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十章 赌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十章

    赌

    ————————————————

    ......

    “辛苦啦!”

    那音调好似故意拉长一般的传来。

    大理寺门口的那两名守卫疑惑的看着刚刚走过去的陆安康。

    只瞧见他换了一身崭新的绸缎、那样子可不像是一个六品大理寺丞,活脱脱一个富家公子的架势。

    他径直的往狄仁杰房间走了过去,将半袋的银两拿出来:“给你的!”

    “我只借了你一点!”

    看着那么多的银子,狄仁杰有些怔住。

    陆安康道:“你借我那点钱,我拿去做了投资,这是收成,你应得的。”

    “什么生意,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用那么点银子赚这么多?”

    门外尉迟真金早就盯上的身影立刻出现:“也推荐我做做,我最近也挺缺钱的。”

    “赌啊!”陆安康道:“除了赌,还有更快的赚钱办法吗?应该是有的,但我没有想到。”

    扔下钱,陆安康转身也就离开了。

    尉迟真金看着满桌子的银两,冷笑道:“吃喝嫖赌,这家伙是占全了!”

    “把这些银两归到咱们大理寺的私库吧!”狄仁杰言道:“当作逢年过节时,给弟兄们的额外奖励。”

    “一向清廉的狄仁杰也开始收钱了?”尉迟真金问道。

    “他也说了,这是赚来的,不是送礼!”狄仁杰看着尉迟真金那皱着眉头的样子,冷笑一声:“倘若你真信不过他,大不了明天跟在他身边,仔细的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毕竟人只有亲自接触了,你方才能知道好坏!有时候,亲耳所闻,亲眼所见都未必为真。这一点,孔老夫子都犯过这样的错误......”

    接下来,狄仁杰很耐心的跟尉迟真金讲述了当年孔老夫子误会颜回的事情:

    有次孔子受困在陈蔡一带的地区,有七天的时间没有尝过米饭的滋味。有一天中午,他的第子颜回讨来一些米煮稀饭。饭快要熟的时候,孔子看见颜回居然用手抓取锅中的饭吃。孔子故意装作没有看见,当颜回进来请孔子吃饭时,孔子站起来说:刚才孟李祖先告诉我,食物要先献给尊长才能进食,岂可自己先吃呢?颜回一听,连忙解释说:夫子误会了,刚才我是因看见有煤灰掉到锅中,所以把弄脏的饭粒拿起来吃了。

    孔子叹息道:人可信的是眼睛看到的,然而亲眼所见也未必为真吶!

    ......

    看着狄仁杰很认真的样子。

    “算了!我还是去盯着他!”

    尉迟真金实在受不了狄仁杰这样大道理的讲下去。

    “别因为他功夫高就忍不住跟他较量!”狄仁杰提醒道“他最厉害的不是功夫,是脑子转得比别人快......”

    见者尉迟真金已然走远:“老虎遇见了猎豹,谁输谁赢......可不是一件容易得出结论的事情啊!”

    摇摇头,这些结果显然只有两人比过之后,方能知晓。

    ......

    那陆安康离开了房间之后,先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把银两都放在屋子里面之后,便穿好衣服准备再度出门。

    这时,已经换好了一身便衣的尉迟真金就在门外等着他。

    “你守在这里,是打算跟我一起?”

    陆安康直接问道。

    那尉迟真金双手盘在胸前,仰着脖子说道:“不行吗?”

    陆安康只是瞄了他一眼,只能说一句:“那走吧!”

    “去哪儿?”

    “既然想跟,那便跟着就是了。”

    ......

    陆安康再度回到了赌坊,这一次,他把大多数的银子都放在了寝室里面,身上带着的银两,跟之前的一般无二。

    所以,他又开始输钱了。

    输光了钱,又输掉了衣服,最终把尉迟真金的衣服也给输了。

    就在尉迟真金因为衣服输掉而要暴走的时候,陆安康再度以之前那种方式,再赌桌上面又捞了一笔。

    “一人一半!”

    陆安康将一半银两交给尉迟真金,但他却由于了,这就不得不说起唐朝对禁赌的规定。

    唐宋时期,赌博随着社会经济的大发展而空前盛行。同时,南于封建统治者加强了中央集权,特别在庸代,中国封建社会处于从前期到后期的转折点,以封建君主为核心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高度集中,也使禁赌工作受到高度重视。因此,统治阶级对犯赌博罪的官吏,都进行了严肃处理。

    如唐玄宗时期,殿院察官宋琼,掌管官吏的纪律,他铁面无私。忠于职守,即使伙伴中有违法赌博者,也毫不留情地点明批评,处罪,因此,赌博的官吏对他都非常害怕。唐文宗也对赌博问题十分重视,他在每任刺史就任时,无不谆谆教诲:“无饮酒,无赌博。”官吏提起他来,都很敬畏。

    唐朝是一个善于总结前朝立法、司法经验的朝代,完整的封建法典的完成,使得唐朝在历史上首次对赌博罪作了明确的规定。《唐律疏议·杂律》第四百零二条记载:“诸博戏赌财物者,各杖一百。举博为例,余戏皆是。赃重者,各依分,准盗论。输者;亦依己分为从《疏》中提到:在赌博中涉及到财物的,金额在五匹以下者,各打一百杖。虽然说“举博为例,余戏皆是”,但是像弓箭之类的武艺,即使涉及到财物,也不定罪。除此之外其它的都依法定罪。对罪行比“杖一百”更重者,“各依己分,准盗论”“输众人物者,依己分,依为从坐。若倍不重于一人之赃,即各从一人重断”。

    然而商人意外的是,名义上禁赌的唐朝却从上到下,包括多数皇帝都喜欢赌博,其中以武则天和玄宗等最甚。唐玄宗与杨贵妃等常以赌博取乐,曾留下历史上有名的“骗子乱局”的故事;唐僖宗喜欢“欣赏”击球赌博,甚至以官位作赌注,臣下陈敬琯因“击球”赌胜,即被封为西川节度使,一赌而成为封疆大吏,统管彰、益、汉等二十六州之地;武则天也曾经主办过赌局,令文武百官都加入进来。受朝廷的影响,唐代的官吏和民间也十分好赌,这几乎成了一时风尚。

    .......

    但尉迟真金身为执法者,他对自己的手管理的极为严格。

    “大人,赢钱的是我......你可以把这些当作缴获之物,上交到大理寺私库,当作以后给弟兄们每年的奖励。”陆安康笑道:“就算是我在职期间,为大理寺奉献一点个人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