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五十九章 猫妖乱·东瀛琴师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五十九章

    猫妖乱·东瀛琴师

    ——————————————————

    ......

    “要走了吗?”

    那繁华的神都终究不是他的归宿。

    夜幕十分,站在那大理寺的门房之上,望着这片此刻尚在安静当中的城市。

    风雨锁定在这里几千年,也注定会延续到了未来。

    然而,接下来的主角不再是自己。

    陆安康看了看身旁的狄仁杰:“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由你自己去处理了。”

    “我想知道的事情,尚且还没有查清。”

    狄仁杰言道:“可惜多半也查不清了。”

    这世上本就有许多事情是没有办法能够搞定的,狄仁杰明白这些,陆安康自然也明白这些。

    那神都城的街头,闪烁着各家店面钱的灯火。

    红与黄,粉与蓝是这个夜晚的主打颜色。

    这一次正好赶上旬休。

    狄仁杰鲜少没有主动加班的出来,陪陆安康再在这里走一走。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两人走在那人群当中,边走边聊着。

    陆安康听到狄仁杰这样问话,只是笑了笑:“无关风月之事,今夜不提。”

    狄仁杰笑道:“那我只管问便是了。”

    毕竟他不需要陆安康回来,他的聪明就在于,从神色间便能找到答案。

    狄仁杰问道:“是否跟方术有关?可是那个施展方术之人,尚在人间?”

    陆安康左右看了看,像是在寻找什么。

    狄仁杰点点头:“看来真的如此,那接下来的事情,可是与武后也有关系?”

    这陆安康到了路边摊买了一个面具给自己带了上去,那花色与黑色纹路相交的面具,瞧上去就像是一个行走在黑夜中的恶鬼一般。

    陆安康自然是瞧出了狄仁杰这点本事,他可不想把什么东西都露给狄仁杰。毕竟钻历史的空子钻的多了之后,免不了担心,会钻错的。

    两人各自带上了面具,行走在这夜色长街当中。

    不晓得从何处传来了一阵抚琴的声音。

    两人都算是半个读书人,闻着那琴声缓缓走过去。

    只瞧见正远处的街头,不,是街中心一个身穿白衣带着束冠的男子盘坐在地上,手中一把红色的七弦琴,连那琴弦都是血红色的。

    这一白,一红交合在一起,看上去不可能不扎眼。

    然而四周过客们,却如同没有瞧见一般。

    从他身边缓缓走过的同时,又没有谁注意到他,并且还巧妙的避开了他。

    “有点不对劲!”

    狄仁杰小声说道。

    那抚琴的男子就在他们两人的正对面,伴随着琴声将近。

    陆安康感觉感觉到了什么。果断的伸出手,将狄仁杰推开。只瞧见在他刚刚收回手的瞬间,身上的衣服便已经给划开了一道痕迹。

    如同刀割一般的痕迹。

    音刃?

    陆安康震惊的瞧着那伤口,眉头一皱,伴随着又一道音刃扑面而来。

    陆安康当即使出一招摧心掌朝着那音刃扑了过去。

    两道力量撞击在一起之后,那对面白衣抚琴男子冷声言道:“摧心掌?如此阴邪的掌法,放在一个正道人士身上......不合适吧!”

    陆安康冷笑一声:“虽为阴邪之法,但用在对付阴邪的法子上面自然就是好掌法。更何况......”

    老子从来都不是什么正道之士。

    双掌探出,一招双龙出海朝着那白衣抚琴人冲击了过去。

    那抚琴男子轻轻拨动了一下琴弦,琴弦之音,清脆了那么一下,瞬息间蹦出了一个音刃与陆安康的掌力直接撞击到了一起。

    两股力量又是这般一撞。

    瞬间在街道上引起了一道轰动。

    狄仁杰大喊了一声:“所有人退出左右!”

    伴随着喊声落下,白衣抚琴男子手指挑了挑琴弦,瞬间又一道音弦朝着那狄仁杰撞了过来。

    陆安康身形一动,手中飞蛇刀已经现出。

    一招“刀影重重”,十几道刀气朝着那音刃撞了过去。

    音刃被破开,剩余的刀气径直的朝着那白衣抚琴男子扑了过去。

    白衣抚琴男子将手中古琴一挑,直接使作了盾牌,旋转着去抵挡那刀气。

    刀气被化解,但陆安康也借着这个功夫直接冲到了那白衣男子身前。手中的银刀早已化作了一条会咬人的蛇朝着那白衣男子面门扑了过去。

    那白衣男子急忙用手指挑了一下那古琴的琴弦,那么一绷,瞬间一股力道撞到了那飞蛇刀上。

    陆安康借着被震荡的力道,翻身又是一刀,一个圆圈朝着那白衣男子再度砍了过去。

    白衣男子急忙以古琴做盾牌,两人相互间拆招,眨眼间的功夫,便有十招的功夫。

    各有千秋。

    陆安康再度退回到了狄仁杰身边,他下意识的护住狄仁杰。

    在他看来,这种神秘高手的出现一般都是冲着主要人物来的。

    而他眼前的主要人物自然就是狄仁杰这样的存在。

    他必须要保证狄仁杰的安危。

    陆安康冷静的站在那里。

    狄仁杰急忙问道:“此人是哪路高手?”

    “以琴作为兵器,本就是少类人存在。”

    陆安康分析道:“此人用琴使出的招式,掩饰了他本门功夫的特点,所以很难搞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狄仁杰紧盯着那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在与陆安康短暂的交手之后,也不打算跟陆安康在这里分出一个高下。

    他将他的古琴收下了之后,冷冷清清的站在那里。

    他只是看着陆安康,然后恭敬的朝着陆安康施礼,陆安康不做出任何反应。

    不晓得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身怀如此高的水平,又有如此厉害的琴艺。

    这般存在必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陆安康沉默的盯着他,等到这位白衣抚琴男子施礼结束之后......

    那白衣男子在那里自我介绍道:“在下是来自东瀛的琴师,名唤新鬼一郎。幸会陆安康先生!”

    新鬼一郎!!!

    陆安康面色大变。

    伴随着他再度抬起头时四周的一切恢复回原本的样子。

    拥挤的街道,拥挤的人群。

    好似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好似刚才的一切都只是针对陆安康的一次巧遇罢了。

    陆安康沉默的站在那里——

    这算是什么?

    算是挑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