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八章 死过一次的人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八章

    死过一次的人

    ————————————————————

    ......

    同样的惊讶在白晓的眼中闪烁了许久之后。

    她开口问道:“陆警官......”

    陆安康打断的她的话,急忙解释道:“我已经不是警察了!”

    “哦,我想起来了......”

    白晓言道:“这事儿我们队长提到过,说你受到了处罚,然后犯了小脾气就不干了!”

    陆安康尴尬的笑了笑:“貌似我在你们队长眼里面,从来都没有过什么好评价吧!”

    白晓摇摇手:“我们队长对你评价很好的,当然了,不好的也有。”

    “话说你怎么这里?”陆安康实在不想当着外人......外妖的面聊他的事情,急忙把话题拉回来。

    “我也不干啦!”白晓说道。

    好吧!

    这年头是都流行辞职了吗?

    不过,陆安康可不相信白晓会不干,郑一晨那一关,她恐怕都过不去。不过眼下她的解释是——自己在这里当老师。

    毕竟计算机天才出身的她,明显有着一定理科基础。

    而陆安康指着外面那个小皮卡说道:“我现在开了一家便利店,不久前在网上看到这边学校新闻,便觉得这里应该缺少物资,就送来一些......”

    貌似没有什么可以抓点的漏洞,这件事也就这样搪塞了过去。

    陆安康离开了卫生间,离开时,不忘了跟那十几个小鬼摇摇手,低声说了一句再见。而在他身后跟着的白晓和文羽在一阵窃窃私语之后,白晓一句:

    “你小心点,这个人可是一个天才,前程远大,这莫名其妙的辞职去开便利店必然有蹊跷。又来到了咱这里......”

    陆安康跟白晓的关系仅仅是建立在郑一晨上面的,算是点头之交,眼下突然遇见也并没有什么好聊的。

    在楼下,秋明把货物都卸下来之后,都交给文羽这个女妖精一个人扛走了。

    毕竟她有这样的实力的!

    白晓也刻意的避开了文羽是一个妖精的事情,即使她明知道陆安康能看得出来。

    等到这边货物搬运结束的时候,正巧赶上了午饭的时候。

    秋明收到了陆安康一个眼神之后,忽然捂着肚子,肚子里面咕噜噜一阵乱叫,那白晓也无奈的将他们两人留下在学校食堂吃个午饭。

    陆安康看着不断搞出“肚子咕咕叫”声音的秋明:“你还有着技能?”

    “人在江湖!”秋明笑道:“多一点技能,总没什么坏处的!”

    陆安康点点头:“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

    南山孤儿院的食堂在教学楼的背面,陆安康也得以见到孤儿院公开人员资料里面的那个厨师。

    他叫包丁,一副肥态的样子,就如范伟口中说得“不是老板,就是伙夫”的样子。

    人挺和善的,做的饭菜是简单的番茄炒鸡蛋,红烧茄子等家常菜,但好在足量,最主要的是......色香味完全是顶级菜品的感觉。

    陆安康好奇的问道:“哥们儿,你以前是五星饭馆的?”

    那包丁回答道:“没有,俺给四星厨师当过下手!”

    即便是这样,但水平足够的他应该也不至于要到一个孤儿院来当厨师吗?肯定有猫腻,一定要猫腻。

    果然,陆安康在经过十分钟的观察当中发现,他竟然能瞧见鬼魂。这也是因为太忙,所以他来不及去翻遍活学生跟鬼学生,只管一个劲儿的盛菜。却也无意中将能看见鬼魂的事情暴露给了陆安康。

    “阴阳眼的厨师。”

    “百年级别妖精的保安。”

    “原南区分局计算机天才警员!”

    “以及一个英泽中学前程似锦的老师。”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力量,让这些完全没有交集的家伙们聚集到了眼前这一个地方。

    不久后,陆安康似乎清楚了这股力量到底是什么?

    一个全程沉默的男人从食堂外面走进来,除了陆安康,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坐在角落里面,包丁亲自给他送上一份饭菜,跟那些孩子的饭菜一样。没什么特别的,他拿起筷子,就在那里默默吃了起来。

    这个男人叫江河,二十八岁。

    不久前,刚死了妻女,如今成了南山孤儿院的新院长。

    他看上去很普通,只是打扮上的普通,但他全身那冰冷的气息,让人能感受到这样一个人潜藏的会有什么内在。

    他的旁边坐着几个小鬼,那几个小鬼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声之后,那个叫江河的男人看向了陆安康这里。

    陆安康主动的点点头,他也只是礼貌回应的点了一下头。

    全程再没有交流,原本秋明以为陆安康会主动上去跟他打招呼的。

    前提是那个人不回避的情况下,陆安康也并没有动身,他忽然间变得安静,变得跟那人一样,慢慢享用着眼前的这份简单的午餐。

    当秋明试图起身,替陆安康过去的时候,竟然还给陆安康拦住了。

    他拦住了自己,秋明更加惊讶了。

    为什么?

    吃过午饭之后,陆安康拉着秋明离开了。

    他似乎查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然而这些秋明还没有一点头绪,应该是看似没有一点头绪。

    他还不知道陆安康是一个与常人思维不同的人,所以当陆安康选择离开时,即便是经历过许多人情世故的秋明也不免诧异。

    直到他们的车子开出了南山孤儿院,开进了那层层的迷雾当中时。陆安康说他已经知道“代号二十一”是谁了?

    这样一个连警方调查了许久,都没有头绪的事情,他莫名其妙的就解决了。

    还是他瞒着自己做了什么。

    秋明问道:“是谁?”

    陆安康肯定的回答道:“就是那个新院长!他叫江河!”

    “是他?怎么会是他?”秋明问道:“为什么是他?

    陆安康言道:“因为他不是人......”

    “不是人?是鬼?”秋明诧异,难道搞得城南市一群腐败官僚不能睡安稳觉的家伙竟然是一个鬼。

    “他也不是鬼......”陆安康摇摇头:“因为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不能算是人,也不能算是鬼!”

    那双冰冷的眼睛,陆安康看到了悲伤......然而悲伤之后,让他异常坚定起来的是一股浓郁到连陆安康都得沉默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