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三十六章 罪名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三十六章

    罪名

    ——————————————————————

    ......

    不牵连无辜?

    ......

    虽然是对手,但面对这样的要求时,陆安康也沉默了。

    战争的残酷不是由那些无辜老百姓所造成的。

    他们是受害者。

    无论是战方,还是守方,他们都是受害者。

    ......

    茶迩祭司的话,让拓跋焘也有点若有所思。

    这个女人在这一刻,用这样简单的一句请求,压住了两个男人对她的敌意。

    她挥手一动,全身被火焰包裹,瞬间化作一只火鸟离开了温泉池,从洞顶飞出,消失在视线当中。

    事后,拓跋焘在一众部下们的保护中退走了。

    陆安康假扮的花木兰则说自己有事情需要处理,他注意到拓跋焘看待自己是狐疑眼神。

    他显然开始怀疑些什么?

    但他没有当场去问,而是选择了离开。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陆安康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花木兰的衣服自然就有些小了。

    他挤着小衣服,一路绕着温泉池去寻找花木兰的踪迹。最终在温泉池上方的洞口那里,找到了正躺在寒风中睡得沉沉的花木兰。

    只见她身上裹着一个毯子,她本该穿着自己的衣服的。

    因为少变一个衣服,这样陆安康能维持时间长一点,可现在看来。

    陆安康问道:“你打算睡多久?”

    花木兰裹着毯子无奈的说道:“我衣服丢了!”

    “是被人给抢了吧......”

    陆安康知道动手抢走了花木兰衣服的自然就是茶迩祭司。

    这个女人当真是一个麻烦。

    陆安康将衣服脱给了花木兰之后,便将里面发生的事情复述给花木兰一遍。花木兰听后,也是皱眉:“拓跋焘肯定该怀疑什么了?”

    陆安康将这个难题交给了花木兰,他则是一路冲着茶迩祭司的方向追去。这个女人把自己的衣服拿走,陆安康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她的。

    为什么不放过?

    毕竟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女人抢去衣服了。

    实际上,无疑是给自己找个借口离开罢了。

    留给花木兰足够大的空间,让她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

    陆安康希望看到花木兰的成长,而非是一味的依赖自己。

    也只哟足够成长起来的人,方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存在。

    这才是杂货店所需要的人才。

    ......

    花木兰穿戴好的衣服之后,便一路往军营回去了。

    军营当中拓跋焘的审问已经在等待着。

    即使是单独审问,花木兰也开始清楚了一个君王身边,到底布满了怎样的危险。

    拓跋焘的大帐之内。

    花木兰双膝跪在那里,拓跋焘看着花木兰,随即问道:“你没有什么要交代吗?”

    在回来的路上,她已经准备好了说辞。

    即使这说辞并非是最完美的,但也是说辞。

    “末将有罪!”

    花木兰直接回答道:“昔日张有德作乐时,末将为了生存不得不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办法?”

    “什么办法?”拓跋焘质问道:‘送女人吗?’

    花木兰摇头:“那是底线,末将做不到!末将做的是冒领军功!”

    拓跋焘瞪着花木兰。

    花木兰言道:“北境遍访一直被柔然那边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一旦有失,遭殃的将会是北境几十万的黎明百姓。想要靠张有德那样的人守住北境,完全是笑话。可是张有德在朝廷中的背景深厚,末将动摇不得......所以,末将和先师便跟他做了一个协议。”

    花木兰将昔日陆安康与张有德做的交易脱出。

    用每一次的战果来交换士兵。

    原本只有几千兵马的花家军在经历了十数次战斗之后,也就成了眼前这五万大军。

    五万大军或许打败不了柔然的根骨,但是用来守护北境的安危。

    一旦遇到敌情,他们至少能拖到朝廷大军来援的时候。

    至于茶迩祭司的恩怨......

    花木兰说道:“这得从先师带我几次闯入柔然大营说起才对......在对付柔然军队方面,我们用了很多见不得人的办法!”

    “如何见不得人?”

    拓跋焘狐疑的问道。

    “比如.......”

    “假扮成冒于去调戏柔然部落首领的女人.......”

    “假扮成儿子去调戏老爹的女人?”

    “没错!为的是使得他们父子失和。事实上,我们所做的效果真的达到了。柔然部落首领对此事大发雷霆,那冒于到了都不晓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个茶迩祭司应该早就已经猜出来是谁在背后搞鬼了。”

    “那茶迩既然猜出来,为什么没有告诉冒于?”

    “冒于好色,为了维持血统纯正,竟然要跟自己亲妹妹结婚。那茶迩祭司与冒于妹妹冒婵关系密切,自然厌恶冒于。而且柔然内部斗争十分严重,先师便是注意到这一点,所以才去恶意搞破坏的。也是因为这些事情,冒于才会一怒击破了张有德大营,他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肯定跟我们北魏有关。所有,他将怒火发泄到了张有德身上......”

    “那当时你们在哪?”

    花木兰沉默。

    “我们就在附近!”

    花木兰说道:“先师拒绝出兵!”

    “为何?”拓跋焘质问道:“你们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同胞流血死亡?”

    “陛下......”

    花木兰磕了一个头,然后郑重说道:“先师是修行人,凡间事他本就是顺其自然。最主要的一点,我也赞同他这样做。”

    “为什么?”

    拓跋焘听言,他的拳头下意识的抓得紧紧的。

    花木兰语气坚定并且沉重的说道:

    “以少换多!”

    拓跋焘大怒,案前随手抓来一个喝水的铜杯,狠狠朝着花木兰额头砸了过去。

    “以少换多?”

    一时间,鲜血四溅。

    外面护卫们就要冲进来的时候,拓跋焘冲着他们大吼道:“都给我滚出去!”

    他的愤怒继续蔓延着。

    拓跋焘震怒的看着花木兰,花木兰在那里挺直了腰板,说道:“用五万的废物换取朝廷对北境边防的重视,我觉得我师父做的对。”

    “那都是命,难道你师父就没有一点仁慈之心吗?”拓跋焘问道。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仁慈之心。”花木兰大声回答道:“他才让自己背上罪名,来提醒陛下,北境的边防出了问题。难道要等到柔然大军突破北境防线,几十万军民被屠杀殆尽,一路袭击到您的脚下时,您才去反击吗???”