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十八章 萨满一族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十八章

    萨满一族

    ——————————————————————

    ......

    柔然多了萨满巫师的力量。

    使得这场战争变得不再仅仅只是简单的冷兵相接。

    陆安康回程当中冷静,使得花木兰也感觉到他心头正在浓郁起来的忧思。

    “那个什么萨满很厉害吗?”

    花木兰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小声问道。

    陆安康摇摇头:“我没有和萨满接触过,仅仅只是有些了解,多数也是听家里的长辈们提及的。”

    有关萨满的事情,在东海岸的东北地区,便有这样的存在。

    一般认为,萨满教起于原始渔猎时代。萨满教的理论根基是万物有灵论。但是,直到各种外来宗教先后传入之前,萨满教几乎独占了我国北方各民族的古老祭坛。它在我国北方古代各民族中间的影响根深蒂固。直到后来,甚至在佛教或***教成为主流信仰的我国北方一些民族当中,仍可明显见到萨满教的遗留。

    满、锡伯、赫哲、鄂伦春、鄂温克、达斡尔、维吾尔、乌孜别克、塔塔尔、朝鲜、以及大和等民族也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萨满教信仰活动。但是,相对地说,在三江流域的赫哲、鄂伦春、鄂温克、达斡尔,以及在部分锡伯族当中得到了较为完整的继承。萨满教在韩国保存的最为完整,日本的神道教也是萨满教的变体。

    近存晚期原始宗教的一种。曾广泛流传于中国东北到西北边疆地区操阿尔泰语系满一通古斯、蒙古、突厥语族的许多民族中,鄂伦春、鄂温克、赫哲和达斡尔族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尚保存该教的信仰。因为通古斯语称巫师为萨满,故得此称谓。通常泛指东起白令海峡、西迄斯堪的纳维亚拉普兰地区之间整个亚、欧两洲北部乌拉尔一阿尔泰语系各族人民信仰的该类宗教;也有广义地借指今天世界各地原始社会土著民族信仰的原始宗教,特别是北美爱斯基摩、印第安人和澳大利亚土著人的原始宗教。十二世纪中叶,南宋徐梦莘所撰《三朝北盟会编》中己用“珊蛮”一词,记述了女真人信奉的萨满教。

    ......

    关于这些之所以被很多圈外人注意到的原因——

    陆安康言道:“多为一些网络小说的兴起,使得这些文化被再度拿到了台面上。”

    然而事实上,佛道等几家势力对萨满教的看待——

    有一种非常的偏见。

    说萨满一族的能力太过野蛮化。

    不像道教跟佛教一样有着类似明文条例一般的存在。

    至于众教之间的争斗,陆安康对这些没有心思。

    他只知道......

    再野蛮的东西能救人,那依旧是好东西。

    能害人,那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眼下柔然的部队中疑似出现了萨满巫师的存在,陆安康不得不小心提防一些,顺便从陈刃心来得到了有关柔然跟萨满之间的历史资料。

    柔然除了保存匈奴以降蒙古草原所盛行的萨满教外,还兼奉佛教。柔然人崇拜自然,盛行巫术、巫医。巫一般由妇女担任,用以祈求天地鬼神。《梁书·芮芮传》提及:“其国能以术祭天而致风雪。”

    《魏书·蠕蠕传》更是详细地记载女巫、巫医是豆浑地万的故事。地万年二十许,设计将柔然可汗丑奴弟祖惠劫去。然后对丑奴云:“此儿今在天上,我能呼得。”丑奴母子欣悦,后岁仲秋,在大泽中设帐屋,斋洁七日,祈请上天。经过一夜,祖惠忽在帐屋内出现。丑奴受惑,称地万为圣母,纳为可贺敦。后地万为丑奴母侯吕邻氏所杀。说明在柔然,巫常假托神鬼进行祭天求神活动,巫为人治病,故又称巫医。

    柔然人后来受西域及中原的影响也逐渐信仰佛教。史载,北魏永平四年,柔然可汗丑奴遣沙门洪宣奉献珠像。僧人法爱曾在柔然政权中任国师。一些外地的僧人也陆续前往柔然,如南朝僧人法献,曾于刘宋元徽三年,从金陵,西游巴蜀,历吐谷浑,道经柔然,至于阗。此外,从具有浓厚的印度佛教色彩的郁文闾婆罗门之名,也可看出当时柔然佛教已颇为流行。

    带着一群人回到了营中的时候,陈刃心的资料自然也已经跟着送来了。

    先后遇见过了,河怪,巫师,幻术师,妖人......盗墓等等。

    如今又接触到了萨满。

    感情着这历史旅程所换来的可不仅仅只是接触这些东西。

    这场战斗......

    该如何应付!

    陆安康挥刀大营的第一时间,就是安排人去抓来几只公鸡。

    但在兵荒马乱的想要抓几只公鸡可着实不太容易。

    所以,陆安康一直等了一天,方才有一个公鸡从很远的一个村落那里送了回来。

    因为有了之前,陆安康手劈天灾的事情。

    所以这些人对于陆安康的安排保持着一种严谨的态度,更不用说,当陆安康当着他们的面,摆起了所谓的祭坛的时候。

    ......

    只瞧见,那公鸡被陆安康虚空一指划开了脖子。

    用得是指甲的快度和硬度,当鲜血沾满了一碗之后。

    陆安康将自己的中指血放出,缓缓滴进了鸡血当中。血与血融在一起的时候,周围人都瞧出来那鸡血好似沸腾了一般。

    就像是燃烧起来了一番。

    伴随着另一只手腾出,手印伴随着法决打出去。

    那碗冲天飞起。

    在陆安康的控制下,那盛满了鸡血和他中指血的碗渐渐飞起,飞入空中的时候......

    伴随着花木兰功一箭射去。

    这是陆安康交代的。

    只是在那一箭之下,碗碎成了片儿,血化成了一滴滴雨落入到了新兵营每一个人的脸上。

    然而那并非是鲜红色的血雨,而是透露着香气的清白雨滴落在他们的身上。

    “这是什么?”

    “祈福之术!”

    陆安康回答道。

    花木兰惊奇的问道:“你还懂得这些?”

    陆安康只是轻笑一声:“因为我本就是一个修行之人,等回去了,你会知道我的身份的!”

    一道无形的屏障在新兵营缓缓的升起。

    不远处的山坡上,一道不怀好意的身影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瞬间转过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