,蔓延着。

    它似乎要把整座城都给啃食干净,方才肯罢休一般。

    甚至包括本该神圣的教堂依旧免不了要遭到他们的祸手。

    四把刺刀撬开了教堂的门,他们小心翼翼的避开了院子里面的炸弹,然后往教堂里面小心翼翼的摸索过去。那样子仿佛生怕惊走了猎物一样。

    只是他们眼中的猎物这次是有所不同的。

    罗文皓和李教官早就警觉到了这点,那假神父被吓得四处乱逃。

    但他身边两个男人已经默默拔出了刺刀,李教官看着罗文皓手中两把刺刀亮出的时候,便再度坐回到原来的位置。

    然后等着罗文皓回来......

    甚至连三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到,罗文皓一边抹着刺刀上的鲜血,一边走了回来。

    角落里面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被吓得瘫坐在地上,他惊恐的看着罗文皓,显然他瞧见了罗文皓杀人时候的场面。罗文皓瞄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应该早点习惯这些事情。”

    男孩瘫坐在那里瑟瑟发抖。

    罗文皓走到李教官身边,对他说道:“尽快把尸体埋了,应该还会有日军过来的。”

    两人起了身,甚至连那个胆小的假神父也跟着钻了出来,加上刚才被吓瘫的男孩,四个人在后院坟墓区域那里......快速的挖了一个深坑,将四具日本人的尸体埋在里面之后。再度回到了教堂......

    假神父叫约翰米勒,本该是一个给死人化妆的。

    只是无意中落到这里,暂时在这里避难。

    那个十几岁的孩子叫陈乔治......

    当这些名字逐一的出现在罗文皓耳边的时候,罗文皓顿时一惊。他知道陆安康之前的经历,叫做一种介入方式的历史。有的历史时空是在正史的记载下,有的历史时空是在野史的记载下,而有的时空则是虚构与现实当中诞生出来。就如同现在......

    金陵十三钗?

    李教官,还有之前被提到了玉墨?

    这些人?

    恍惚之间,罗文皓陷入了沉默,难以自拔的沉默当中。

    原因很简单——

    他晓得这些人的结局。

    晓得这座教堂的结局。

    晓得李教官拼死保护那个孩子的结局。

    那个孩子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罗文皓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在约翰米勒的建议下,李教官带着那孩子到了地窖那里。在那里,和电影里面一摸一样的名字统统出现在了罗文皓的眼前。

    他见到了那个所谓的玉墨,小蚊子,豆蔻.......

    那些秦淮河的风尘女子。

    1937年,日军入侵南京,战火中,六朝古都化为废墟,众多中国军民被困城中。一支十数人的国军德械教导队余部在长官李教官指挥下,从日军手中救出了一批教会学校女学生,而李教官等人,至此丧失了出城的机会。幸免于难的书娟等学生返回文彻斯特教堂,随她们一起来到的,还有受雇远道至此收敛神父遗体的美国人约翰·米勒。此时的南京城中,逃难的人们蜂拥进安全区和教堂寻找庇护,十四名风尘女子强行进入教堂避难,其中精通英语的玉墨希望借助约翰的身份为一行人提供更多保护。教堂的墙壁,并不能阻挡日军的铁蹄,教堂内的人们,将面临孰生孰死的选择。

    .......

    难怪这个李教官这么了解德国枪械,难怪他枪法这么好。

    罗文皓看着他,仿佛瞧见了他之后战死的结局,他看着地窖里面这些秦淮河的女人,仿佛瞧见了她们一个个惨死在日本人手中样子。

    那一刻,他崩溃了。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些女人对李教官的指责:“你们当兵的为什么不去打日本人,躲在这里来干嘛?”

    他愤怒的冲过去掐住指责李教官的那个女人:“你有什么资格批评他,你有什么资格?”

    女人被他掐的喘不过来气。被他的愤怒吓得说不出话来。

    罗文皓在那里自言自语道:

    “你们有看到他们在身上绑上炸弹,用身体做人肉炸弹去跟日本人坦克去拼命吗?”

    “你们有看见这些人一个一个在倒下,他们上司已经跑了,但他们依旧在坚守,他们明明已经到了城门口,却又转身回来,为了什么?”“甚至咋子你们逃出醉红楼被日本人追杀的时候,也是他开枪,帮你们打得掩护。”

    罗文皓在那里压制愤怒诉说着这些残兵败将的屈辱。

    女子们沉默了,李教官将那个孩子放下,缓缓说道:“这孩子叫浦生,快不行了。我就想让他在死之前能够躺在暖和一点的地方。拜托了......”

    他说完,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人群中那个异样的,你在这些女人中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女人站了出来。

    不用猜测,罗文皓已经知道她是谁?

    她应该就是李教官口中所说的那个叫玉墨的女人。

    她站在那里,即使已经到了如此慌乱的地步,她依旧是这群人中最美艳的存在。是所有风尘女子都无法相比的存在。她就那样说道:“留下来吧......我们给你们腾个地方。”

    她这样说,但李教官却只是点头,算是表达一些谢意,然后就再度往前走了,离开了地窖。罗文皓在离开地窖之前,瞧见了豆蔻帮蒲生擦干净了脸,连连称赞道:“这孩子长得可真俊俏!”

    她的言语被同伴们比作在发花痴,引来一阵嘲弄:“豆蔻看上人家小娃娃了,发情了。”

    那豆蔻娇羞的说道:“不是这样的,我就是觉得他长得像我家弟弟。”

    她那浓郁的南京口音,此刻是那么的好听。

    那一刻,罗文皓忽然流下了眼泪。

    不知道为何,他又看到了结局。

    看到了这个女人为了在蒲生死之前,给他弹奏一首琵琶去找外面找琵琶弦的时候,惨死在了日本人手上的画面时。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

    在另一个时空的八步里街那里。

    拍卖会的幕布前,出现了这场苦难中的一个主人公。

    他叫蒲生,没人晓得本该死掉的他是怎么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