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一章 起源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一章

    起源

    ————————————————

    ......

    在陆安康不得不进入时空,进行长时间旅行,获取延续生命的办法之时。

    一个叫代号二十一的家伙,则代替他继续着杂货店的斗争。

    而这个的来源,都得从不久前的一个晚上说起。

    ......

    “城西无常、城北龙王......”

    这是城南市的传说。

    传说在那一条流经了城中南北的龙王河的北边河底住着一位龙王,据说人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会现身。但这只是据说......

    传说在这座城市的西边有一座鬼市,那里是无常从地府降临人间时必经过的地方。运气不好,指不定哪天晚上你就会撞见他们......

    ......

    对江河来说龙王是靠不住的!

    因为他在龙王河边跪了七天七夜,可河底的龙王连一次为妻女复仇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所以,他打算去西边鬼市。

    听说那里的无常会帮助像他这样的人。

    一个连给妻女报仇都得恳求别人的人。

    非常纯粹的废物......

    ......

    他从城北的龙王庙,走往城西鬼市,那是一段非常遥远的路。

    唯一支撑着他走下去的是一颗早已写满了复仇两字的心。

    它迟早会停止跳动,至少在他没有到达鬼市之前,他会强忍着这一口气,坚持到那位“无常大人”的出现。

    ......

    冰冷的路,再加上已经冰冷的心,闭上的双眼多半很难再睁开。直到他感觉到来自于身体外的一丝温暖为止。

    那昏暗、柔和的灯光照在了他苍白的脸上。

    风一吹,灯影晃动。

    他疲惫的睁开双眼,不清楚这是哪里,又是哪里会在这样电器发达的年代在晚上点上蜡烛呢?

    可能是停电了吧?

    他坐起身,手扶着自己刚才躺着那把竹制躺椅上、疲惫的目光环顾着四周,目光落在了店中一个晃着虚影的黑白电视机上面。

    没有停电?

    他再度看向那蜡烛,看向四周。

    那是一家破旧的老店铺,店铺里面摆满了元宝香烛,往里面灯火照不到的地方看过去,隐隐约约瞧见了两个人影。在昏暗的灯火下,他们的双眼是漆黑无比的,面容苍白,可是嘴唇却红得妖艳。

    他试图起身走过去,一道声音从他左手边的柜台边传来:“那是纸人!”

    那声音来得突然,他来不及防备,身体便已经被本能的吓得坐回到了躺椅上面。

    柜台底下缓缓升起了一个人头。

    蓬乱的头发,灰色,白色唯独不见黑色。

    密密麻麻的皱纹揉在他的脸上,褪了色的老花镜遮不住那双灯火下浑浊不清的双眼隐隐约约的散发出微弱的深邃。

    他望着江河,许久,又仿佛是片刻,最终开口,只说了一声:“你走吧!往西边走!”

    ......

    那疲惫的身体就如同提线木偶一样,被那老者的话操控着离开了那间店铺。他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那是一家纸扎店,是这条漆黑的街上唯一亮着灯的店面。只是它亮起的灯却是柜台上的一根蜡烛,以及门口挂着的两盏白灯笼。

    江河就这样继续机械的往西边走过去,他再次回头很模糊的瞧见那家纸扎店的门口出现了两道身影,看不清楚,只能感觉到那两个人,一人穿着白衣,一人穿着黑衣。

    再度回头的时候,他的双脚已经停下了。

    夜色如墨,月躲在黑云下,这是不好的预兆。

    就像此刻站在一座古旧的城门楼前江河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一样。

    ......

    【鬼市】两个字,深深烙印在那城门楼的上方。

    “已经到了吗?”

    这里便是城西的鬼市?

    传说百鬼夜行必经之地。

    他正对着鬼市的大门,疲惫的双膝跪在冰冷的石板上,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叫江河、江山的江,长河的河...爹妈死得早,他们只给我留下这一个名字,我猜他们应该是希望我长大以后能有出息。可是他们应该想不到,在孤儿院中艰难活下来的我想要出人头地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我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成了一个普通教师,工作的地点还是在抚养我长大的孤儿院那里。随后我遇见我爱人,结了婚,有了一个女儿。其实这样的生活我挺知足的,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知足让我做出了这一生最愚蠢却也是最勇敢的事情......”

    “我用花瓶砸破了学校教导主任的后脑勺。”

    “原因是我看见我的一个学生在他的办公室里被打得浑身是血。”

    “她告诉我不要多管闲事,可是我最终没有忍住。开始试图反抗那所学校早就存在的邪恶......我亲身经历过的邪恶......”

    “从教导主任开始......”

    “被打的那个孩子叫阿溪,多好的名字,可为什么偏偏是一个孤儿?又为什么偏偏被送到那所学校?”

    “......”

    “我开始收集证据。”

    “除了被打以外、我用手机拍下的还有那个孩子被教导主任扒光了衣服的画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用我说......你们应该想得到的......不...或许你们想不到,因为你们也未必见过如此恶毒,恶毒到对孩子施暴的男人。”

    “那孩子只有十二岁,十二岁啊!”

    “然后没多久,他死了......跳楼!”

    “警方对外宣布是这孩子精神有问题。”

    “哼!我是他老师,我教了他整整两年,我怎么没有瞧出来他精神有问题呢?”

    “哼......”

    “所以,警方是信不过了!”

    “我决定把所有的证据交给我妻子,她是报社的记者,也是一个骨子里面怀着正义的人。在清楚这一切之后,她连夜带着所有照片前往了报社。”

    “可是知道第二天中午,她都还没有回来。再然后,我等来的是她因车祸去世的消息......”

    “我知道是我害了她。当我发了疯开着车要往医院赶过去的时候,车祸很巧合的再度发生在了我身上。”

    “很不巧的是我刚刚两岁的女儿就在车上.......”

    “那一天我失去了一切,为了所谓的正义,为了所谓的善良,为了所谓的真相......我失去了一切!”

    “......”

    “现在...我还活着...但我知道他们很快就会找上我...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来到这里恳求任何一个能听到我声音的恶魔,帮我一把...哪...怕...让我...也变成恶魔......”

    那沙哑的声音失去了他最后的力气,伴随着那没有结束的恳求倒在了冰冷的石板上。伴随着停止的呼吸,身体也开始慢慢被冰冷所覆盖......

    所以他没有机会听到,那【鬼市】城门下,传来沉甸甸脚步声。

    那脚步声一步一步的靠近,伴随着渐渐靠近的冰冷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想要成魔、你得先问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