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网游动漫 >诡秘三千藏 > 第五十八章 猫妖乱:唤她一声娘、了却这因果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诡秘三千藏- 第五十八章 猫妖乱:唤她一声娘、了却这因果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五十八章

    猫妖乱:唤她一声娘、了却这因果

    ——————————————————————

    ......

    猫妖消失过的一月之内。

    神都的日子明显平淡的些许。

    因为大理寺把猫妖给除了。

    这是众人所认为的那般。

    碧草药庐之内。

    一个月的修养,数百只箭的伤口最终还是复原了。

    陆安康算是在钟灵的搀扶下下了床。

    看着这一月之内在陆安康身边修习的安定思,她身上的猫毛已然退去了一半。再有一半,便退去尽数了。

    陆安康却已经感觉到了人皮路引上的异动,知晓时间就快到了。

    他需要让安定思最后再看一眼武媚娘,了却这因果。

    他推开了一旁搀扶的钟灵,将这一月之内恢复的些许法力尽数的用在安定思的身上。等到那些毛发尽数褪去之后,钟灵早已经给她准备好了衣衫,替她披上之后。

    陆安康吃力的蹲下身,瞧着安定思:“孩子,一会儿,咱们去逛逛街可好?”

    事实上,安定思并非是第一次行走在大街上。

    成为猫妖之后,她无数次行走在这神都的街道上。只是像人一般双足行走,自然是第一次的。

    一旁陪伴的是陆安康和钟灵,如长辈一般。

    钟灵虽然极少言语,但那只手却全程拉着她的小手。

    一路上替她挑选着各种各样的衣料。

    裁缝店中,陆安康选了一个样式之后。

    帮安定思订做的衣服,大致在三日后加急完了工。

    在完工之后,钟灵亲自给她穿好衣服。

    小丫头从生下来,就近乎没有做过人,过过人的生活。即使她本来就该是一个人。

    待到衣衫换上之后,陆安康蹲在她身前说道:“不过她如何,她终究是你的娘。”

    那一夜的寝宫之中。

    武媚娘紧紧的锁着殿门。

    四周都像是清场了一般。

    殿门前只余下李治,陆安康,安定思以及在房顶上巡视的钟灵几个相关人员。

    李治站在门前,轻轻敲打着殿门:“媚娘!思儿来看你了,咱们的女儿来看你了。开开门吧!”

    然而迎接李治的却是屋内的一声嘶吼:

    “她不是我女儿!”

    “她不是我女儿!”

    “我女儿已经死了!”

    那情绪失控的声音在殿内殿外响彻着。

    听到那声音,李治无奈的扭头看着安定思,小丫头站在那里低着头,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小拳头。

    安定思不言语。

    陆安康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先是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孩子啊!跪下磕个头!”

    安定思听从陆安康的话,跪在殿门前,伴随着陆安康那句:“唤她一声娘,了却这因果吧!”

    安定思犹豫了许久,做了太多的思想斗争,终于冲着那禁闭的殿门喊了一声:“娘亲,孩子走了。”

    那额头轻轻触碰在冰冷的地板上,起身时,钟灵已经下来,拉着她的小手。陆安康对李治说道:“陛下,我们这就走了。这孩子以后跟着我,你尽管放心便是。”

    李治朝着陆安康感激的躬身一拜:“有劳先生了。”

    挥挥手。

    陆安康转身对钟灵与安定思说道:“咱们走吧!”

    脚步,一步步远离了那紧闭的大门。

    仿若这一切就要结束之时。

    那原本紧闭的门最终摆脱不了所谓的儿女情长,摆脱不了骨肉相连的亲情。

    无情的皇权最终还是败给了这女人心头最后的一丝热心肠。

    那凌乱的身影,一路朝着安定思狂奔而来。

    她扑到了安定思的跟前,将那孩子弱小的身躯抱在怀中。

    她只是哭,不断的哭。

    此刻,似乎只有眼泪才能够表达她内心多年来的悲情。

    “孩子啊!是娘对不起你!是娘对不起你啊!”

    无论你是怎样的地位,那亲情跟前,你就只是一个母亲,一个父亲,一个孩儿罢了。

    一旁的李治,偷偷的抹着眼泪。

    安定思最终软下来了她的身躯,双手缓缓伸出,露着武媚娘的肩膀:“我回来了,娘!你以后多照顾自己,我跟先生会好好的!”

    那一刻,武媚娘内心深处的渊虹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这一夜,泪水淹没了整个皇城。

    陆安康沉默的看着这一切。

    这一切,终究要有结束的时候。

    ......

    殿内,一家三口相聚的日子是短暂的。

    陆安康入了殿内,瞧着即将分别的一家三口。

    “治儿,媚娘啊!”

    因为四下无人,陆安康免去了俗礼的称呼,对两人解释道:“如今思儿的身子成了这样,老夫有责任。也是天意如此,便让这思儿以后跟在我身边,我会尽力保她平安。待到他日,若有机会,我会带着她回来看你们的。”

    “能知道思儿尚在人间,已然是知足了。”

    李治拉着安定思的小手:“虽然不舍,但能有先生庇护这是世上最好的法子了。”

    就连之前一直拒绝认安定思的武媚娘也发话了。

    她直接跪在了陆安康跟前,陆安康没有阻拦,李治也没有阻拦。

    武媚娘磕了三个响头:

    “我武曌在此向天地起誓,恩师之恩,一生偿还!”

    ......

    陆安康带着安定思走了。

    他路过上官婉儿,上官婉儿沉默的低下了眉垂。

    他路过进宫来面圣的太平公主跟番邦公主绮丽雅。

    应该是为了商讨番邦公主绮丽雅的婚事,她注视着陆安康拉着的那个小女孩。

    她犹豫的站在那里。

    那个小女孩也看着她。

    这是太平公主第一次视线没有集中在陆安康身上,而是全程的锁定在了那个小女孩的身上。

    她疑惑着。

    这个小女孩是谁?

    但等到她亲眼看见李治跟武媚娘双眼泛红的眼圈时,她好似明白了什么?

    她拉着衣衫,一路朝着陆安康那里追了过去。

    可是她人已经走远了.....

    似乎不打算与她解释什么?

    她静静跪在那里。

    任由皇族冰冷摆在她的脚下,那该有的情终究还是有的。

    路过的宫女太监们都不晓得太平公主忽然跪下,朝着那空无一人的道路在跪拜着什么?

    但他们知道的是这个傲娇的公主,能让她跪下的必然是十分要紧的事情。

    便从那一日之后,这皇城便流传起了一个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