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五十二章 汪驴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五十二章

    汪驴

    ——————————————————

    ......

    在那一堆药草当中,沙陀忠最终找到了那线索。

    “鬼市!”

    陆安康瞧着那线索,他只是对狄仁杰说道:“老狄,你跟沙陀先回去。”

    沙陀忠不解:“为什么?”

    陆安康对钟灵说道:“你也回去,或许老狄那边需要你的帮助!”

    连钟灵也疑惑的看着陆安康,唯独狄仁杰:“你是打算自己去。”

    “有些事情,最好是一个人去的比较好。”

    陆安康转身出门,去拉马。

    狄仁杰拦住了沙陀忠和钟灵,自己一个人追上去:“你把钟灵姑娘留在大理寺,可是担心大理寺会发生什么?”

    陆安康骑上马,语气肯定的说道:“我是担心你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说完,纵马离去。

    那大唐鬼市原本是旧时皇宫,后经沧海桑田等等原因沉入地底,成为了牛鬼蛇神游荡之所。故而站在那鬼市入口阴涧口,便已经浑身一颤了。

    鬼市无鬼,却都是活人。

    陆安康不是第一次靠近鬼市那里。

    上一次,为了找回钟馗的肉身,他经过鬼市前往断龙涧的时候,曾经路过这里一次。

    这一次,他就得只身一人前往了。

    不过比以前,陆安康的底气自然是多了许多。

    “驾!”

    马蹄声沿着山谷坡道,加速的朝着鬼市的方向而去。那阴涧口之处,竟是地下积水。

    水深尚且不知,陆安康将马儿系在不远处的一颗人为的石柱旁边之后,那里有着明显的勒马缰绳的痕迹。

    陆安康站在积水岸边左右看了看之后,脚尖挑起一块碎石,轻轻一踢,碎石入了积水深处之后。荡漾起一条波纹,缓缓往阴涧口深处荡漾过去。

    不多时,一条小舟缓缓从里面滑了出来,那小舟船头船尾各自挂了铃铛,铃铛有脑袋那么大,不易因为晃动而产生声响,可一旦有了声响,那声音便不难不被发现。

    撑船的人穿着一身破旧的蓑衣,瞧不见男女,只能听见他声音沙哑的问道:“一人十两,概不还价。”

    陆安康将十两银子丢给那撑船人,他故意在银子上面加了些许的暗劲,然而那撑船人一出手,便露出了他隐藏颇深的真功夫。

    撑船人笑了笑,他自然瞧出陆安康到底是什么意图,这样的意图,他不是第一次遇到。

    等到陆安康上了船,他也没有再提及此事,他只管往前。

    期间就问了一句:“找谁?”

    “鬼医汪驴!”陆安康答道。

    撑船人叽叽笑道:“那你得快点,因为已经有人在你前脚去了。”

    陆安康听言,岂能会再慢吞吞的等着撑船人撑船过去。

    当下跃入水中,朝着那鬼市之内快速的游了过去。

    那撑船人笑了笑:“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吶!性子就是这么急躁!”

    撑船人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银两,随即缓缓往里面去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船的后面却夹着一条尾巴。

    慢慢跟在他的后面。

    ......

    那小舟往鬼市深处划了过去,经过了一条条诡异的铺面之后。

    最终再一个小架子前停下了。

    “老家伙,可是没接到客人?”

    “接到了一个免费的客人,叽叽,年轻人就是太傻了。”

    “那傻子找谁的?”

    “找汪驴的!”

    “汪驴啊!那家伙又惹什么事情了。”

    “鬼知道啊!”

    “那汪驴现在在哪来着?”

    “再往里间走第七个铺子就是了,你不是刚去过吗?”

    “什么?刚才不是我问的啊!”

    伴随着噗通的水声。

    水面上的波纹快速的荡漾着,撑船人看着水面,愣了半天,忽然摇摇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后生可畏啊!”

    没想到这世上有人水性如此好,竟然还精通学舌的本事。

    ......

    那一间噗通切杂乱的草药铺子里面。

    一个满脸胡须的男人正慌乱的配制他研究的新药。

    因为极少梳理自己的容貌,所以极难从他的外貌上瞧出他到底有多大年纪。

    或许人的讲究不同。

    他喜欢的只是他手中的药草而已。

    就这么简单,这世间的俗事太烦人,他懒得去搭理。

    所以他宁愿呆在这鬼市当中,沦为一个不起眼,见不得光的鬼医。

    他也不愿意多留在外面。

    但恩怨却不会因为他在鬼市而有所停留。

    他们的脚步再度找到了这里。

    就在这手中的草药刚刚捣碎到一半的时候,汪驴停下了手中动作,他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他继续倒弄着药材,直至门口一只虎斑猫妖的身影落到了他的视线当中。

    汪驴也没有说什么?

    他甚至连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都懒的去问。

    他只是说:

    “可否等我把这一副药配制好了,再动手?”

    那只猫叫了两声。

    汪驴好似听懂了一般,无奈的摇摇头:“脑袋都在你们手里面抓着了,怎么你们老是怕丢了呢?”

    那虎斑猫妖忽然开口:“即便是咬到了嘴里面,有些人依旧能把局面给扳回来。你是说嘛?姓陆的!”

    伴随着天花板上,也就是一堆摆放着药材的破架子上面,一道身影冲破了一个簸箕,落到了那汪驴与猫之间的空隙当中。

    “不该来的就不该让它来!”

    陆安康手中飞蛇刀现出,银光一闪:“抱歉,有我在,今儿你动不了手。”

    身后那汪驴掀开了自己眉毛前的头发,惊讶的看着陆安康:“陆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太医王溥?”陆安康回头看着眼前这脏兮兮的老家伙。

    “瞧你的眼神,似乎不认识我?”汪驴观察很仔细,随即说道:“你是生病了?”

    “你可以当作我失忆啦!”

    陆安康转手将汪驴往里面一推,那只虎斑猫妖已经直接朝着汪驴扑了过来。

    手中飞蛇刀旋转着朝着它身上砍了过去。

    虽然没有直接碰撞,但在感受到那刀气之后,虎斑猫妖再度退到门口位置,瞪着陆安康:“你要拦我?”

    陆安康轻声一笑:“我表达的还不够明显吗?”

    手中飞蛇刀再度出击,冲着虎斑猫妖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