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二十六章 未完待续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二十六章

    未完待续

    ——————————————————

    ......

    那邪恶穿着一身黑色大衣,皱巴巴礼貌站在那里。

    它应该没有意识到那把黑刀的恐怖,远超过它的存在。

    那一刀下去——

    一切如同陆安康预见的一般,那邪恶终于现了形。

    那个高挑的身影站在那里,这个幕后主使,就这样被鸣鸿刀生生砍了一刀。这一刀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那鸣鸿刀在那一刀砍下的瞬间,从他身上剥脱了太多的邪戾。

    它奋力的将最后的力量爆发出去,陆安康凭空跃起,脚踩着那圆柱形房间的墙壁。他快速的行走着,手中鸣鸿刀将无名十三刀快速的施展出。伴随着一招降龙十八掌打出,鸣鸿刀紧跟在那掌力的后面,扑了上去。狠狠的砍在了那邪恶的肩膀上......

    这一刀算是将眼前的战斗划上了一个句号。

    没有谁能比陆安康清楚,他这次的胜利依旧是因为他占据了先机。房子里的妖法暂时破了,陆安康快速的趁着那邪恶崩溃的瞬间,逃出了走廊,逃回了地下室,逃回到了凯茜身边。

    带着他们母子四人冲出了正欲崩塌的别墅。

    等五人前脚冲出的这栋房子的时候,那明显的崩溃声在别墅里面消失了。

    陆安康并没有给那个邪恶补上最后一刀。

    因为考虑到在未来,他还会遇到这个家伙。

    现在改变,无疑是在造成某种不稳定局面的出现。

    但这一刀下去,也足够这个家伙老实几十年的时间。想来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面他依旧存在着这个世界,知道延续到了未来。

    但等到他再度开始施展的邪恶的时候,很倒霉的是.....陆安康已经有能力去对付他们了。

    人皮路引上传来异动。他将心神深入到人皮路引上之后,人皮路引给了他四个字的信息:“未完待续......”

    什么意思?

    陆安康回头看着此刻陷入迷茫状态的凯茜母子四人正在陷入不稳定的空间波动当中。应该是跟随着邪恶暂时被压制,所以他们也该回去了。毕竟电影的结束,就是凯茜他们一家五口逃离这里结局。

    若是这样的话.....

    陆安康走到凯茜跟前,默默对她和几个孩子说道:“闭上眼睛一会儿就好了!”

    不管如何,短暂的几日接触,算是露水情缘的存在。

    陆安康对施展了最后的失神咒语后,母子四人便昏迷过去。再然后.....人皮路引上的波动渐渐传到了四人身上。本就不属于他们的世界最终送走了他们。只余下陆安康还有那个暂时被压制住了邪灵的别墅,陆安康回到了别墅里面。

    没了那邪灵,这别墅明显安静了许多。

    这是1938年刚刚入冬的季节。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人皮路引的指示让陆安康想到了之前陈刃心调查时说这里曾经发现过三个日本间谍?难道和那三个人有关?

    可三个日本间谍有跟这个别墅有什么关系呢?

    一切也只能等到他们真正降临的时候,方才清楚吧。

    快入冬了,陆安康也不清楚接下来会弄啥,但他总归是要在这里继续呆下去的,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长时间的呆在了过去的时空里面。一个人的生活经历,让他晓得此刻自己应该去准备些什么。

    过冬需要的柴火,以及眼下最缺的钱财。

    在这个设定当中,自己为了买这个房子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所以现在的他几乎是很缺钱的。缺钱就要想着怎么挣钱啊!于是在三天后,将别墅里面几个房子都整理出来,地下室的一切都修缮好之后,陆安康便去了城南市市区里面。

    城南市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史书记载,他最早成型于三国后期,是曹魏后期集团打算在中原建立另一个根据地,可惜还没有来及视线。曹魏便给司马家取代了。至于城南市则从战略城市转成了一个普通的民宿城市。再往后发展多年,到了近代,也就是民国时期之后,因为占据了水路和陆路两个好处,所以城南市逐渐成为了东海岸这里比较重要的经济城市。至今自然已经到了一线城市的地步。

    眼下的城南市虽然还没有达到未来那个繁华的地步,却也不算差。

    至少民国时期的它也算是经济地位当中佼佼者,所以当1939年日军包围这里的时候。很多人将其誉为中原一地的失落。

    幸好,这种事情最终是没有发生。

    ......

    陆安康乘着一辆马车到了民国时期的城南市边缘。

    很快便找到了那个一直延续到未来的主要街道。

    他在街上走了没几圈之后,寻到了城南日报社那里。

    这时候,城南日报便已经是城南市文化的象征,所以陆安康将自己最后的一点生活费分出来一些交给报社,算是当作这一次的广告费。

    “招租”

    那么偏僻的房子招租?

    即便那房子再豪华,但太过偏僻,想来也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去住的。

    但陆安康却一直坚持,城南日报好心的小编也只好不再劝说。

    在招租的广告登好之后,陆安康本来是打算离开的。

    不知道为何,当一辆电车从他眼前经过的时候。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副奇怪的画面......

    【昏沉的天空下,快步伐行走的人群。

    那街中心电车铁轨旁,一个穿着长衫戴着眼镜、脖上系着一条灰色围脖、面无血色的年轻男子一手撑着黑伞,一手提着手提箱缓慢的逆行在人流中。

    因为天儿并没有下雨,所以这撑伞的男子引来不少迎面来的行人注目。

    不多时,天上来了一阵急雨,雨水顷刻间形成了暴雨。

    行人们加速奔逃躲雨,而那撑伞的年轻人却忽然停了脚步,微微斜了斜手中伞,深邃的眼眸仰视着天空。

    不远处,电车的铃声“嘀嗒嗒嗒”靠近。

    年轻男子下意识转身,望着那渐渐靠近电车。他注意到车窗边一个异样的身影。那是一个年轻女学生,她头倚在车窗那里,望着天空,满脸心事。年轻男子一直注视着女学生,直至那电车和尾随着电车而去的一条狗彻底消失在雨中。

    年轻男子再度往前,朝着电车的方向慢慢走去。】

    那画面就硬生生的闯进了陆安康的脑海当中.....

    让他来不及去多想,那电车便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