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五十八章 对立面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五十八章

    对立面

    ——————————————————

    ......

    “有阴就有阳,身兼三千道法的你不可能不明白这些!”

    陈刃心语气怪怪的反问道。

    从天台上下来的时候,所有的保镖都在,陈刃心还有李坤也一直都在。那为何一开始,陆安康没有发现他们呢?

    秋明从边角的地方找到了几根迷香一般的东西。

    “看来咱们的安保还是出了问题啊!”

    原来是迷香导致陆安康产生了短暂的幻觉,并且巧合的避开了所有人。这种巧合得是经过了多少的计算才能成功的。

    陆安康的回归,那些保镖算是可以离开了。

    杂货店外已经是深夜,关了门,屋子里面竟是浓重的气氛。

    陆安康让秋明安排一下,他接下来想要知道那个人口中所谓的规矩到底是什么?

    然后默默的上了二楼之后,华筝的执念还在那里。

    她的爱等待了千年,始终没有结果,也注定没有结果。

    陆安康将那把金刀放在华筝的手中,他轻声的在华筝的耳边说道:“若有来生,他会选你的!”

    仿佛这千年的执念就是为了这样的一句话,千星万点的思念化成了点点星芒消失在了所有的尘世当中。一旁的梅若华,看着这一切,她问陆安康:“倘若这一缕执念是我,你可会骗我?”

    陆安康点点头,将金刀收起来,放在了属于它的那个架子上面。他带着梅若华下了楼,当陈刃心注意到梅若华的时候。

    陈刃心问道:她是梅超风?

    陆安康也是点点头。

    陈刃心:”这就是所谓的规矩,一方打破,另一方也会主动打破的!”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得从这家店的起源开始说起......

    这家店从何时而起,尚且不能查证。

    但上一批店员就是陈刃心,秋明以及李坤的父母辈们。

    他们几家世代都会挑选出来一人到杂货店中进行着这场传承,守护着这家店的新主人。

    决定这主人的不是别人,就是这家店的本身。

    它的选择没有任何根据,完全是随机的存在。

    至少在所有人的理解当中它就是这样的......

    那么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地下室的工作台那里,陈刃心将陆安康带回来的紫薇软剑还有白蛇银鞭与飞刃刀和长光刀摆在一起进行观察。

    一边说道:“它存在的最基础的意义,你可以理解为是一种维持。”

    这世上的邪恶之徒,他们会想方设法的搞出来一些,常人所想象不到的事情。

    没有任何的理由,就只是纯粹的作恶。

    所以这些被称之为“恶徒”、而对于店里面的他们,这些恶徒被称之为极端主义者,一群以“邪恶”和“死亡”作为宗旨的死徒。

    他们的手段狠辣,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

    其中最恐怖的是他们的领袖,和陆安康一样,每一代会有一个新人出现,每一代都会有一批强大的守护者守护着他们。

    但这些领袖上任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攻击杂货店。

    他们不会给杂货店带来致命的打击,是以一种警告并且恶意破坏的方式来袭击杂货店。以此向他们的死徒们证明他这个领袖的能力。

    时间原本是在新上任的杂货店店主继任后的半年或者一年后,但现在规矩显然已经被破坏了。

    被破坏的原由就在这里......

    “你不是说这是任务之后的奖励吗?”

    陆安康不解的问道,陈刃心点点头:“这把唐横刀以及苗长刀自然是奖励,但其余的地方可不是......”

    陆安康明白了,冷笑着看着陈刃心:“意思就是说,所谓的破坏规矩,是你在暗中搞得鬼。”

    每个人都能听到陆安康语气中逐渐浓郁的愤怒。

    陈刃心冷冷的坐在工作台那里,他平静的说道:“跟他们那边一样,我们这边的人也需要一个证明,一个证明你可以当领袖的结果!”

    陆安康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所以,故意帮我改造了飞刃刀还有长光刀,用以破坏平衡,使得对方提前出手?”

    一旁的秋明以煽风点火的方式笑道:“还故意装作一副一开始不知道的样子。”

    “我一开始的确不知道!”

    这时,陈刃心忽然辩解道:“我的确破坏了规矩,但却是在保护期的时候,我原本以为这些事情应该在半年后,或者一年后发生。”

    “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原以为,那边死了多少人!”陆安康质问道:“很多!”

    陈刃心低下头:“只要那个怪物脱离了那个时代,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恢复原样又如何,死亡在那些人身上已经发生过一次。这些痛苦显然是不可能抹除掉的!

    陈刃心摇头,显然他意识到自己决定上的错误。

    眼下作为半个参与者的秋明看得最为通透,他一言拆穿道:“你是在嫉妒对吗?”

    陈刃心诧异的看着秋明,秋明一脸坏笑的说道:“子啊我看来要考验老板的能力就是觉得自己能力突出,老板能力一般却能当上老板,所以这是很明显的嫉妒。”

    陈刃心极力的辩解道:“我不是!我只是觉得......规矩是可以改变的。就好像他们那边可以考验领袖,为什么我们不能改变着考察一下老板的能力呢?”

    秋明一脸坏笑的说道:“说来说去,还是嫉妒!”

    陈刃心发疯的朝着秋明冲了过去。

    那秋明手中一把枪拔出,瞬间指在了陈刃心的脑袋上面,速度之快,就连梅若华都完全没有观察到他到底是从哪里拔出来的一把火枪。

    “好快的速度!”

    梅若华惊声道。

    秋明用枪指着陈刃心的脑袋,一改他平日里面吊儿郎当的语气,眼中满是寒意的喝斥道:“无论你之前做了什么!但在这里,规矩的确可以改变,但有一点......你必须要记住,那就是我们所有人来到这家店就是要保护店主。把你脑子里面那些大学生的自由主义思想收一收......这里不需要那些没用的东西!”

    那一刻,秋明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或许这就是他本该拥有的样子,所有的吊儿郎当都只是他这个强大的人留给外人的一个伪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