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四十三章 商女不知亡国恨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四十三章

    商女不知亡国恨

    ————————————————————......

    那碧绿的秦淮河没了。

    那娇艳的醉红楼也没了。

    剩下的也仅有的便是教堂地窖那里......藏着的十四个秦淮河的风尘女子。

    她们还有记忆。

    也仅仅只是记忆。

    大多数是关于她们如何被卖到了青楼。

    如何成为男人****的记忆。

    玉墨便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在整个故事当中,她是那样特殊的存在。罗文皓有幸读过这本书,也看过这个电影。这个叫玉墨的风尘女子一出场就显示出与其他女伴的不同。

    当她们死乞白赖地用对付嫖客的手段来博得教堂人员的同情,破罐破摔的时候,玉墨并没有自轻自贱,而是真诚地跪下来,用一种深明大义的口吻乞求神父给她们这些并不贵重的贱命一个好死的机会。当神父终于抵挡不了这群洪水猛兽般的女人的攻击,答应先暂时收留她们两天的时候,她没有随她们莽撞地横冲直撞,而是又一次跪下道谢。入住教堂之后,当阿多尔多问她名字的时候,她那种知书达礼、落落大方的神态和动作,根本就不像是个窑姐。作者这样形容此时的玉墨:“她不是那种艳丽佳人,但十分耐看,也没有自轻自贱、破罐破摔的态度。女孩们和阿多尔多都给她收服了。一刹那,忘掉了她是一个身份低下的风尘女人。”在代表高贵气质的对妓女深恶痛绝的书娟的眼里,“她虽然有一点拿捏矫情,但基本上是入的眼的。”

    玉墨刻意地要在人前树立起与红楼们泼辣无理截然不同的淑女形象,来扳正人们对她这类风尘女子的看法。或许是有一种虚荣在作怪,但这也是她不甘于命运摆布,勇于抗争的表现。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她四书五经也读过,琴棋书画也通晓,并不比那些大家闺秀少些什么,只是命运捉弄了她,家庭的败落摧毁了她大家闺秀的梦想,将柔弱的女孩逼上了风尘之路。生在那样一个父权制依旧根深蒂固的时代里,她除了拿自己的身体做赌注,剩下的就只能是找一个男人来依附,她也这么做了,但她表现出了不屈的精神。

    或许正是这样的精神......

    一向沉默的李教官对她有着不同寻常的情感。

    在那场浩劫没有到来之前的两天里面,罗文皓发现李教官时不时会往地窖那个位置看过去。墙壁和窗户阻挡了他的视线,他是看到那里的......罗文皓清楚这些,所以他试图用劝说的方式让李教官可以去看看。

    在这样的岁月,在这样动荡的年月里面。

    能有一份这样的感情是如此的可贵。

    如李教官这样痴情的人,应该大有人在。但他却依旧沉默的,沉默着守着他的枪,沉默着守着他的岗位。

    收留玉墨她们这些风尘女子的第三天。

    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的人都如同度过了三年一般漫长。期间有几次小部分鬼子的扫荡都给罗文皓李教官解决了。

    但他们注意到鬼子的数量越来越多。

    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达到他们无法应付的地步。

    接下来该怎么办?

    罗文皓沉默着。

    而这时,李教官去起了身。

    他好似预感到了什么?

    预感到了自己即将到来的结局,还是别的。

    他起身去了教堂那里。

    他那天特意的洗了一把脸。虽然衣服依旧很脏,但他尽量的让自己保持着能瞧出面孔的样子。那本该是一个俊俏的面孔,那面孔好看到比现在的奶油小生,小鲜肉,小狼狗好看到不知道多少倍。

    他微笑着朝教堂走过去。

    陈乔治给他开得门,他没有去问李教官为什么来。

    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个年轻人军官。

    他本该是前途无量,却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他走到了地窖那里敲响了地窖的门。

    开门的是豆蔻,她吃惊的看着李教官:“你是哪个?”

    李教官有些紧张,甚至结巴的有些说不清楚话来:“我来......看看蒲生。”

    豆蔻恍然,急忙将李教官引到地窖当中。李教官感谢的点点头,然后顺着梯子一步步爬了下去。走到了那秦淮河女子的跟前,从她们惊讶的眼神当中走到了蒲生那里。

    当豆蔻告诉她们,这就是那个军官的时候。

    她们无不是震惊的。

    原来在那枪口的背后,在那淤泥的背后藏着这样一副俊俏的面孔。

    他默默的走到了蒲生那里,看着尚且还有气息,也仅仅只是有气息的蒲生。

    一旁的豆蔻解释道:“还活着,但不晓得......”

    她声音中带着哭腔,看来她是真的把蒲生当中自己的亲弟弟了。

    李教官全程都没有说什么?

    即使他明明有话要说的。

    他的沉默,换来的是那些女子们的沉默。

    他就这样离开了,豆蔻嘱咐他在外面小心一些。

    整个地窖里面的女人都应和着这句话:“小心一点。”

    李教官礼貌并且感谢的点点头,看了一眼全程没有说话的玉墨,他就这样走出了地窖。

    当他走过教堂大厅的时候,假神父约翰米勒向他询问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尤其是询问了一下那些日本人是否会杀美国人之类的话。

    李教官摇摇头:“不清楚。”

    他能瞧出来假神父还是假神父,他时刻在想着怎么离开这里,即使他披着神父的衣服,依旧没有改变这个事实。

    李教官转身朝着大门走去,就在这时,他所等待的声音响起:“李教官,能和你跳一支舞吗?”

    他回头。

    看着那个叫玉墨的女子带着答案走过来。

    在教堂宽阔的大厅里面,那一个败将,那一个风尘女子就那样手搭在手上,脚步轻踏地板上。

    那一对男女跳着她们熟悉的舞蹈。

    因为他们不是第一次跳舞。

    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

    也不是第一交流。

    但是这一次,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能说什么呢?

    他们的回忆当中,虽然有交集,但交集却是少的如此的可怜。

    可怜到说起来的话,也不过只是一些家常罢了。

    当舞蹈结束的时候,李教官礼貌的冲着她点点头。

    最后他开口了.......

    “明天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