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三十五章 对酒当歌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三十五章

    对酒当歌

    ——————————————————

    ......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

    那晚无风,天本来是闷热的.....

    然而在那无风的夜晚,那男人的衣服竟然飘曳在空中,连同着他的青丝长发。

    他挥舞着手中鼓锤,时而轻轻敲打,如同溪水潺潺一般。

    时而鼓点激烈,如同战场血雨腥风,连绵不断。

    时而忽然停下,万簌寂静。

    他闭着眼,那无风的风中,青色的长发在他脸庞划来化去,趋同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不少的沧桑一般。

    那一首《短歌行》并非出自他手。

    但那一刻,他便如同昔日的曹孟德一般。

    在本来无月,无星的夜空下,上天竟然给他落下了一片碎去的星芒。覆盖在他的青丝上,包裹在他的衣襟上,环绕在他双手间。

    那一刻,他身后的五十人伴舞少年郎,虽然着着血红耀眼的袍子,却都成了他的陪衬,甚至连陪衬都算不上。

    百官黯然,帝后黯然,宫廷乐师也纷纷黯然。

    并非因为他的曲,因为他的调,因为他的词......

    而是因为他那没有睁开的双眼,却让所有人看到了一双悲悯苍生,无奈天意,壮怀激烈,复杂陈味的眼神。

    众人在那低沉的悲伤中,闭上双眼,再度睁开眼时。

    仿佛瞧见了那几百年前的铜雀台一般。

    仿佛瞧见了那即将走入末端的一代枭雄曹孟德最后一次宴会上。

    他回想起了十二年前,官渡大战前的酒宴。也是这般意气风发,豪情万丈。

    于是慢慢数起自己的战功。

    “二十年来,孤平黄巾、定河北、征乌桓、收荆州,天下九州,得其六,方有今日中原之一统。”

    随后发问当今世界:“四海之内英雄,可有谁,能胜孤一筹?”“孤,今日当不当受众卿这一杯贺酒?”

    这一问,问出了豪情万丈,也问出了睥睨天下的气魄。

    曹操何许人也?世上无人能及!

    当士兵们高呼三声“万寿无疆”后,曹操拿起了酒杯,缓缓道来:

    “这世上岂有万寿无疆之人寿,却有泽被万名之功业。”

    三军将士气量无双,均喊道:“大王当受!”

    三公大臣也激动的端起酒杯,与君痛饮,好不酣畅淋漓!

    而曹操一边大笑,却一边将酒水倒在地上,说道“孤不当饮。”

    这一反差让一旁的大臣都看呆了。

    曹操继续说道:“这一杯酒,孤不当饮,只因天下未定、战乱未平、苍生离乱、田园荒芜。”

    曹操本就是个有梦想的人,心系百姓。由他奠基的魏国,百姓安居乐业,国力逐步提升。

    曹操缓缓道来:“你们一路行来,所见的洛阳城,是何等的残破!”

    他再次端起酒杯,声音哽咽,睫毛微颤。

    “这一杯酒,当祭典韦、祭郭奉孝、祭荀令君、祭庞德、祭夏侯渊、祭孤的子侄,曹昂、曹安民,也祭关云长。”

    “祭二十年来,为定乱安民、将热血洒入地下的英灵将士。”

    当最后三个字落下的时候——

    似笑似哭,笑因三军勇猛、一方昌盛。哭因那些曾经耿耿衷心、为理想而牺牲的人们。

    为了共同的梦想,不曾退却,哪怕付出生命。

    伴随着那笑容的消失。

    一代枭雄曹孟德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当中。

    众人的视线再度回到了那宴请番邦的宴会上。

    注视着那带着众人进入一场梦境的陆安康,他缓缓停下了手中鼓锤,与身后的五十名少年郎缓缓跪下。

    他不做声,只是默默将那两把鼓锤举在双手之间。

    单膝跪地,就像是一个等待着帝王下令的将军一般。

    李治再也绷不住他的情绪,他缓缓起身,连武媚娘都忘记再度阻拦他,他身形艰难,并非因为身子骨弱,而是因为,他好似回到了从前,依旧是少年郎的时候。

    眼前的这个人,依旧是一个年轻先生,自己曾喊他一声“伯父。”

    记得那时,天下还没有完全平定。

    北边有突厥、燕赵等群雄。

    天下远没有到平静的时候,身为皇家子,注定要身先士卒。

    他李治也免不了这些,他不如兄长们强大,只是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有一日,他忽然跟丢了,在那茫茫大雪草原当中,他绝望的以为自己就要冻死在这荒芜当中的时候。

    一匹黑马,一身黑甲的男人,踏着飞雪,从远处而来。

    “殿下!”

    他永远记得那一刻那人对自己的称呼。

    永远记得在那大雪当中,那人一路护着自己,如何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再后来,那个人所赋予的恩情实在是太多了。

    多到,史书不能记载,多到,史书都记载不完。

    而此刻眼前就跪在自己跟前,以另一个人的身份,来面对自己。他以为这个人这次回来,只是寻找记忆的旅程,殊不知。

    在他记忆丧失之前,这个人依旧还在用他的所能提醒着自己为君之道该当如。

    李治的脚步颤抖的走到了陆安康的跟前,他的手颤抖深处,两行泪已经不经意间从脸庞划过。

    甚至连陆安康都觉察到这两行泪对于两人的意义,然而别人不知。

    百官惊讶的跪在地上,生以为是陛下想起了伤心事。

    这是罪该万死的事情。

    就连狄仁杰也震惊瞄着陆安康。

    陆安康被众百官的惊讶跪伏的动作提醒,清醒过来,他瞄了一眼武媚娘,她朝着陆安康用极小的幅度做了一个摇头的动作。

    陆安康缓缓闭上眼睛,陆安康缓缓开口,并且磕头跪下:

    “臣下该死,勾起了陛下伤心事。请陛下恕罪!”

    他的头重重磕在了地板上,那响声磕醒了陷入回忆的李治。

    李治望着已经跪在地上百官,方才明白,自己此刻是天下之主,这个朝代的皇帝。

    他咬咬牙,握紧拳头,最终吐口:“不错!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