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十七章 敢来,就敢走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十七章

    敢来,就敢走

    ——————————————————————

    ......

    几十里外。

    柔然的一处大营就在这里。

    他们本可以一举攻过去,将新兵营踏成平地的。

    然而他们似乎有所忌惮。

    这可不像是犬虏的风格。

    更不像荒原之族的作风。

    到底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失误呢?

    是太过自信,还是有所顾忌?

    一切都还没有一个结果。

    柔然的大营,外墙的防御远不如城墙那边高大。这应该和北上荒原的环境有关系,乱石,檑木混合而成的防御墙,应该勉强可以抵挡一些攻击。却不失完美的防御体系。

    陆安康有信心单凭一个亢龙锏就能砸破了这防御。

    只是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千军万马,他还没有想好办法。

    城墙下有不少的乱刺形成的拒马,用以防御骑兵的突袭。除此之外,有的便是一百米左右建造起来的高台岗哨,用以时刻警惕四周的情况。

    冷兵器的时候,肉眼是最好的观察信息的渠道。

    这是所有人的限制,所以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比较。

    尸体被运到了柔然大营门前。

    陆安康立马在前,不多时柔然大营门缝中挤出来一人,过来询问了一番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大门。大门关上,不多时又打开了。

    这一次出现了一队骑兵,远超过陆安康一行人数量的骑兵,将他们所有人团团围住。

    花木兰暗道了一声:“就晓得这些犬虏没有规矩!”

    等到这些骑兵将他们所有人围住之后,便手持弯刀指向天空,又忽然指向地下。弯刀虽然在上下颠倒,左右晃动,却没有一丝要进攻的意思。

    而伴随着这些动作,这些柔然骑兵的口中,还伴随着一声声的低吟声。

    “他们在做什么?”

    文虎好奇的问向花木兰,花木兰是有点懵的。

    她是真的懵。

    眼前这原本无所不知的老师,此刻竟然捉襟见肘了。

    倒是陆安康做足了功课,再加上一些个人经验在里面,他说道:“是柔然骑兵在祭奠他们的同胞亡魂归来。”

    这是每一个民族都会做的举动。

    这些骑兵虽然死了,却是他们的英雄。

    战争本就很难说出个对错言论,毕竟都是为了生存。眼前这些活着的柔然骑兵在忌惮完毕之后,右手放在胸前,虔诚的朝着圈子当中尸体以及陆安康这些活人鞠躬一拜。

    尸体交接给了他们之后,这一切本该也就可以结束了。

    但事情终归是没有这么简单的!

    就在陆安康率领众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看似官职不小的柔然将领驱使着胯下的战马,在一群骑兵的保护下,缓缓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当中。那将领慢慢走出了骑兵的保护,站在最前面,面无表情的看着陆安康:“是你们杀了他们?”

    “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陆安康说道:“他们跟我们打,自然就是我们杀了他们。”

    那将领冷冷瞥了一眼众人,随即开口问道:“那应该还少了一具尸体。”

    花木兰等人疑惑。

    但陆安康却清楚这人问得是什么?

    他只是故意装糊涂的说道:“士兵的尸体都在这里了。”

    “我问的不是士兵的尸体。”那将领欲言又止的看着陆安康,陆安康轻声笑道:“倒是还有一个,他在山上放火。那会儿风好大,我怕他放得火把山都给烧了,便去阻拦他。谁曾想,马速太快,一时刹不住车......竟然直接将他撞倒了,紧跟着这马儿也不长眼,偏不巧就踩到了他的脑瓜子上面。然后他整个脑袋都给踩碎了。”

    “还我师兄命来!”

    那将领身后的士兵群中,一士兵手持弯刀朝着陆安康愤怒的扑了过来。柔然那边没有一丝阻拦的意思。

    任由那人冲了上来。

    就在那弯刀要砍到陆安康马上的时候,就在陆安康身边的花木兰,手中的双剑,瞬间拔出一剑。朝着那弯刀而去。

    那人完全是疏于周围的防范,想必他也觉得没有人能拦住他杀了眼前这人,一时的大意最终给了花木兰一击毙命的机会。

    花木兰在陆安康这些时日调教当中,出剑速度之快,绝非一般人能比。

    那把剑几乎是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出鞘,再度回来。

    简单了当的动作,结束了这场战斗。

    就当着那些柔然士兵的面,他们的同胞死在了陆安康的马下,花木兰的剑下。

    让他们仿佛瞧见了之前那些去偷袭的士兵战死时的场面。

    花木兰手中这一对双剑,是军营里面的铁匠师傅们打造的。

    一长一短,事实上,是两长一短,短剑藏匿在剑鞘的内部,用作偷袭之用。战场上杀敌,不讲究那么多的道理。

    能直接杀死对方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对方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

    花木兰一招取胜之后,便收回长剑,也不嚣张,继续安静的呆在陆安康的身后,做一个陪衬一般的存在。

    太过低调的对手方才是致命的。

    就好像是狼一眼,要吃人的狼是不会发出任何声音来提醒敌人的。

    柔然人太清楚这一点了。

    所以,他们心头已经有了阴影。

    等到再度有人想要上来挑衅的时候,那将领便阻拦下了这些可能上来送死的人。

    “难怪你敢直接过来这里?”那将领说道:“有这般身手的手下,我那个放火的部下死在你们手里面倒是不足为奇。”

    陆安康笑了笑:“你从一开始就应该清楚我敢来,就敢走。现在又死了一个岂不是可惜。”

    将领冷笑一声,陆安康随即又问道:“能方便告诉我,那个放火的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吗?好歹我走了几十里来给你们送尸体。满足一下我心中好奇,应该不为过吧。”

    然而这家伙好奇的却是军情。

    将领犹豫着,陆安康只得将目光落回到了他们大营那里。

    “不似我汉人的奇门遁法,倒像是你们这些异族的奇术。可是萨满一族.......”

    那将领一愣。

    事实上,关于萨满的事情在外人那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然第一次把萨满用到了战争当中,却是一次意外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