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十八章 关系网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江河没有立刻去查看,将硬盘收起来之后,他将四人的尸体运到了后面山崖那里,将一具具尸体丢下去之后,他再度听到了山崖底下的吼声。

    而那只绿色的飞蛾再度飞来,愤怒的瞪着江河。

    江河盯着它,冷冷的说道:“你若是不想我把尸体扔下去,可以直说!”

    飞蛾依旧不语,转身飞向了山崖底下,山崖底下的吼声更加剧烈了。江河没有留在那里继续等着去看那飞蛾还会不会再飞上来——

    他回到办公室,快速的将所有的血迹擦洗干净之后。拨通了郑一晨的电话,在郑一晨没有到来之前,那份硬盘里面的资料也被他快速的阅览了一遍。

    里面的证据足够了———

    ......

    “这里面是什么?”

    当郑一晨赶到的时候,江河将那硬盘交给她的时候,她问道。

    江河回答是:“足够你们将那个家伙直接判死刑了!”

    死刑?

    事实上......

    当郑一晨真的把那份证据检阅一遍的时候,那里面的证据也正如江河所言。

    只不过“死刑”是轻的,用郑一晨冲到审讯室里面对庞成德吼出来的那句话来说明就是:“里面的证据足够你死一百次!一百次!”

    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恐怕只有郑一晨,江河,以及它的主人庞成德知道。

    因为在第二天,当郑一晨要把这份重要的证据交到检察院的时候。

    南区分局的警员办公室着火了......

    郑一晨愤怒到了极点,深夜赶到火灾现场的她抓狂的吼着。

    眼看着证据被烧毁,眼看着所有的调查结果就这样在一场大火中付之一炬。

    她的痛苦,她的愤怒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她在那里守了一夜,守到检察院的人来交接证据。守到她寻求帮助的那个人到来——

    那个人在火宅现场绕了一圈之后,回来了......

    “除了证据没了,还死了几个人!”

    那个人说道:“根据我的推断,死者当中肯定有庞成德在内......”

    他沉稳的站在烈火焚烧后的办公室里面,他的平静让在场所有人都不太敢说话。

    他身着一身黑色的便衣站在那里,不说话的时候就像是一尊石像一般的盯着办公室里那几具烧焦的尸体。

    身边的法医、再初步的检查之后,直接绕过了郑一晨到了那人跟前:“欧阳队长,初步检查的结果在这里!”

    那个被称作‘欧阳’队长的人眼睛瞄了瞄郑一晨,然后说道:“直接念吧!”

    那法医随即念道:“初步检查的结果是死者共有六具,五具身份不明,第六具尸体正是关押在审讯室的庞成德。六个死者死因并非是火灾,而是这个地方......”

    法医将自己的手机拍的照片交给郑一晨,从那照片上,郑一晨能清晰的瞧见所有的死者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划痕。

    “大动脉被切断!”

    法医点点头,郑一晨一脸惊奇的看着欧阳:“是有人在火灾之前就杀了他们!”

    对于此刻郑一晨的惊讶,从刚开始就把弄手机的欧阳抬头,那双几乎没有半点表情的双眼盯着郑一晨:“比起这边的火灾案件,你更应该关注这个消息!”

    欧阳将手机递给郑一晨,一个头条新闻此刻就置顶在手机页面的顶端。

    “校长长期猥琐智障幼女......”郑一晨满脸惊恐的将那段视频点开看到一半的时候,她那只手就开始颤抖:“是庞成德!”

    欧阳在手机还没有被郑一晨给直接捏碎之前,将手机夺了回来,并且说道:“这些视频是昨天晚上,紧跟在这边火起没有多久之后,便发生了。”

    郑一晨追问道:“两件事情有关系?”

    欧阳再度用手指拨弄了一下手机,页面的新闻变了:“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顺便搜索了一下南山孤儿院的时候——发现他们那里正在招聘!”

    “招聘?”盯着欧阳手机屏幕上的内容——赫然就是南山孤儿院正在招聘的消息。

    欧阳在郑一晨查看这段招聘信息的时候,继续说道:“先后死了保安、教导主任、厨师、校长。这个学校依旧能快速的平稳下来,真好奇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又是什么样的人能在这种时候依旧把学校管理的如此安稳......”

    “江河???”郑一晨瞬间想到了那个目光冰冷的孤儿院老师。

    欧阳似乎也知道这个名字:“就是前阵子出车祸死了妻女的那个老师?”

    “你知道?”

    “我教过你的,了解事情,必须要全面!”

    他慢慢的将手机收起,仿佛所有的事情,他只需要动一动手指就能知道一番,又仿佛你完全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其实他早就开始关注了。

    “听说他已经当上教导主任了!”欧阳在那里看着不远处正在运往北区分局停尸楼的庞成德的尸体,说道:“直觉告诉我,用不了多久南山孤儿院的校长都可能是他的!”

    郑一晨急忙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多留意他?”

    “那是你的事情,我只是过来瞧瞧......还以为是多大点案子,这么火急火燎的把我叫过来。”

    欧阳示意跟他一起过来支援的北区分局的警员:“走了!整天跟死人打交道已经够忙的了,哪还有功夫管这些活人的事情。尤其还都是人渣......死了活该!”

    郑一晨听闻此话,急忙提醒道:“说话注意点,你可是警察!这大庭广众的......”

    “穿上警服我是警察!”欧阳指了指自己穿得一身黑色外套::“我现在没穿衣服,就不能说点警察不能说得话?”

    并示意了一下那个他带来的法医:“把工作跟南区的同志们交接一下,然后收队!”

    就这样,这样一个连身份都还没有交代清楚的外援在草草的看了一下现场之后便离开了。

    郑一晨知道他的脾气一直如此——

    尤其是对于眼前这些一眼就能看出猫腻的东西来说。就好像他的名字一样——“欧阳”、没人知道这到底是他的名字还是他的姓氏。就好像没人知道下一秒,他会琢磨出怎样的秘密一样。

    在欧阳离开之后,郑一晨立刻吩咐李婷:“立刻派人暗中监视南山孤儿院的情况,尤其是那个叫江河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