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二十五章 提前一战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二十五章

    提前一战

    ————————————————————

    ......

    飞蛇刀一动。

    哗啦啦一声传入耳中的霎那间,紧跟着一道电光火石。

    那把刀竟直接将那一颗来复枪的子弹生生的劈成了两半,子弹溅到了四周的墙壁上面。

    溅得一屋子火星,身后是凯茜母子四人的尖叫声。

    陆安康此刻身为他们的一家之主,他自然用身子护着这母子四人的安危。

    飞蛇刀再度一动,已经从手中飞出,瞬间穿过了虚空,直接击穿了那笛福鬼魂的身体。

    一瞬间将那一股邪恶搅得七零八碎。

    刀收回到手中时,陆安康对比利喊道:“比利快去开门,我们离开这里!”

    陆安康冲着比利吼道,此刻因为有了先前的一些事情做铺垫,这孩子对自己的逆反心理明显少了许多。

    他作为家中出了陆安康之外唯一的男子汉,此刻也表现出了他本该有的勇敢。只是当他用尽了全力,想要打开那扇门的时候,那门就像是石头一样,死死困住了他们所有的出路。

    陆安康见状,飞身一步到了比利跟前,手中飞蛇刀,手起刀落的朝着那门上砍了过去。

    门破了,但当他试图走出这间骨子的时候,那门再度恢复了原样。

    几次试验,结果都是一样。即便是这样,陆安康依旧有信心能够硬闯出去,可是什么的母子四人呢?如果他逃走了,恐怕他们四个瞬间就会被这个屋子里面的邪恶所吞没。所以,他不能有丝毫分神的时间。

    他走过去,摸着比利的脑袋,明确的告诉他:“现在是你该站起来的时候了!”

    陆安康快速的围绕着母子四人在客厅当中画了一个足够容纳四人的圆圈,那实则是一种道术的加持,里面参杂的还有圣经的力量。

    “愿这时间所有的神,无论界域都能保护你们!”

    陆安康将圈画好之后,站在凯茜跟前交代道:“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走出这个圈子。”

    “这是什么?”凯茜问道,而此刻地下室那里边一开始冒出了异动,陆安康知道自己来不及去多解释这些。他狠狠轻吻了一下凯茜的嘴唇,对她说道:“看着孩子们,等我回来!”

    他转身,朝着地下室那里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那空荡荡的地下室里面,灯已经亮起,火炉在没有添柴的情况下烧的很旺。火焰的晃动跟不稳定的电流经过了那个电灯泡的时候,营造出来的闪烁的画面透露着一种低级别恐惧的感觉。这些对陆安康这样的人显然是没有用的。

    他手中飞蛇刀一动,甩出去一圈,那四周虚空便给他砍到了什么?

    “啊”的一声尖叫,那灯爆炸,那火焰瞬间从火炉里面喷了出来。

    “天地法令,乎!”

    一道无形的法力屏障瞬间出现在陆安康掌心,形成了一道如同盾牌一样的东西,挡在了他的跟前。那火炉就像是一个怪物的嘴一般,张口一吐,大火泛滥得让整间地下室都有一种随时要被火海吞没的感觉。

    陆安康撤开法力护盾的瞬间,身形一闪,瞬间从侧方闪到了火炉的边角。那一刀砍下去,对准备的正是火炉的出口那里。

    刀狠狠的将火炉的铁门打关上的瞬间,紧跟着陆安康一招寒冰法决直接覆盖在了那火炉上面。

    那寒冰的覆盖当中留着一条小洞,陆安康瞬间在那小洞当中打入了一个引水符。

    这符咒极不容易制造,所以经常是以备选的方式被陆安康放置在刀鞘当中。眼下他不得不使用,自然也是因为情况危机。刚才的斗法看上去只有那几个招式的对决,但对于先天法力不足的陆安康也是致命一般的打击。他能感觉到法力的耗损比较严重,眼下这还只是开始。

    他的目光从已经熄灭的火炉转到了地下室的一堵墙壁后面。

    电影当中,那堵墙后正是那个邪恶的源头。

    破开了那堵木墙,陆安康终于找到了那个走廊的存在。眼下,它还没有邪恶的注入,也正是它原本的样子。

    破旧,潮湿,腐烂着霉味的走廊里面。一个个开着牢门的牢房,一具具因为残酷的刑罚而倒在角落里面的尸体。

    画面的恐怖感与电影中的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是里面的尸体化成了东海岸这里的老百姓。他们死前不知道经受了怎样的刑罚,只能从他们眼中的恐惧来观察这些,实在是让人觉得心慌。

    陆安康终于走到了尽头,那个圆台那里。

    那是所有刑罚的重点,染满血迹的十字架,血已经从红色变成了黑色模样。耳边仿佛还能听到那个被抓来的无辜犯人,死前的模样。

    根据电影的设计,这栋房子是强拆后的结果。

    因为他建立在了当地人某个禁忌的上面,他们试图阻止,奈何他们阻止不了拥有枪火的那些外来人。

    死亡,鲜血自然就在那一刻出现了。

    它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陆安康扑了过去,陆安康脚下瞬间踏出了瞬息七步,只是他的后路已经被阻挡。

    走廊不见了,只剩下这个以圆台为中心的圆形牢房里面。

    困兽之斗,需要的是勇气,而陆安康从来都不缺少这一点。

    因为哪怕是到现在,几次交手都不占便宜的陆安康,至今都还没有用上他真正厉害的东西。

    至少在此之前,他的那把刀始终还没有出手。

    眼下,他也没有给对方多余准备的时间。

    他能感觉到那邪恶的存在是多变的,他不能给对方太多看清楚自己的机会。他有的只是一击致命,一击击垮对方的机会。

    那个机会显然不是飞蛇刀能够造成的。

    那个机会......

    伴随着陆安康信念一动,一把漆黑的刀瞬间落到了陆安康掌心,取代了飞蛇刀原本的位置。

    那刀早就按捺不住了它身体里面的魔力。

    在面对着那强大的邪恶跟前,它是异常贪婪的。

    贪婪的仿佛要立刻就扑上去咬死那个邪恶一般。

    而陆安康也给了它这样一个机会,那无形的邪恶完全还没有准备的时候。那鸣鸿刀已然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